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季的时候 我在疾病侵袭中很早起床

日期:2021-10-25 18:41: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38
当人民沉侵在阳光明媚的梦中,志摩却消逝了。一个拥有飞天梦想的诗人同蓝天一样深邃,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驶向了人间的永际,消逝在纷飞的岁月。上次说过,工作上的安排,让我忙碌慌张,今天,我便跨上了因工作所需的

当人民沉侵在阳光明媚的梦中,志摩却消逝了。一个拥有飞天梦想的诗人同蓝天一样深邃,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驶向了人间的永际,消逝在纷飞的岁月。

上次说过,工作上的安排,让我忙碌慌张,今天,我便跨上了因工作所需的出差之路。我要去北方。我早上很早起床,简单洗漱之后便火急火燎的拎着行李赶往车站。车站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携带着或多或少的行李入闸上车。也许他们是赶往归家之路,也许他们也和我一样前往工作的地方。车站,是一个人们启程归程的地方。

多年后自己再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不免的有些心季。

半年以后,我离开了小镇,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仍然是属于早起的人们。可每次起床的瞬间,眼前总是浮现一副画图:一个戴着破旧草帽的老头,推着搁着扫帚、灰斗的手车,一步一步吃力的走着,破旧的草帽遮住了他的半边脸面,让人看似模糊。这就是街道清洁工。

伴随着星光的指引,踏着略带疲惫的步伐,我跟随着它们前行。它们一直在躲避着,躲避着黑夜的弥漫,躲避着沉默的侵袭。

“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又是春分时节。大地春回,万物复苏。古人说:“春分三候”,一候:元鸟至,即燕子飞回;二候:雷乃发声,昨晚春雷闷鸣,若车轮从空中驶过。三候:始电,终是怕闪电,过于雷声。雷只是声势大,电却是既耀眼又致命。

当你,把坚守一季时光缓缓离去的时候。被另一个季节轮回和交提,也脱去了你在尘世一身华美的衣裳。在些时,让我在你的胸怀里尽情的洒脱,畅响欢笑。去聆听那拂过的风,漫过你的时候,摇摆着你一身灿烂。去看看一片片叶子滑落淌过的长河,“秋风长,烟雨谙”,“一季飘零”,“一寄托”。

清晨,随着多日的雨天,天空阳光依旧很吝啬。一只喜鹊飞到窗台,嘴角牵起一抹浅浅的微笑,呼唤着我早早起床,去见证那"末日"谣言的不攻自破。

晚上我把阿仓放置在阳台种的花中间。早晨起床时,太阳端坐于云层间,筛下金色的光线,晨风轻快活泼,空气清凉湿润,远方绿色的田野仍在甜蜜安静地沉睡,但早起的鹭鸶已经聘聘袅袅地独立于湖边,天地在混沌的雾中缓缓苏醒。阿仓安宁地睡在一片摇曳怒放的金粉嫣红中,毛绒绒的身子缓慢地一起一伏,不知做着什么香甜的美梦。

人类的情感在面对疾病与死亡时竟如此磅礴而廉价。我不知道她是否在挣扎或者说她已放弃挣扎。

很多人多会有这样的习惯,每次都喜欢把“死”放在嘴边。比如说今天早上很早起来,碰到熟人了,就会抱怨一句:“唉,困死我了”;差不多上第三节课的时候,又对同学说一句:“早上没吃饱,饿死我了”;下课吃饭吃好了,又来一句:“撑死我了”;连走路走远了,也得抱怨一句:“累死我了”。一天到晚,似乎每句话都带有一个共同的字——死。如果人生少一些抱怨,少讲一下死字,这不是更好吗?活着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爱夏雨,更爱聆听夏季的丰富多彩的雨声。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