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观影有感:是爱?是欲望?还是灵魂的碰撞?

日期:2020-01-21 16:35: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561
情人丑陋的泥泞里,唯一的洁净。当坦诚地接受没有未来的事实,就可以释怀地谈论未来,一切的情累没有负累。故事在一艘破船上开始。混浊的江水,嘈杂的人群,恶臭与轰鸣的船。一切都不美。但少女确是极美的。男人是被

情人丑陋的泥泞里,唯一的洁净。当坦诚地接受没有未来的事实,就可以释怀地谈论未来,一切的情累没有负累。故事在一艘破船上开始。混浊的江水,嘈杂的人群,恶臭与轰鸣的船。一切都不美。但少女确是极美的。男人是被掏空的躯壳,封闭与开放毫无疑问地揉碎了他,金钱最终又重塑了他。他是极其孱弱的,他只是自己的四分之一,不愿牵连任何负累。少女的无知不是贬义,往往是天真与叛逆的神奇结合,身心的适龄与家庭的落败使她刻意完成了一次无意的勾引。空荡荡的套裙,男士宽沿帽,劣质斑驳的口红,套进一个少女的滑腻身躯,赤道过分灼热的阳光均匀地在光洁手臂反射成莹润的白色,风会灌进脖颈,少女最诱人的部位之一是腋窝。灰蒙蒙的尘埃之间是无休止的嘈杂与混浊,在眼前,在故事背面。拙劣的搭讪,你情我愿的追逐,顺理成章的纠缠。扒开美化后的旧事表壳,它不过被以初恋。但影片还是坦诚的,从某种层面上它一点也不美,荒凉颓靡的景,枯败的生命,体弱的男人遇见了蓬勃的少女。第一次同坐黑色房车,后座试探的手慢慢交叠。最怕无意风情,致命而无所知。少女肌肤或许在温度过高的空气中渗出体液,或许是稚嫩的气息,我始终相信有一种味道存在,往往成为某一场冲动的理由,“香汗淋漓”中国有词如此振振有词地堂皇而无可辩驳地,用舌尖舔弄圆肩的绒毛,一颗一颗将汗珠濡湿一片,毛发盘绕成迷乱的气氛。未发育完全的弹动的乳房,隔着单薄的布料现出姣好的形状,乳尖挺立起一小块凸起,在空气中抖动着画着微小的圈,无所拘束,她的每个毛孔都在拼命向外打开。但自由而由此快活,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家庭的混乱是她力有不逮的部分,沉沦和挣扎并没有冲突,偏心而无知的母亲,懦弱的弟弟,被毒瘾捆缚的,生活的破碎变成一地的玻璃渣,要割破手便不想收拾。她一次次换上罩裙,系上皮带,穿上低廉俗气的黑色舞鞋,扭着登上那辆准确的黑色房车,就好像能将一切甩在身后。他给她讲中国的“金屋”讲三妻四妾,讲爱和婚姻不是同一件事。她一概接受,并不在意。挣扎的某些,已经圈住了她的心,但她不知,直到来自于年老色衰之时的回忆,这一场隐秘往事才被完整剖出,此时她也许才懂得返程的跨洋游轮上,那样失魂落魄的痛哭,所谓何事。归根结底,只是雏妓与的一场萍水相逢,和意料之外。极爱的场景在最后,最后号缓缓驶出港口,黄色的仓库背后逐渐现出那一辆黑色房车,船上的人看见了,没有招手,车上的没有下车。他们遥遥相望,既知对方的视线所在。漫漫一生,他们也没有相忘。

相关电影介绍:

情人

1929年的越南是法国殖民地,简(珍·玛奇 饰)是一个15岁的法国少女,在西贡女子寄宿学校读书。每逢假期简便回家,母亲办了一所很小的学校,收入甚少。简有两个哥哥,大哥比尔吸毒成瘾且横行霸道,二哥保罗生性懦弱,常受大哥的欺负。一天简一如往常一样告别母亲乘上渡船回学校,在船上遇到一个坐黑色大轿车的阔少爷东尼(梁家辉饰)。东尼是华侨富翁的独生子,东尼喜欢这名白人少女便去搭讪,两人便搭上了。 简在寄宿学校里知道有的女生在外卖淫,她也想找个有钱人试试,因此很主动与东尼交谈。上岸后两人逛了西贡,还一起上馆子吃中国饭菜,东尼并用汽车送她回学校。第二天刚放学,黑色汽车就等在校门口了。 简和东尼很快就坠入爱河。东尼把简带到他的公馆,这是中国富人们常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他俩在这里幽会、洗澡、玩耍。有时晚上也不回学校,校方只好通知她的母亲,然而……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