《桃姐》精彩影评:“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日期:2020-07-31 18:43: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668
当初《天水围的日与夜》大获成功,这好像出乎许鞍华的意料之外,在领奖台上她动情地说:“我终于又充满信心了。”之后从这部诚意之作《桃姐》中,我们可以看到沉淀下来的更加游刃有余的许鞍华。香港最风光的时候是九

当初《天水围的日与夜》大获成功,这好像出乎许鞍华的意料之外,在领奖台上她动情地说:“我终于又充满信心了。”之后从这部诚意之作《桃姐》中,我们可以看到沉淀下来的更加游刃有余的许鞍华。

香港最风光的时候是九十年代,武侠片,警匪片,喜剧片,赌片,僵尸片,每种类型都形成潮流,席卷了大陆每一家影碟出租的小铺子。然而梦里繁花似锦,华灯璀璨,醒来只不过云淡风轻,浪漫主义的英雄时代已然结束。此时,以许鞍华所代表的另一类看起来异常平淡的“香港制造”成为主流,这类型的关键词只有一个:生活。影片《岁月神偷》也是这类香港的佳作,四年前吴君如凭借此片第一次华表封后,她感慨万千,说演了这么多年喜剧没成功,第一次不演反而成功。原来,生活才是最好的编剧。

由于种种原因,香港人真的沉淀下来了,他们开始回忆和缅怀,开始回归。虽然看起来平心静气,但不免也有些感伤。当我看着《桃姐》老人院里的众生相,无法不把这和整个香港联想起来。浪漫主义是属于青春的。

然而最难得的是,许鞍华并没有流连于感伤,她给我们呈现出一幅幅老人院的安静画面,只是呈现而已,无意乞怜,更没有抱怨,没有批判。这种冷静的客观再现,实际上最能激起主观情绪,唯有现实最触目惊心,唯有真实最感人肺腑。

老人院像一个被遗忘的死角,有一个只知道乱收费的老板娘。

条件极差,所谓“最好的房间”才不过几平米。饭食没有颜色,每天吃这种饭,这对挑大蒜都要戴眼镜慢慢拣、吃鱼嫌豆豉偏咸、喝汤都品得出调料轻重、做了一辈子饭的桃姐来说,无异于酷刑。印象最深的是,饭前护士挨间:吃饭了!房里传出的一声类似叹息:怎么又吃饭了…而另一间的老人哼哼两声,已无力应答。对他们来说,吃不吃饭,吃什么饭,一点都不重要,生活没有什么乐趣,坐在那里一上午,时间就过了,就像我们有时候无所事事,睡一觉起来:这么快又吃饭了?

桃姐初到老人院的第一晚,也许是对新环境不适应,起夜,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挪往厕所。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可以听到桃姐艰难前行的脚步声和拐杖声,还可以听见旁边一间屋子里的老婆婆一直在念叨:“我要回乡下,我要回乡下…”她收拾好行李,站在老人院的门口,使劲摇把手。旁人骗她:“来来,我带你回乡下。”拉着她在老人院的大厅里一圈一圈没完没了地走。

相关电影介绍:

桃姐

桃姐(叶德娴 饰)是侍候了李家数十年的老佣人,把第二代的少爷罗杰(刘德华 饰)抚养成人。罗杰从事电影制片人,五十多岁了仍然独身,而桃姐也继续照顾罗杰,成为习惯……一日,桃姐如常到街市买菜,回寓所煲汤、做好满桌的饭菜,在等待从内地出差回家的罗杰,桃姐看着窗外的街景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间却竟昏迷在地上……桃姐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医院,桃姐是中风了!一边手臂不能活动自如,必须利用物理治疗尽量恢复活动能力。 罗杰在百忙工作中为桃姐找合适老人院,期间巧遇昔日电影拍摄认识的草蜢哥(黄秋生 饰),桃姐出院来到老人院,环境陌生,院友怪异,桃姐强装镇定。罗杰工余常到老人院探桃姐,主仆闲话家常一如母子,仍保持互相揶揄调侃习惯,桃姐嘴硬心甜,院友羡慕。 罗杰特意带桃姐参加电影首映礼,桃姐首次刻意打扮准备,取收藏已久的名贵衣服出发赴会;首映礼上桃姐大开眼界,更终有机会见到电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