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跟女人不同 很容易接纳一个人

日期:2021-10-14 14:31:5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22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好很善良,可是无论恋爱或者结婚,这远远不够,何况这不是容易被看到的。想想我最初的模样,再看看我现在的样子,真的堪称的上是巨变,是啊,现实真的会磨平一个人的棱角,消除一个人的个性,现实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好很善良,可是无论恋爱或者结婚,这远远不够,何况这不是容易被看到的。

想想我最初的模样,再看看我现在的样子,真的堪称的上是巨变,是啊,现实真的会磨平一个人的棱角,消除一个人的个性,现实真的会教你怎样“做人”。做人?是,还是孩童的时候,可以任性,可以很用力的讨厌一个人,可以很随意的相信一个人,可以毫无保留的爱一个人......而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就完全告别那样肆意洒脱年龄阶段,从此要真正踏上一条需要自己当明抢防暗箭的路程......

很感谢那些诗书满腹、文采隽秀的文人雅师们,对女人的定位如此形象逼真、鞭劈如里。尽管朝代不同,身世不同,人生追求的坐标不同,但他们对女人的读解是心出一辙的。在曹雪芹笔下,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是苏东坡心中的女人。“温柔的一低头,像水莲花无限的娇羞”是徐志摩眼中的女人。着名散文家朱自清面对梅雨潭欣然泼墨出的“女儿绿”,不知让多少男人女人为之倾国倾城。

下雨了。雨丝很细,很密,是牛毛雨,不细瞅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一个辽西汉子光着背脊,露着一身健壮的肌肉,让雨丝去摸。女人嗔怪着:下雨呢,你傻啊。汉子回头看看女人,一脸诡秘地笑。你知道啥?这感觉,嘁,比你手软乎。女人嘴一撇,转身进屋,扔下一句话:说好了,今晚上,你就跟雨睡吧。

从此,她变得光鲜,而愈活愈年轻,再也没有人说她老,而如今都快五十了,却容光焕发,美丽的披风在秋光里美如画。所以说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女子悦己者容。女子没事的时候,多运动,多照顾好自己的仪表,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不希望你花容月貌,不希望你美若婵娟,至少要保养好自己的心态和仪容,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爱读书的女人,她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她可能貌不惊人,但她有一种内在的气质:幽雅的谈吐超凡脱俗,清丽的仪态无需修饰,那是静的凝重,动的优雅;那是坐的端庄,行的洒脱;那是天然的质朴与含蓄混合,像水一样的柔软,像风一样的迷人,像花一样的绚丽……对于书,不同的女人会有不同的品味,不同的品味会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选择得到不同的效果,因而演绎出一道女人与书的风景线。

很欣赏主持人的话:请留下你的祝福,然后有尊严地转身离开!也赞同特约嘉宾的疾言厉色、恨铁不成钢!此时你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自尊自爱!虽然张爱玲说,为了爱,把自己放低,一直低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但也要这尘埃接纳你,你才能羞答答地开出花来不是?不然,你再低又有何用?尘埃能和你心意相通,两情相悦吗?

阿珠是个性格大方开朗的人,说话也爽快,这个人心灵很阳光,是个容易相处的人,她可能人生很知足,初次相见,对一个陌生人来说,初次把丈夫介绍给我相识,足见她心灵里没有阴影。

蒋勋先生的《生活十讲》第七讲《文学力》里面有这么一段文字:文学其实是一种疏离。你在镜子里看自己的时候,若能够疏离,就能产生文学。但通常我们无法疏离,我们很容易投射,很容易陶醉,很容易一厢情愿,所以会看到很多的“假象”,也就是《金刚经》里面讲的,我们一直在观看假象,观看一些梦幻泡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