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上映的《奸臣》影评:不过是场权力的游戏

日期:2019-08-15 08:30: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622
在描述王的嗜好里,任崇载说隆是一名绝有的画家,他对于生命的触热疼受有着无敏感。那时隆正在画两马交彘。可惜的是他知道母羊子宫的鲜嫩,却不懂弥漫在石头上的忧伤。所以我把他称为纯粹感官主义的暴虐,追求感觉达

在描述王的嗜好里,任崇载说隆是一名绝有的画家,他对于生命的触热疼受有着无敏感。那时隆正在画两马交彘。可惜的是他知道母羊子宫的鲜嫩,却不懂弥漫在石头上的忧伤。所以我把他称为纯粹感官主义的暴虐,追求感觉达到了极致却无法调解。在最后的宫殿上,隆对奸臣说血衣只是你我之间的交换,我获得了王权的加强提调则获取了权势,这至少证明隆对于目前所发生的一切确知无疑,两人在比剑,他看到了任崇载的选择,那一刻他丢掉了剑,天都黑了是寡人的心有缺失。他有无知觉却没有丝毫的情,在红楼梦中,贾宝玉是情天孽海第一人,情字是石头有灵性的根本。有知无情无异于木石,只知疼热,不知何故。所以他一直是残缺之人,无论是采红,吸食母乳。他所欲攫取的种种,却无一不在他面前显示出有情众生,为父而死的射台上的女子,为情人而死的重载,他因此而怨怼,人有我独无,无可得无可想。这种痛苦在他和重载的君臣朋友之伦中稍得缓解。躬自厚不可薄责于人,奸臣是一个矛盾的称号。君子的道德在是,在和平年代就是虚伪。我以为任崇载不断攫取权力的过程实在是走向自己的过程。在未得到前因为母亲的死而愈觉无力保护所爱之人,在得到后肆意愈发远离所爱之人。檀儿实际上是一个转折点,权力最终目的仍不免沦为权力,可是若权力作为手段时,无论这目的如何卑小,却是惟一所系。若以权术观之,则檀儿的复仇则实际威胁重载的权力,没有任何一个帝王会容忍大臣的无意或故意,在檀儿一步步接近王的时刻,正是任重载权势土崩瓦解的之时。所以才有父亲努力抓住权力,儿子为了情人努力抛开权力的悲辛画面。关于奸臣最后穿着王的衣冠结束一切的诠释,御前带刀侍卫长的一句话可以做注解,你终于可以作一个奸臣而死去。若依我之见重载所以为的奸臣与君主的关系并非马虱与关系,吸饱便足,无血则饥。而是休戚与共,皮之不附,毛将焉存。只有这个王能成就他的奸臣,只有这个奸臣才能在这个王的庇护下成就奸臣。所以他会选择代王而死。带刀侍卫在情节中有一条暗线,他或者是任重载姐姐的丈夫,因为从其对重载的称呼和他对于提起姐姐的反应可以看出来,二者都是忍辱负重潜行。他姐姐或者被逼出房,成为王的妃子,而之后所遭受的痛苦又成为侍卫的一念。我最喜欢的两句戏文,五台六阁刹那换做五房六房,其速度之快,煮粥便是粥人,烧饼便是饼人。敏捷的手指可屈三分,瞳孔受惊屈服于心,他冻住的记忆突然间苏醒过来。末了,感谢这影片的翻译人员,文辞真美啊。

相关电影介绍:

奸臣

以朝鲜历史上著名暴君燕山君执政时期为背景,讲述的是在君王面前伪装忠臣,实际上却是扰乱政坛主谋的奸臣的故事,其视皇帝为傀儡,实为“王上之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