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世界的残酷童话---------硬汉

日期:2019-10-12 16:02: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716
硬汉得到了道德的肯定,却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得不到女人的欢心,这样的硬汉让我产生共鸣,而我也更加悲凉这样的人物命运。刘烨也终于通过这样自毁形象式的角色告诉各位,他不再是《黄金甲》里的唯唯诺诺的小王子,过

硬汉得到了道德的肯定,却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得不到女人的欢心,这样的硬汉让我产生共鸣,而我也更加悲凉这样的人物命运。刘烨也终于通过这样自毁形象式的角色告诉各位,他不再是《黄金甲》里的唯唯诺诺的小王子,过去关于他的阴柔也因为本片中的肌肉而扫尽疑云。搞笑的桥段,我印象最深的是,同处一件牢房的神经受到刺激的犯的虚拟手机,老三接到这个比划着的手机时,那砸吧的眼睛,惊愕的表情,活灵活现让人捧腹大笑,也由此相信,刘烨说,他大学的时候演的可老是喜剧的角色,他果然有搞怪的本领。

硬汉,一个中国版的佐罗,或者现代版的郭靖。不同的是佐罗还有匹给力的马,而且很聪明,郭靖不聪明但是有个师傅教他打不过,跑。我得说,在国产片质量普遍低下的今天,硬汉算看起来还不错的片子。我只是觉得残酷。编剧还是很清醒的,在中国如果老三不是个,那就是相当的不真实,但是如果他是个,那就是相当的残忍。在这个国度的当代社会,如果有人可以单纯的无畏的追求和捍卫正义,那几乎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是个。这不是个简单的的故事,是个童话,是因为,不仅有这么个替天行道的,这么一个公主,痴心的爱着他,公主漂亮、温柔、生活无忧。在这里,请允许我残忍的认为,最后小惠的毁容才使这段爱情和关系找到了延续的可能,那就是对等。女人容貌和男人的社会地位及资产,是世俗眼中的两性的婚姻资本,要么都有,要么都没有,这样才正常,才对等,才可能。编剧选择了都没有,为了让爱活的长些。我倒觉得小惠不见得是喜欢上了老三的正义斗士形象,而是喜欢上了他的傻,在一个人心太险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太复杂的时代,傻也许是最难求的品质。也或许不是有公主爱上他是童话,有这么一个单纯执着的爱着公主才是童话。残忍的第二个原因:面对无数由不公平引发的矛盾,草芥般的小民在体制内似乎永远没有解决并得到正义的可能(警察及其他社会公共服务机构在片中集体无作为,解决问题的最终还是个人无论是有身份的个人还是有警察身份的个人)不掌握国家机器的个体得到公平、惩戒违规者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暴力。一个号称文明的社会,这是个何等让人忧伤的残忍事实。自掌正义,是两千多年前的侠客就开始承担的使命,当公权力无法带来和保障正义,追求正义的任务只能交给有志于此的个体,而个体拥有最初也是最后的资本就是------身体。今天,能运用的方法和资本竟无些许改变。身处两千年后的社会,作者的社会理想也并未超越司马迁,仍然是走出这样的个体侠客,重义轻利,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只不过作者得面对一个更令人绝望的现实,都说乱世天教重侠游,在难称治世的今天,却也没有侠客可以产生的土壤。在这个时代,作者不忍对侠客也不忍心对正义说再见,于是,让一个脑子的人充当最后的侠客。对于一个有侠客灵魂的人而言,变傻,给了他随心所欲的自由。有时候我也想要自由,哪怕是这种自由。无规则,这是个无规则的社会。甚至没有什么是比暴力的震慑更有效的办法来保证明规则的有效,潜规则横行的世界,百姓和皇帝都是冤大头,而暴力本身,却恰恰是违犯规则的。被规则外的手段夺取公平的机会的个体,再侥幸用规则外的手段违反规则的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的机会,就这个概率堪比旭日阳刚一夜变火的夺回,也能引发一场狂欢。这个国度,除了技术,真的有了多少实质的进步吗?从最初的相逢就爱,也许就是爱它造梦的能力。也许我是个宁愿在梦里不愿醒来的人,更老实的说,是我醒不来。至今爱读童话,想要一个纯善的世界,这是精神的洁癖,虽然我形象上常常不修边幅。不过硬汉这样的童话让人更伤情,因为梦的太清醒,没有给我们一个不可能世界,却在这个世界,给了我们一个不可能的人,这个人更明确的提示了这个世界的残忍。如果可能,我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片子,我怕疼。

相关电影介绍:

硬汉

老三(刘烨 饰)本来是个大有前途的海军军人,可是在一次救人中意外的损毁了脑神经,不得不提早退役。 退役后的老三始终生活在自娱自乐的军人生活中,更是以见义勇为,消灭一切邪恶力量为己任。多年的军旅生活和坚持不懈的锻炼,让老三在与小偷、票贩子、犯罪团伙的一次次搏斗中战无不胜。 另一方面,香港黑帮大哥阿龙(黄秋生 饰)带着妻子和手下悄悄的来到了老三所在的城市,他们的目标是即将在此展出的宋代文物——岳家抢。刑警队长老蒋(尤勇 饰)的暗中已经盯上了这股黑帮势力,却不想老三以十足的正义感和不大高明的头脑横搅入局。 一场硬碰硬的三方对决在正义与邪恶之间拉开帷幕。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