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家》观后体验:希望小孩们都能做小孩

日期:2019-05-15 07:26: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   阅读人数:22
我们好像都已经习惯了父母用各种理由对自己忽视孩子辩解,可是问题就出在这,这本来就是一件没有什么可辩解的事情啊。法庭上,法官提醒赞恩的律师不要用赞恩父母的“伤疤”提问,赞恩父母双眼含泪情真意切地反驳,看

我们好像都已经习惯了父母用各种理由对自己忽视孩子辩解,可是问题就出在这,这本来就是一件没有什么可辩解的事情啊。法庭上,法官提醒赞恩的律师不要用赞恩父母的“伤疤”提问,赞恩父母双眼含泪情真意切地反驳,看,我对他们不好,是因为我的生活太难了,你没有过过我这么难过的人生,就不要评价我对待孩子的方式。好像常常都是这样,当一个人开始说起自己的苦难,其他人就瞬间矮了一截,当然没有人能够嘲笑别人的苦难,可就算是苦难,也永远不是父母不爱孩子的理由。其实片中的父母就是平时最常见的。只不过在战争和贫穷的背景下,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有更理所当然的借口,因此行为也更出格,如果你要指责他们对子女置之不理和,他们随随便便拿出一张挡箭牌就能让你哑口无言。片里赞恩的父母也不是完全不爱孩子,他们也会为了萨哈的死伤心,会带着点心去看坐牢的赞恩,但是他们平时给孩子最温情的话只有“滚开,”因为他们的爱仅限于这种特殊的时刻,只有孩子的处境看起来比自己还差了,他们才暂时忘了自己,靠着怜悯想起来爱。这时候的放低姿态,更会让他们相信自己其实是一个合格的父母,用诸如“萨哈死了,我也失去了一个女儿”这样的话来麻醉自己,以便平时更加心安理得地忽视孩子。生活中类似的父母也有很多,生活已经这么艰难了,自己都快被消磨光了,为什么还要把精力和爱留给孩子?又或者,我每天自己的时间都不够用,哪有时间花在小孩身上?又又或者,大人的事比小孩子那些无关紧要、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事重要多了,为什么要听一个小孩说话?只要偶尔表达一下关心作为爱的证据,说不过去的时候就能说:“该说的我都说了,能做的我也做了,你不听,随你吧,我也管不了了。”多么高明的开脱方法,和站在苦难的道德高地简直联合组成了“我没错,是你不对”的完美回击。这些父母和赞恩的父母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没有那么艰难的世道,就没有那么偏激的行为,也就不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他们都把爱看作一种自我牺牲,爱别人就像应对苦难一样,是一件费力却没有回报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就自然而然地排到了看起来更为紧要的日常琐碎之后。但是你看那个天天纠结身份证的埃塞俄比亚妈妈,爱不是一件要达到什么高度才能去做的事情,而且,爱是一种扩充,对双方而言都是这样,用各种理由推脱的人其实并不聪明,也没有省事。

延伸 · 推荐

娜丁·拉巴基导演的《何以为家》观后感:真主发放小孩是随机匹配的

看这部片子挺压抑的,小孩赞恩有着不同于他那个年纪的成熟,看着真的挺心疼的。生于一个糟糕的家庭,父母带给他的没有爱只有无尽的灾难。小小年纪想要带妹妹逃离被卖的命运,结果却晚了一步,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