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 陆游裹着件破损的大衣

日期:2021-04-22 19:28: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95
魂落沈园李蔚 沈园 沈园,在浙江绍兴市,它见证了全部陆游唐婉凄楚的婚姻故事。沈园是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又名"沈氏园",位于今绍兴市越城区春波弄。最初占地七十亩之多。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绿

魂落沈园李蔚 沈园 沈园,在浙江绍兴市,它见证了全部陆游唐婉凄楚的婚姻故事。沈园是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又名"沈氏园",位于今绍兴市越城区春波弄。最初占地七十亩之多。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绿树成荫,江南景色。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是绍兴历代众多古典园林中唯一保存至今的宋式园林。南宋诗人陆游,二十岁时,与舅家表妹唐婉结为伴侣。唐婉,字蕙仙,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陆母在娘家与其嫂(即唐婉的母亲)相处不大和睦,又深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影响,对侄女也并不看好。但是“亲上加亲”是当时的一种社会风气,看到儿子与娘家侄女自小相亲,便依俗以家传精美的凤钗为聘礼,成全了他俩。陆游唐婉青梅竹马,本来相爱,婚后,感情自然十分融洽。陆游一度沉湎于爱情的幸福,放松了科举上进的努力;而唐婉又几年未育。无论科举光宗耀祖,还是生育传宗接代,在当时都是家族的大事。陆母无奈,至郊外无量庵,请尼姑卜卦。尼姑妙因一番推算,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大惊,不顾陆游的苦苦哀求,强令休弃唐婉。并且迫不及待地为儿子另娶王氏为妻。第二年,王氏为陆家生了一个儿子,唐母甚喜。唐婉无奈,也被迫另嫁赵士程。陆游自幼聪慧过人,十二岁即能为诗作文,因长辈功,恩荫授职。现在,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在母亲的督促下,继续苦读,备战科举考试。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进京临安(今杭州)投考。主考官陈子茂阅卷,取为第一,而秦桧的孙子秦埙反而位居陆游下,秦桧大怒。次年,陆游参加礼部考试,秦桧指示主考官不得录取陆游。 陆游仕途受阻。转眼多年过去。春日,沈氏园对外开放。陆游满怀忧郁,游园散心,意外地看见唐婉赵士程夫妻也在此游玩。赵士程,皇家后裔,门第显赫,系同郡名士,心胸开阔,十分体贴疼爱妻子。陆游正要离去,赵士程让唐婉带点酒菜,送给她的那位表兄。陆游唐婉兄妹,默默对坐。唐婉赵士程夫妻游毕离去,陆游仍独自兀坐,心潮激荡,难以平复。提笔在园内墙壁上,写了一首词,寄调“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红润柔软的手,捧出宫廷点心“红酥手”;打开黄绸封口、原为宫廷供酒的“黄滕酒”;沈园满园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可恨东风,把浓郁的欢情吹拂得那样单薄;满怀愁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真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人却因白白相思而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薄薄的绸手帕湿透。桃花凋落,池塘阁亭空空荡荡。曾经相爱,誓言虽在,锦文书信不能表达。只能莫,莫,莫! 唐婉后来游园,见到此作,失声痛哭,提笔以同调和词一阕: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世情薄,人情恶,我们的婚姻最终被破坏了,犹如黄昏雨打花落。夜晚泪湿枕巾,晨风吹干了残泪。心事是不能写出的,我独倚斜栏,无语。今天。我们的处境:难、难、难。 你我各自有家,今时早已不同往日。我常常害病,生命就像秋千索那样摇摇晃晃。夜晚将尽,远方的角声不断传来,阵阵寒意。怕人询问,只能强忍泪水,勉颜欢笑:瞒、瞒、瞒。唐婉终因愁怨难解,不久,郁郁而终! 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旧地重游,“不能胜情”,写下《沈园》二绝句: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斜阳照城,阵阵哀伤的画角声传来;沈园已经不是原来的池阁亭台。令人伤心的这座桥下,春水依然碧绿;她的倩影曾在水中闪动,犹如惊鸿之飘游。)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她香消玉殒已经四十年,沈园柳树也老得不能再吐絮吹绵。我自身即将化为会稽山一抔泥土,来此凭吊遗踪,仍然泪落潸然。)陆游终生痛苦,思念唐婉。63岁时,有人送来菊花缝制的枕囊,老人想起当年新婚燕尔,与唐婉两人采集菊花晒干作为枕芯,缝制了一对"菊枕"。当时,陆游曾写过一首《菊枕诗》,可惜失传。此时又见菊枕,不禁百感交集,写下了两首词情哀怨的"菊枕诗",题曰:《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诗云:“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陆游67岁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诗序: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诗云:“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81岁,陆游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在《梦游沈家园》诗中悲叹:“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池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82岁时,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又写下:“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从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记录了这段感人百世的凄婉爱情悲剧。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绍兴)人。一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诗语言平易晓畅、章法整饬谨严,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与杜甫的沉郁悲凉,对后世影响深远。陆游亦有史才,他的《南唐书》,“简核有法”,史评色彩鲜明,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陆游曾多次担任公职军职,力主收复被金人统治的北中国,不被朝廷采纳,报国无门,抑郁而终。临殁,留下绝笔《示儿》作为遗嘱:“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是南宋最著名的爱国诗人。今沈园建有陆游纪念馆,展出大量手迹、照片、画幅、善本、托拓片、实物模型等,反映了陆游爱国忧民和作为一代文豪的辉煌成就。陆游抗金不能,报国无门,自喻"孤鹤哀鸣"。沈园据此建立了“孤鹤轩”。沈园还据陆游诗意,利用水面,开辟了一个景区:春波惊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