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 母亲边做菜边问:放学了

日期:2021-10-13 12:21: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29
我说,是看树用的,不能摘。小子一脸的疑惑,没继续问。放鞭炮的事儿不能告诉他,偷吃柿子更不能说。小子小时候爱放更嚣张的鞭炮叫地老鼠,就是一点燃在地上嗖嗖乱窜的小炮。每次他妈总是急急对我吼叫:“这太危险了

我说,是看树用的,不能摘。小子一脸的疑惑,没继续问。放鞭炮的事儿不能告诉他,偷吃柿子更不能说。小子小时候爱放更嚣张的鞭炮叫地老鼠,就是一点燃在地上嗖嗖乱窜的小炮。每次他妈总是急急对我吼叫:“这太危险了,给孩子卖这东西做啥?给我,给我,不准放!”

回到家,妈妈又在慢慢的给我洗着那几双我扔在那里的袜子,边说边骂我,一股叹气声。我想着,嘴角浮起了微笑。

爷爷拿毛巾擦了擦汗,倒了一杯水,喝完后就系起围裙,进了厨房,叮叮咣咣的生火煮饺子。爷爷每天傍晚回来,都会坐在院子里抽烟,用的是竹子做的、长长的烟筒,烟嘴已被爷爷吸得光滑,他抽烟的背影就像是一个地主。但今天中午回来,爷爷却没有抽烟,而是直接去厨房下饺子。爷爷今天的心情很不错,甚至有点亢奋,一边做饭,一边哼起歌来:夜半三更哟,盼天明……

那天中午放学后,我照旧一个人从学校回家,脑海中想的是早上出门前奶奶对我说的话,所以就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因为我们村处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而且村子比较小,没有其他小朋友和我同年级,而且每个年级放学的时间有时又会不太一致,所以导致我很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放学回家。

母亲还算是有涵养的,从不允许我们这样叫老人,按辈分还得叫她一声太奶奶每次路过矮屋子前,她总是对我笑着,偶尔说上两句话:“上学了?”“放学了?”起初还是有点害怕,但出于礼貌还是点头应付一下。后来,或许是熟悉了,感觉老人并无恶意,也就慢慢熟识了。

在秋里,在这温和的秋风里抚摸一年一年的过往,在这热闹的广场之上。这时,广场上孩子们的笑声最为乐呵,开心的笑声直透我的心窝。秋天里最不老的传说就是孩子们的笑脸,开学了,崭新的书包伴着蹦跳的身影,一如当年的我,放学了,好似出林的鸟雀,呼朋结伴的背着一书包的开心故事从林荫道下跑过。

你说:这山花真美。你采下来问了问,这山花真香。你说,走到了那个,流也流不尽的山泉边。

刚回到家中。房东就就找上门来。告诉我下个月的房租要交了。

我一边听她说,一边低头喝了一口熬得又浓又粘的白粥,忽然觉得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幸福。真好,我不用每天考虑该在意面里放多少番茄酱,也不用在意牛排煎了几分熟,更不用知道红酒挂不挂杯,我只要把稀饭喝得溜响,把咸菜嚼得嘎嘣脆,就是一种妥妥的、难以言表的幸福。

窗外,雪停了。不禁感叹,回到家乡的人才是最真实的人。

卫生所离家不是很远,大概也就十分钟的路。回到家,家里的灯是亮的,我猜想父母中途应该回家过,否则我的自行车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此时的自行车已经上了锁,而且已被清洗的干干净净地。回到家,父母仔细地将我梳洗了一遍将我抱上了床。

正说着,只听得楼下有人在喊:“504、504、有人吗?”我疾步去楼道口,一眼看见梅儿正在那位三轮车工的搀扶下挪步朝门楼挨去。妈见了她,毫不迟疑的让我背她上楼,把一脸腊黄,痛得直冒汗的梅儿安放在床上,哆嗦着直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会儿,妈将我支到一边去,替梅儿檫拭,一边换去她沾了不少血迹的衣裤,在一边的嫂子问,是来“事儿”吧?我妈应声点点头,说;是痛经,是痛经。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