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上映的《一千零一夜 第一季》观后感:观《论语》解读有感

日期:2019-08-15 16:15: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920
从第一夜《了不起的盖茨比》开始,陆陆续续看到第一百四十二夜《论语》还是没忍住,向大家推荐梁文道主持的《一千零一夜》这是档读书节目,每期15-20分钟不等,优酷有资源。夜深人静睡觉前,看着他在街头,在天

从第一夜《了不起的盖茨比》开始,陆陆续续看到第一百四十二夜《论语》还是没忍住,向大家推荐梁文道主持的《一千零一夜》这是档读书节目,每期15-20分钟不等,优酷有资源。

夜深人静睡觉前,看着他在街头,在天桥,在公交站台,在地下通道,在地铁车厢,掏出或薄或厚的书本,娓娓道出台前幕后的一段段故事,让人暂时忘却白日的喧嚣,沉浸在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古今中外文学经典之中,重拾往日理想。看这档节目不能让人升职涨薪,也无法减肥健身,更不会帮你解决明天的难题,但我必须打满分。

他用两夜才解释完论语第一篇头三句: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这三句从小到大都会背,看似天马行空,风牛马不相及,但在梁文道的解释中逻辑自洽,上下贯通,超越我想象,真真服气。

梁最后问我们,也是替论语头三句话问我们,学习这样的儒家,你准备好了吗,继承这样的文化,你敢吗?他红了眼眶,动了感情,屏幕前的我也是。

大學上文學課,老師也講阿城,《棋王》印象尤為深刻。畢業後再看《一千零一夜》恍然竟有講堂的模樣。用《一千零一夜》作譬喻,妙處也極高。

聽眾們看似在聽梁文道說書,實質是透過梁文道咀嚼過的知識,更了解他。深夜,肅殺的北京街頭披著黑色風衣,梁文道身上透著平穩的張力。

在這裡慢慢做一些思考之外的筆記與思考。

1白先勇《台北人》

讀者問梁文道是不是商人時,他回答現在的人們似乎默認著這個概念是同心圓。事實上是可以同時存在的,點與點的存在,而不是一層包著一層。梁文道承認自己是俗人,這讓我想到,世代里早就沒有高人了,不是因為人變了,而是當隱私都可以拿來販賣時,相信你所見的未免稍顯愚蠢,何必對任何一個人設崩塌而失望。

梁文道講白先勇,他筆下的《台北人》不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也是我關於「異鄉人」的體會。白先勇將「想像里投射出來的文化中國」寫進了書裡,透過今昔對比,往昔光彩凸顯今日蒼涼。《世說新語》中的「新亭對泣」講的是西晉滅亡了,北方士族南逃到建康,氣候佳時會在新亭喝酒時,周侯說:風景不淑,正自有易。大家忍不住相擁而泣,王導拍案而起,鼓勵大家應王室復興,不能楚囚相對。時不我與,如今再也沒有王導這樣的人了,剩下的就是一個又一個的楚囚。

梁覺得,寫滄海桑田變化感,在當代中國文學裡,很少有人及得上《台北人》(舉例篇目:花橋榮記)梁還拿了詹姆斯·喬伊斯的《都柏林人》作比較,喬伊斯覺得愛爾蘭狹隘的民族主義是盲目的,他寫下了祖國的moral history(指的風俗背後的精神氣質)總結為令人癱瘓的國家。同樣,白先勇認為台北在這個意義下也是這樣的。

最後他以崑曲《牡丹亭》之《遊園驚夢》作總結,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2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看不見的城市當初的慾望已是記憶。Desirs are already memories.我們今天的城市,就如同書裡一篇說的,除了機場上的名字,都一樣。

相关电影介绍:

一千零一夜 第一季

梁文道主持的电视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停播曾引发关注,而日前,梁文道推出一档网络文化视频节目《一千零一夜》,将在5月上线。 据介绍,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力图呈现“行走”的读书节目,“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梁文道将在节目中与观众分享他对经典的理解。 对于传统的 电视台读书、文化类节目是否面临困境,比如《开卷八分钟》的停播,梁文道说道,全球出版界所出的书类的总量是在增加的。当大家都预言书要完蛋了,为什么书的印量还增加?而且阅读人口没有减少,只是换了媒体。他相信电视台或者电台做读书节目之所以有难度,恰恰是旧媒体的问题。电视台是大众传播,比如晚上9点多播一个节目,你怎么保证当时那一刻全国要看读书节目的人都会在那儿准时地去看它?不太可能。也许新媒体会找到不同的方向。互联网比较有可能聚焦,更窄众地黏着一群想看书、想了解读书的,而且又想看节目的一群人。...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