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蜘蛛巢城

日期:2019-10-11 19:11: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932
在现当代文学作品中,以卡夫卡的《变形记》为代表的表现人性异化主题的小说不在少数,而曾获1957年第22届节“金狮奖”提名奖的《蜘蛛巢城》以下简称《蜘》以免繁赘则堪称影视作品中表现该主题的典范之作。不过

在现当代文学作品中,以卡夫卡的《变形记》为代表的表现人性异化主题的小说不在少数,而曾获1957年第22届节“金狮奖”提名奖的《蜘蛛巢城》以下简称《蜘》以免繁赘则堪称影视作品中表现该主题的典范之作。不过,不同于《变形记》中借助主人公格里高尔因为不堪家庭与工作重负而在直观形态上变成了甲虫,从而揭示了家人及公司领导冷酷绝情的异化心理,《蜘》里的人还是人,但作为罪魁祸首的人心欲望却也在自我激发中异化了人性,且较之于前者略显夸张的表现形式,《蜘》则更加入情入理,发人深省。《蜘》可谓导演黑泽明对莎翁四大悲剧之一的《麦克佩斯》的一次成功改编,融入能剧元素,同时舞台由十一世纪的苏格兰转向战国时期的,这些创新变化,使之脱去了“改编”附着的明显痕迹。《蜘》与在此七年前诞生的《罗生门》可谓一脉相承,意图都在于展现人性的弱点—强大的自我利益的意识。不同的是,《罗》对此意识表现为“自保的谎言”而《蜘》则表现为“无尽的贪欲”可以说把更为尖锐的矛头对准了人心,并且无情刺穿。从这一点来说,是典型的“黑泽明式”的。故事的主角鹫津因与三木护驾平乱有功而受城主召见,在前往途中迷失于蜘蛛手森林,一巫妪出现并告知两人会就高职,且鹫津会成为新城主,而三木之子则将继承他,成为下一代城主。后来两人果真得到如巫妪所言的高职。此时鹫津开始犹疑自己的未来,故把此经历告诉了其妻浅茅。与此同时,传来城主以郊狩为由来到鹫津驻地的。听罢,浅茅怂恿丈夫弑主,便不如此,亦要防止三木告密而使城主有意除掉潜在“威胁”当他接过妻子递来的长矛时,夺权的野心便燃烧起来了。后来他设计杀害了城主,而城主之子在一大臣护卫下逃走。此时守城的三木,也按巫言所说,拥立鹫津为新城主,而因其无子嗣,立三木之子为下代城主。一切看似都按巫言平静地进行着,而浅茅忽告丈夫自己身怀有孕的又掀起波澜—鹫津为其子未来而痛下狠心,派人暗中击杀三木父子,结果其子幸免逃脱。不久,浅茅因受良心谴责而发了疯,胎死腹中的更是雪上加霜。此时,三木之子联合城主之子及大臣对鹫津展开。如临大敌的鹫津再次来到森林,让巫妪预言吉凶,她说只要蜘蛛手森林不向蜘蛛巢城移动,那么他就不败。鹫津把这个绝对无忧的好带回城,而后来守城士兵看到的情形却是森林正在不断“移近”这令他们感到崩溃不已,军心大乱—原来是大臣设计让所有士兵砍伐树枝作为护卫自己的盾牌,以此杀向城来。守城士兵最终倒戈,鹫津终得了个被乱箭射杀的悲惨结局…影片看似已经结束,但这样由人心的欲望挑起的人性的异化又何止于此呢?黑白迟缓的画面,何尝不是彩色生动的现实?纵观本片,所有人都在欲望的深渊中自我。虽非主角,却是扮演着导火索的鹫津妻子浅茅,身为女子,却有着不输男性的野心与决断力,若非她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思想灌输给丈夫,把象征欲望的长矛交给他,把身怀有孕而不想为他人做嫁衣的心意传递给他,想必鹫津的欲望大略会放在自己犹豫的幻想之中,即使将一己野心付诸行动,结局也未必如此惨烈;当然,从根本上说,鹫津自身夺权的妄心才是罪恶的根源,如无有此意,本本分分,亦不会将这种对未来命运的犹疑不决放在心上,也不会告之于妻;当弑君得手而成为新城主之后,鹫津的欲望就愈发分明了,虽然按预言定三木之子为嗣君,可一想到妻子有孕,便在“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强烈占有欲的驱使下,果决地痛下,同时也加速了自掘坟墓的进程。同样,三木拥立鹫津当新城主是为了今后自己儿子能有继承权;原来的城主要奖赏平乱有功之臣,意在收拢忠心,巩固自己的权力;守城士兵也是为了自己利益而倒戈一击…种种都是真实的欲望,通过他们各自的人生选择而让我们一一得见。想来,唯有在森林里两次说出预言的巫妪,倒委实只是个“梦幻泡影”“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巫妪并非勾引出鹫津欲望的客观本源,实则是其内心欲望的一种映射,或者说是照见鹫津自己异化模样的一面镜子。就这一点而言,与契诃夫《变色龙》中咬伤赫留金的那条狗所映射出的在场各种人的“变色”面目一样,“变色”本就根植于这些人的内心,而恰好在这个探寻狗主人的过程中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展现了出来。综观影片,《蜘》可谓充溢着日式悲剧的史诗风格,不过在展现人心欲望与人性异化这一主题上却是保持了莎翁剧作的原汁原味,没有多一处故弄玄虚的鸡肋,反而更显直截深刻。他以光影艺术的形式,恰到好处地诠释了作为“人”的最可怖又最难摆脱的劣根性,且对着所有娑婆尘世里的迷魂厉声尖叫了一回,以期惊得睁眼出汗,而后认真接过这个正视与反思自我的人性馈赠罢。

相关电影介绍:

蜘蛛巢城

一串悲凉的歌声诉说着蜘蛛城的历史预言。战国时期,处于密林围抱的蜘蛛城,地形复杂,敌军攻来此地,必然迷路,因此城主稳坐城楼,指挥若定,四面排出大将御敌,可保此城固若金汤。大将鹫津武时(三船敏郎 Toshiro Mifune 饰)和副将三木因为平叛得力,准备回城领赏。途中,二人阴错阳差走入了密林深处,偶遇一白发老妪弹琴吟唱。他们觉得此事蹊跷,怀疑是敌方故布疑阵,因此上前以武力逼其就范。但此人却预言鹫津将夺城主之位,三木之子也将继承大统,正当两人将信将疑之时,此人化作一道白光销声匿迹。此后,回到城中,鹫津做了北城城主,但念及预言,心有不甘,于是在妻子浅茅的怂恿下,弑君,自立为蜘蛛巢城城主,然而这才只是预言的开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