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麻地 我只能夜夜把你镶嵌在甜蜜的梦里

日期:2021-09-27 15:35: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49
白色的水鸟在湖面盘旋,温柔的朝暮,映衬着四季的轮转。那些年轻热烈的声音隐隐在空中回荡,那些散落的时光里,有我们最甜蜜的痛。记得与你遇见的每个日日夜夜,虽然是此岸彼岸,我如在霓虹之畔,把酒临风,一言相知

白色的水鸟在湖面盘旋,温柔的朝暮,映衬着四季的轮转。那些年轻热烈的声音隐隐在空中回荡,那些散落的时光里,有我们最甜蜜的痛。

记得与你遇见的每个日日夜夜,虽然是此岸彼岸,我如在霓虹之畔,把酒临风,一言相知,共话情深意长。

夜渐深,每一季花开,氤氲在安然入睡的梦里,在芳香四溢的时候,学会成长,挥手和玩耍的岁月告别。

落字素墨里的烟尘,纤柔裙鞠飘扬,淡云镶嵌扉页之上,翩然,如你的风姿,淡雅,落落大方。喜欢临摹寂静之声。孤单,只是你不在身旁,漫漫红尘,也曾入过你的潇湘。

或许,在这静静蛰伏的灰色里,沉潜着惊涛骇浪。那些巨浪,可卷起千堆雪,可穿空乱石。我无力阻止,也无力消减一分那样的破坏力,只有随它来,等着收拾一地的残局。或许,伤痕累累的是我,但我也只能默默地舔舐自己的伤口。有些伤,只能自己抚平;有些痛,只能自己承受;有些坎,只能自己跨过。

好久不见,好久不念,那一程孤单,让我知道了相见恨晚。清秋飘零念,落花香未散。这一念山水之间把牵挂镶嵌,赋得半朵浮生闲,临摹了一副赠与你的画卷,不是不封笺,只是墨迹还未干,许是情深缘浅,把脚步羁绊,还是跌入红尘太深,看不见回头的岸。烟尘若梦般琉璃,依靠着你给的暖,放在掌心里浅浅,淡淡。你说,今生永不负我,那该是多美的誓言,在流星划过之际,抓住天空的一抹蓝,若尘心不改,风月不散,惟愿你我永如初见。

至于你,曾经深深地镶嵌在我的世界里,为此我有过踌躇,有过惆怅,只是奈何“忧翩眉梢上,愁系伊人影”,最后我选择了放手。而现在,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这场雪,有没有忆起那段时光……还——记不记得我。

落花心,年华弹尽了日落。无数个日日夜夜,隔着旧时的轩窗,徘徊在有笑有泪的冥想。风一过的悲喜,一场落花一场碎,无法用笔画勾勒,前生墨香,此生记忆,把黯然伤怀的落花清寒故事,镶嵌在凋落的风景中,文章细节,痴情眷顾,诗卷给人生唯一的长歌。

在奶奶去世前的几个月里,我们兄弟相继从不同的地方回家看望奶奶,但毕竟不同时时陪伴奶奶。在梦里,梦见奶奶坐在我的床头,梳理着我的头发,奶奶很慈祥,就像童年时那样,看着我们入睡,并不打扰我们。我知道奶奶想我梦了,他剩下的时日不多,希望我们能多陪陪她。在奶奶去世前,我们一直陪在奶奶的身边,看着奶奶去世。在埋葬奶奶后,我们兄弟才说起,彼此的梦,在同时奶奶来到我们的梦里。奶奶平时总是说,你们在得远,不用时常回家,来回破费大,又忙。奶奶不忍心孙子们劳累和破费,在梦里看自己的孙儿,真的让人感动不已。

可是我总是难过的哭,难过的想要伪装,想要逃离。而这些难痛我还不能说,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

十年里,她独守空阁。十年里,她夜夜把帘卷,大漠云高清月寒,云里几声南归雁。十年里,她望穿苍路,一年又一年,等得白雪漫了眉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