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帧,或阿巴斯电影的24重框架

日期:2019-06-26 08:17:38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771
1-6帧总的都在寻找某种自然主义的诗意流淌1.由静止到运动。元素的进入、运动(声音好于画面吸引注意)2.用经验模拟人的视点3.出画入画,运动背景4.画面运动的谎言(插入新元素)5.空间营造,定格(唯此

1-6帧总的都在寻找某种自然主义的诗意流淌1.由静止到运动。元素的进入、运动(声音好于画面吸引注意)2.用经验模拟人的视点3.出画入画,运动背景4.画面运动的谎言(插入新元素)5.空间营造,定格(唯此片段有可区分之静帧)6前景固定,后景自然运动(歌声对位,悠闲之境)

6—14帧似乎是转向影像的力量和价值7.此帧后开始忘记分析,摒弃单纯的组分形式,沉浸于此前未真正融入的整体氛围8.有哲学韵味,上帝视角,画框内客体们(船、鸟)的相互作用9.某种窥视视角(对雨声、雨毫无抵抗力)10.群体的聚集和牧羊犬的职责(哲理化?扑面而来的雪花11.聚集—分散—聚合12.对影子的叙事及其模糊化、显露真身(摄影本体的怀疑?13.影像承载的道德或者影像本身的道德14.受限的视觉窗口和仅有外在呈现的事件影响

15—24 帧好似罗列影像和现实的关系15.主体是人。一部分是凝固的,一部分是流动的。“立体化”的雪。人的现实。16.围栏造成的鸭个体不同自由与禁锢寓言?17.孤独的觅食鸟?某种亲近与疏离感。18.人工围栏和自然之外的同类和异类斗争19.虚焦前景、定焦后景的排演和不知意味的牛哞声,自然历史的纪实20.规则配体和不规则主体,形成的不同注意区域21.只有帷幕和音乐可能暗示出画外空间,其它都是现实22.某种动物实验/寓言对抗原始性的23.画内鸟栖息于伐好之木的讽刺和画内外的讽刺鸟鸣和伐木机器声24.影像的自反性另外,该作品的静态摄影曾见于一次国际摄影展中的板块[伊朗二十年]不知蕴含的政治意味几何。

p.s.最喜欢的帧是6、7、15、21。

“真相一直在变,无法完全在中显现。它一直潜藏在事物的本质中”阿巴斯的工作,就是以自己特殊的方式“暴露”被隐藏的东西。

“一切都是谎言,没有什么是真的,然而都暗示着真实”《樱桃的滋味》拍的是生命、哲学与诗意,当影片接近尾声时,我们看到了摄制组的工作花絮—影像终要关闭,生活却仍将继续;《特写》中痴迷的萨巴奇安在片中既“纪录自己”又“表演自己”这是“真实”自返性的复杂体验。阿巴斯在这两部影片中用无可置疑的现实(摄制组、事件当事人)去揭露虚构,以介入和干涉,让真实更加精炼。“乡村三部曲”《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生生长流》《橄榄树下的情人》以作品为单位,每一部都是对上一部所做虚构的“揭穿”形成生活与真实的“宇宙”观;他提供谎言,不是为了迷情,而是披露,只有披露,才能反思。

24帧极美,却不是单纯的风光摄影集、动态壁纸库或者装置艺术片,而是对摄像与特效制造 “神迹”的辨证自审。

巴赞在评价艾尔伯特·拉摩里斯的《白鬃野马》时,用“被禁用的蒙太奇”来说明,采用一个不间断的镜头将“驭马逐兔”这样难拍的复杂动作完整框住,产生的真实效果无与伦比—当然,这对电脑特效的时代来说,观众早已见怪不怪—与此类似,《24》的神迹来自于长镜头下的动物,镜头一动不动就成功捕捉到动物间的“爱与别离”显然比人类经验与宏大叙事更具魔性。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种奇观是略失逻辑性的,是不那么“真实”的—自然景致、鸟兽与用来刷气氛的飘雨和飞雪明显分布在互不关联的“图层”中(相信如果有3D版本的话,这种虚假感会尤其明显)—就像是阿道夫·比奥伊·卡萨雷斯的西语幻想小说《莫雷尔的发明》里所描述的“可见而不可及”一样—大雪中撒欢的小狗身上不落一片雪花(Frame 10)狮子夫妇在大雨中镇定自若、你侬我侬,前方摆拍的沙丘却依旧(Frame 9)大小比例失调的乌鸦与汽车(Frame 14)—在故意统一的音效下,这些本无瓜葛的图层被精密地聚叠到一起,像一层一层的毛玻璃片,协调照应却互不关联,无意识地赋予彼此的“前世今生”与“瞬间永恒”制造出美妙、细微却又瑕疵、抽象的时间 “神迹”

24帧的第一帧是彼得·勃鲁盖尔的油画冬季猎人画面从静态逐渐流动(炊烟和飞雪)再到摄影物(狗、牛和乌鸦)的“乱“入—预示整部都是对“影像作画“概念的现代解构。戈达尔创作于1970年的东风是比较早的对已拍摄完成的胶片进行物理处理的先例,但他充其量只是乱涂乱画,粗暴地离析元素;好莱坞嫁接不同介质的图像,拍出诸如谁陷害了兔子罗杰这样度的动画片(重点在奇巧精致)而阿巴斯镜头下的“动物世界”就显得复杂且意味深长—在静态背板(森林、雪地、窗)上“PS”动态图景(鹿、狮子、狗、鸟、雨)在动态背板(海浪、浮云、被风吹动的树)上“合成”动态图景(牛、鸭子、乌鸦、麻雀、雪)在两层动态图景(巴黎铁塔与匆匆行人)间“插入”静态隔断(看风景的人)—这种对虚构的“揭示”统统来自镜头内部的图层对比,动与静的制约,明与暗的过渡,既吻合、巧合又失和、违和,既让观众真实地感受影像之“美”又必然反思关于影像之“美”的真实本质。

相关电影介绍:

24帧

这是二十四段每秒二十四格的电影真理,也是馈赠给世人的遗愿纪念。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在静态摄影与动态影像之间,百转千回、细细探寻,也搭建起两种艺术表现形式间的关联。下起雪来白茫茫一片的林地,炊烟袅袅升起的村屋,鸟儿振翅飞过原野,鹿与牛缓步迁徙横越,世间万物在阿巴斯灵动诗意的凝视中,每一个按下快门瞬间的之前与之后,都随着景框里的窗框树影摇曳,天马行空地流转时光,在影格与影格之间,梳理电影的本质。 “电影始于葛里菲斯,止于阿巴斯。”这是法国新浪潮大导演高达对阿巴斯电影美学的赞誉。从摄影出发,拓延影格之间的空隙,《24格》发想自阿巴斯个人收藏的照片,历经三年的时间与伊朗技术团队合作,运用数位影像工具,以3D动画、摆拍的方式,重新想像这些画面的前世今生,与其创造出来的情感触动。摄影与电影之间反覆且亲密的追寻与叩问,一曲温柔而绵长的影像诗。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