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李煜 初名从嘉”

日期:2021-09-14 16:38: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17
关于仓央嘉措在布达拉宫绝版的爱情,是值得慎重推敲的。仓央嘉措五岁时被桑杰嘉措确认为第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并被秘密培养十年。根据西藏佛教的相关规定,被确认为活佛的转世灵童要与外界隔离,就连亲生父母都

关于仓央嘉措在布达拉宫绝版的爱情,是值得慎重推敲的。仓央嘉措五岁时被桑杰嘉措确认为第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并被秘密培养十年。根据西藏佛教的相关规定,被确认为活佛的转世灵童要与外界隔离,就连亲生父母都不得靠近,五岁就已离开家乡。五岁的孩子就能暗通人间情爱?这样的传说是不是有些荒谬呢?

在这部作品的开篇,选择的不是开始,而是一篇能代表结束的作业。《锦瑟》是我依据老师作业要求选择赏析的一首诗歌,今天再度翻开它,突然意识到了一种让我悸动的雀跃。我觉得,我大概是读出了我这个年纪应该懂得的《锦瑟》,再有这种感受,恐怕又要等很多年以后。

它的高度是我一生所不能触及到,这个高度代表的是叫李煜的人,也是代表的李煜的诗词,初中高中的课本中有那么多的诗词佳句,可从未将李煜的诗词作为必修课文学过,也只是零零星星的出现在自读文本中,我和老师上课的时候谈论起过这个问题,我认为当代课本中所要想像我们传递的是一种虚无的上进,像苏轼,像李白,有多少人能读懂能读透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气魄,又有多少人拥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境界呢。

回想七十年前,国家初缔,民业凋零,百废俱兴。八十年代初,邓小平改革开放 ,让国民看见了国家兴盛的希望。

中原回望烽烟逝,满地腥干已止戈。

离乱民生合凋敝,初平国事苦相磨。

车驱西域扬黄土,舟下吴江泛绿波。

七十年来风貌改,人间岂是旧山河?

张菁的《红尘外的茶香》讲了好多高僧和茶的故事,其中就有李叔同(弘一法师)谈萝卜干的轶闻。李叔同出家后,一回,好友夏丏尊去看他,李叔同正在吃午饭,便问夏丏尊要不要一同吃。夏丏尊讲不吃了,但看到李叔同的午饭就是一碗白米饭和一碟咸萝卜干,夏丏尊不免心酸了起来,轻声问了句:这么咸(咸萝卜干),吃得下吗?李叔同竹箸微顿、轻答道:咸有咸的味道。米饭吃完后,李叔同向碗里冲了碗白开水,涮涮碗底粘着的几粒米饭一同喝下。夏丏尊的心里更觉酸楚,又轻轻地问:这么淡,喝得下吗?李叔同淡淡一笑,应道:淡有淡的味道。……

如来的本意原是指: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但是在仓央嘉措的那句诗中。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命运,世界,社会,江湖。或者权利。总之就是这纷纷扰扰的枷锁。从出生到结束,每时每刻总有不断的枷锁控制这我们的生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乐嘉老师的成功不是来至他原本的企业培训,管理学,而是这个《性格色彩》,我姑且可以说是换位营销法则!

他的名字叫张嘉佳,一个像女生容易被听成“佳佳”的名字。他的故事就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个故事纷杂凌乱,像朋友在深夜跟你在叙述,叙述他走过的千山万水。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自己,他就是这个给你深夜叙述的朋友。并且这部书在创造一个奇迹,他的每一段故事都在改编成一段或者一部电影。可见导演们也喜欢他的故事,喜欢那些从绝望中生长出的希望,喜欢那些坚持而不放弃温暖的主人公。这些名导的认可比书评可有价值的多。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