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斯约斯特洛姆主演的《野草莓》影评:无针的表让人迷失于现在和过往

日期:2019-07-18 12:59:06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98
野草莓,总让我想起某种隐秘野性的蔓延,然而倒是与我的错觉无关。想起一个关于评定人这一生的论述,大意是说在一个人死亡之前没有办法评判他,人在死亡之后所有的评价都是真实而偏颇的碎片。开篇旁白自述,我被黑白

野草莓,总让我想起某种隐秘野性的蔓延,然而倒是与我的错觉无关。

想起一个关于评定人这一生的论述,大意是说在一个人死亡之前没有办法评判他,人在死亡之后所有的评价都是真实而偏颇的碎片。

开篇旁白自述,我被黑白画面感吸引,忽略了他说的relationship那段感触,讲教授去到荣誉授予仪式这一路的旅程,也是讲了教授似乎走到人生尽头最后获得世俗肯定的这一生背后的旅程。

两个梦境,两段回忆,三对夫妻,三代家庭,象征着过去的三个年轻人。

教授的第一个古怪的梦在空而无人的街,怪异的时间点,转头面目粘黏随之倒下化点的绅士,这里就感觉到了某种与死亡相关的探讨。很特别的是用从马车掉落下棺材的方式,让生者自己和死亡照面,棺材里的自己拉拽着自己。中国文化里常用来带走活人的灵魂,仿佛是死亡是某种权威的不可违抗的外力,而这里是来自内部的自我吞噬。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第一场这场梦,让老朽的教授在将死的门外,自省着人际关系。

第二场梦,在赶下那对,冷嘲热讽毫不饶人的丈夫,哭泣的妻子,之后对自我的审判。对已经死去30年妻子罪行的控诉。除了伪善,冷漠,自私,相处中的问题外,我似乎觉得妻子死于手术台上的描述要么是暗指他杀了妻子,要么是影射他一心一意扑在事业上而用冷酷毫不在乎杀死了妻子。

教授和妻子的相处模式,承袭了教授父母的为人处世吧。通过儿媳道出的那种感受,是从黑冷的冰窖里出来的冷血渗人。有的人的底色就是没有爱和温暖的晕染啊,儿媳和丈夫的相处很辛苦吧。从儿媳和公公诉说自己和丈夫在海边讨论怀孕这件事情,儿子说他朝向的是死亡,他自己本身就是父母失败婚姻的产物,所以不要爱不要孩子。

何曾相似。我也曾那么抗拒,曾说着我从未想过来到这世上。何必要婚姻,何必要孩子,何必要自作孽而作他孽到毫无选择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的孩子身上。

何曾相似。那个烛光摇曳的公园里,他也说着不要孩子,不要这承担不起的责任义务,他歇斯底里着,说着爱是多么伤人的东西,不要爱。

只是儿子被儿媳和内心的渴望软化了些刺啦啦的棱角,他承认了自己离不开自己的妻子,最后选择了要孩子,与爱情跳舞。

路上路遇的那对肇事夫妻,的丈夫喋喋不休冷嘲热讽,妻子绝望无奈。这对夫妇是教授的夫妻关系的反映,还是假定教授娶了心上人shara的关系,抑或是与牧师在一起的shara关系的反映呢?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相爱相杀的关系吧。

相关电影介绍:

野草莓

伊萨克(维克多·斯约斯特洛姆 Victor Sjöström饰)从医50年,现年已是将近八十岁的高龄,正准备在儿媳的陪伴下返回母校接受荣誉学位颁发。路上伊萨克顺道重游旧地,追忆往事。 伊萨克曾经和堂妹萨拉(毕比·安德森 Bibi Andersson饰)有过美好的初恋,却因性格冷酷孤僻,以致他的兄弟乘虚而入。如今伊萨克坐在草坪上,忆起往昔,眼前浮现萨拉白衣飘飘的美丽模样。 他与生俱来的冷漠理智的性格,注定了婚姻的失败。伊萨克的妻子无法忍受冰冷的婚姻,寻求外遇。这样的家庭气氛,加上遗传下来的冷漠秉性,使得伊萨克的儿子不愿生小孩,和儿媳关系决裂。 伊萨克获得了光荣的学位荣誉,然而他仍然沉浸在对过往沉重的自省中,对于生命将尽的老人,这仿佛是一次心灵救赎之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