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片《阿飞正传》影评:欣赏你的放荡不羁爱自由

日期:2020-06-30 12:07: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229
影片最后十分钟,超仔问旭仔:“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这样问?”“没什么。我有一个朋友经常考我记忆力如何,他问我那天下午在干什么。我不记得了,你呢?”“她告诉你了?”

影片最后十分钟,超仔问旭仔:

“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你在干什么?”

“为什么这样问?”

“没什么。我有一个朋友经常考我记忆力如何,他问我那天下午在干什么。我不记得了,你呢?”

“她告诉你了?”

“我以为你已经忘了。”

“要记得的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们有来往?”

“有一段时间。我跑船之后,没联络了。你呢?”

“我?没了。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没了。其实我认识她没多久。”

“你很喜欢她?”

“不是。朋友而已。”

“如果你有机会再和她见面,告诉她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一些。”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可能再见面时,她根本不记得我了。”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他唯一一次停下来的那一刻,就是死的时候?

开场,第一句旁白,奠定了其文艺的氛围与全篇影片的基调,我再一看,王家卫导演,基本就算是明白了,好一句没脚的小鸟,正映衬着无根的浪子。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荆棘鸟这篇小说,荆棘鸟书中第一段话如是说:传说有一种鸟儿,它的一声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一切生灵都要优美动听,从离开燕巢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它把它的身子扎进最长最尖的那一刻荆棘上边,便在蛮荒的枝头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她放开了歌喉。它超越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比夜莺和云雀都黯然失色,那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揭,然而整个在倾听,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疮来换取... ...这便是荆棘鸟的传说。

后来发现这两种鸟,却并不相同,一种鸟是只为其昙花盛开的那一刹那而努力,甚至不惜献出自己赤诚的生命,而另一种鸟,只是无根的鸟,是一种失去了生活信念的人,除了死之外,他们想不到任何合理的事情吧。

算来这是我写的第二部王家卫的影评了,而且加上这篇我总共也只写过两篇。这样一来,我发现一个很奇怪又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王家卫的总会激发起我的表达欲望。并非我看的好少,相反我也算是博览群“影”了。哈哈,只能说爱墨镜王的风格到了骨髓里了。主人公旭仔,也就是“阿飞”是一个飘在俗世的无根者,常自诩“无根鸟 ”“阿飞”一词其实是舶来品,取英文“fly”之意,香港人习惯拿它称呼奇装异服、放浪恣睢的社会青年。阿飞有强烈的个性色彩,他洒脱,风流倜傥,极具男性飘逸的个性魅力和神秘色彩。当然,这种气质十分招女人们喜欢,也十分让女人们。西方哲学中有一个“被抛弃”的概念,是说个体是被迫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出生即意味着被原先充满爱和温暖的世界所抛弃。这本来已经让世人倍感生命的辛酸,可偏偏阿飞又是一个被生母抛弃的孤儿,以至于当养母告知他这一事实之时,自然法则赋予的血缘继承纽带亦遭无情的中断。这种生前生后的人格上的双重抛弃,让阿飞的生命缺乏爱的情感,也遗失了普通人默认的所谓的某种人生意义。来这个世界之前和之后的两种自然联系均被切断,这让阿飞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无根者。他时常说的一句,“我听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飞累了就睡在风里,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时候”是啊,先天的人生意义的失落让他的灵魂缺乏同客观世界的实质联系,他的一生注定要在追寻人生终极意义的自我放逐中度过。极致的孤独让阿飞渴望一时又一时爱的温暖,但他的目标又不在爱情上,情感只能作为他飞在风中一次又一次解渴时的露水,于是阿飞伤透了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心。命运的捉弄造就了阿飞自私、冷酷的性格。不过这种性格外化出的不羁个性赋予了他独特的雄性魅力和神秘色彩,让接触到他的女人不禁心神荡漾,为之倾倒。他用“一分钟”的言语挑逗即收获了苏丽珍的青涩芳心,以一对耳环便赢得了舞女露露的倾心相爱。苏丽珍温顺和静,露露热情似火,但本质上她们的理想都属于世俗意义的范畴:对爱情充满珍惜,愿意为之牺牲一切;渴望稳定而平淡的生活。但是阿飞显然不会将一生捆绑在感情上。他需要爱,但他不相信爱,爱只能作为他排遣孤独之际取暖的工具。但这不意味着他没有丝毫的温情,他清楚自己对她们的伤害。也正是因为此,当深爱他的苏丽珍宁愿不结婚只想重新回到他身边,哀怨地问:“你到底爱不爱我?”他答道:“我都不知道这一辈子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知道最爱的是谁。”类似于一种“弑母情结”生母的遗弃让阿飞极要强的内心蒙受了莫大的侮辱,他把这种痛苦成了对养母的憎恨。他对养母并非没有爱,只是养母知道他出生的来历,而她拒绝告诉他,这便给了阿飞宣泄痛苦的途径和理由。其实,他并不是迫切地想要找到生母,“寻母”只是他维持生活自身的借口,是他为一生无根的飞翔找来的一个合理的理由,一件华丽的外衣。就好像我们在做事情时总是言不由衷地逃避内心那个最真实的想法。正如他的养母对他说的:“其实你根本不想找到她,你害怕真的找到她以后发现她不是什么豪门贵妇,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可能还不如我。以前你做人,总是找这个借口,现在你去找她吧,你不是想飞吗?好啊,你飞吧。我看你没了这个借口,你怎么办?”这句话击中了阿飞的内心最深处,让他在无力辩驳中认清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本心。那便是,其实他只是一个没有勇气面对生活、在富足安乐中沉沦的弱者,是一个软弱无力的理想者。先天的爱和生命意义的缺失,让他一生在追求人生意义的终极目标。然而,人在浊世中混迹又何时何地能摆脱对物质的依赖?他的终极理想也只是他自命不凡的高傲和体现卓尔不群的资本。阿飞越是强调自己是一只高贵的无根鸟,越是在掩饰自己空虚的内心。他害怕受到伤害,所以他宁愿主动伤害他身边的女人,所以当他找到亲母所在却被拒绝相见时,他也拒绝让她偷窥到自己的样子。对理想的无力实现,成为了外人眼中的眼高手低,一如他临死之际超仔对他说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会飞啊?你不过是唐人街废品站的垃圾!”他的一生在追寻生命的意义,却又在逃避这个终极答案,因为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从出生浊世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可避免地要在自我探索中自我堕落。他所追寻的,不过是支撑他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是他超然于浊世外一直飞在其上的理由。浮华的侵蚀让他无力实现,高傲下潜藏的自卑让他倍感孤独。他的一生,注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飞翔。“那只鸟其实什么地方也没有去,它一生下来就死了。”阿飞这只鸟,从生下来就没了翅膀,他所追求的,从生下来就是一片美丽的虚无。我是谁?这是一种永恒的人性困境。我想,没有什么人的生活模式是应该去褒贬的,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独特的,他想要的生活方式便是他的自我尊重的最好体现,有感于此,我们应该学会尊重。

相关电影介绍:

阿飞正传

1960年代的香港,因生母在阿飞旭仔(张国荣)长大成人过程中的缺失,他把自己优雅地比喻为“无根鸟”,对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女人都表现得放荡不羁,售票员苏丽珍(张曼玉)和舞女咪咪(刘嘉玲)先后令他感受过温暖,可是她们也只能当当小情人。为摆脱沉重和无力感,旭仔抛下一切去南洋找寻生母。 暗恋过苏丽珍且目睹过她与旭仔情感一路变化的,曾是小巡警今在跑船的超仔(刘德华)在菲律宾又遇到旭仔,是缘分也是宿命,他参与、见证了阿飞命运被改写的过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