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拼命跑到那里时 那棵榆树就剩半截树桩了

日期:2021-09-14 15:20: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02
两个月以后,它的个头已经长高了很大一截。期间,它又经历了几次风雨的考验。它已经变得足够坚强而无所畏惧。它的躯干变得粗壮,叶片变得宽大。它努力把根须植入大地,吸収泥土里的养份,每天都在不断生长。日子过的

两个月以后,它的个头已经长高了很大一截。期间,它又经历了几次风雨的考验。它已经变得足够坚强而无所畏惧。它的躯干变得粗壮,叶片变得宽大。它努力把根须植入大地,吸収泥土里的养份,每天都在不断生长。

日子过的真快,自己感觉还没长大,孩子们的身高标记,涂鸦了满墙,一道道,一截又是一截。还未弄清生命的真正意义,岁月收纳了年轮,恍恍惚惚,大半光阴溜走,我已半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唏嘘不已一响,迁徙的鸟儿,一次次更换了新衣,感言着四十不惑,恍惚醒来,已是半生。

今天,我又去池塘边等雁,我在那里静静的坐了一下午。我想着雁飞到南方时肯定会从我家院子的上空飞过,至少它会从我家乡的那片黄土地的上空飞过。那里曾是我童年时的乐园,是我现在回不去的最美好的曾经。等着雁的到来时能带给我一声鸣叫,就像我渴望听到那远方的音乐和古老的钟声。最终,雁还是没有到来。

有朝一日我将回忆,回忆我数过的年轮,过去的点点滴滴,想来我会不禁轻叹年轮的时钟转得太快,如梦啊!留下的?不过是树桩上那一圈圈转动的年轮……

大约是那之后的两年也不知是三年吧,老太在她另一个儿子那里去世了。听说她在三奶奶家时,不让她睡床,只让她睡在硬凉的水泥地上;听说她在另一个儿子家时,大夏天她坐在外面,还是一个路人看不下去给她舀了碗水,却被另一个儿媳埋怨:“多喝了这碗水,这下得多活几天呐。”

那一年,我辞掉了当时的工作。跑到了贵州去过年。在那里,感觉是多么的惬意。一眼望去,全是那参差不齐的大山,满眼皆是一片绿。

当我再次回到那棵树下时,你却已不知去向……

瞥见了多少回自己青春岁月时的身影,喜欢等夜深人静一个人跑到操场边的小山上,茫茫暝色中,山的线条变得生动异常,让人浮想联翩,特别是银色月光洒满大地的时候,仰望那轮圆盘的光华,仿佛与月亮一下子拉近了距离,任由月光隧道送我到古代诗人灵魂的花园中徜徉。

我是一个瘾君子n追求爱的瘾君子n没有爱n就无法呼吸n爱在男人的抚摸中n爱在男人的唇齿间n爱在男人的眼睛里n图片发自简书appn我贪婪的吮吸着爱的毒n哪怕毒发身亡n我也要用力饮尽这最后一点的爱n身体像个无底洞n到处都是虚空的黑暗n害怕黑暗的孩子n拼命抓住那微弱的将残灯火n照亮那属于黑夜的眼睛!

这条河弯弯曲曲,坑坑洼洼,自然形成的湾就多,给我留下特别印记的就是先攉湾,后捉鱼。攉湾需几个伙伴共同商量好了,选好在哪儿攉湾,人多截大湾,捉大鱼,人少截小湾,只能摸小鱼,等选好了攉湾的地方,就一齐下手用泥坯子、沙子等“截堰”,有时还加几块石头。截好了堰以后,年龄大一点的伙伴就招呼着说:“咱开始攉鱼吧!”众伙伴齐响应,有提着水桶的,有端着脸盆的,还有拿着水瓢的,从截好的湾里齐向外“啪、啪”地攉水。待攉的水差不多了,就都脱掉衣服,一个接一个“扑通、扑通” 地跳进湾里,用手和脚不停地在湾底的浅水里搅动,不一会就将湾底的水搅浑了,大鱼小鱼在湾底都无法呼吸,一个接一个地浮出水面,直翘着头,大张着口,急促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这时候,不容分说,就一齐开始抢着捉鱼了,有吆喝着捉鱼的,有用水桶、脸盆攉到岸上的,还有在岸上等着拾鱼的,整个湾里人欢马叫,无比热闹。吆喝捉鱼声、捉到鱼的欢呼声、往岸上泼水的“啪啪”声,此起彼伏,欢声震天,汇成了一曲曲山水间撼天动地的旋律,打破了炎热夏日田野里的沉寂。再看岸上的桶桶、盆盆,个个桶满盆涨。捉的是鱼儿,收获的是夏日里的欢乐。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