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 在已沉睡的午夜默默低声啜泣

日期:2021-10-14 17:55: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0
正怀着孕的家珍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凤霞回了娘家,福贵一个人伺候着孱弱多病的老母亲养家糊口。又低声下气地向龙二借来皮影道具,开了个小班子谋生。今夜,千古的弦音在红尘的午夜,撩拨出一阕动人的婉转,你的身影,沉

正怀着孕的家珍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凤霞回了娘家,福贵一个人伺候着孱弱多病的老母亲养家糊口。又低声下气地向龙二借来皮影道具,开了个小班子谋生。

今夜,千古的弦音在红尘的午夜,撩拨出一阕动人的婉转,你的身影,沉睡在我千年的梦中,梅开雪落人如旧,你的身影为何在我几世的牵魂里永不淡去?

我意识到,过去的一切都慢慢地远去了,曾经在操场上欢闹的身影已逐渐模糊,伏案的模样已融进了那些怎么也记不起来的过去。那个曾经暗恋过的女孩在讲台上被风吹舞着头发的模样虽然还是很清晰,但心中的爱慕之情却悄然褪去。

也曾经在某个夏夜,静坐院中,仰望明月,心里也曾经有丝丝惆怅。于是就用一纸素签,悄然写下自己的心事,然后,让心事随风。忽然觉得,淡薄,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平凡,也是一生安静的过程……

举世皆浊,既然万言平戎策已换成东家种树书,辛弃疾也不得不“待葺个、园儿名佚老。更作个、亭儿名亦好”,过着“闲饮酒,醉吟诗”、“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的日子。多悠闲的画面,然而词人的内心当是多么煎熬,“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英雄泪”,也许只有梦回午夜,才能体验昔时“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的盛景。

就是那一把竹扇,曾经陪伴着奶奶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夏季,就是那一把竹扇,曾经在无数个夏夜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温暖,也就是那一把竹扇悄无声息的在我的心田上埋下了一颗爱的种子。

月儿的梦里,外婆叮嘱的遥音,微风送来的童话,母亲纳凉时低声哼唱过的歌谣,那一个个孩子对着皎洁的月光绽放的笑脸,遐想和幸福溢满了家的庭院。

夜已很深了,午夜总是那么的静悄悄,万物似乎已经沉睡,可是我还是一点不困,我喜欢午夜的感觉,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安安静静的,开动我的思维,运用我的遐想,为我即将到来的梦寻找一些好的题材,也好让我在梦中把现实中实现不了的事情,好好的认认真真的做一回。

曾经在南岳衡山上见过世上最古老的苍松,感受到那种苍劲与傲然。但南岳上的人说,最古老的树在藏经阁,指头大小的一株,随便已千年岁月。树木的年轮与大小无关,树的伟大与渺小,也并不因身处岩石之上或泥土之中而有什么差异。人不也如此吗,恶劣的环境反而成就伟大的人生。

不知何时,他们眼前一亮,看见午夜凌晨仍有灯火微光。

这是现实么?总是总是在长风肆意的镜头中会疑似那不曾走远的过往一直在午夜梦回处等着我,只是岁月已老人已老。

月光就要散尽,黎明就要将至,午夜的序幕就要落下,夜风再一次奏起优美旋律,午夜的精灵,午夜的使者,爱的天使在慢慢的消失在午夜的天空里,把我的思念和牵挂留在这温馨而又激情的午夜里,月光以淡淡的散去,远处的繁星也渐渐地退去,只剩下点点的余晖,留下了最后一撇,笔尖的旋律绵绵的拥吻这不眠的午夜,心中的画笔把这午夜的激情构成一幅最完美的画卷。轻轻的吻别这午夜的缠绵,午夜的激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