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久经红尘的心 已经沾染了俗世的气息

日期:2021-04-22 19:04: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24
捻指这一湖斜阳,静看半树离殇,沾染了薄凉色彩的秋光,把深情演绎的如此惆怅,清风在指尖曼舞,心也随之轻扬。于是,寻着你来时的足迹和过往又一次相遇,可叹岁月斑驳了季节,却抚不平雕刻在记忆里的怅惘。为什么会

捻指这一湖斜阳,静看半树离殇,沾染了薄凉色彩的秋光,把深情演绎的如此惆怅,清风在指尖曼舞,心也随之轻扬。于是,寻着你来时的足迹和过往又一次相遇,可叹岁月斑驳了季节,却抚不平雕刻在记忆里的怅惘。为什么会如此的凌乱,甚至记不起我当初的模样,手里捧着骄傲的孤单,那是从你的眼神里面摘下的柔软。我努力端详,希望陪伴我的不再是寂寥的誓言,有你的时光,即使沉默心也依然会发烫,我期待当阳光满城时,能收到你寄来的缕缕花香。

何须疑,我已在枝间绕过去绕过来?何须问,那盛放过的花儿是不是已气息微微。

但就在不知不觉中,“那树”已沾染了沉寂的灰色,高大的建筑物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寒冷的气温,刺骨的冽风,在迎转的气息中,已经很浅了,很淡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落脚点不在写景上,如果为写景而写景,那就俗了,俗不可耐!

还有人说没有欲望的人是不会做梦的。我却不是什么圣人,而是有着太多太多欲望的红尘俗人,即便有天真的看破红尘,也是不忍舍弃这红尘,因为这滚滚红尘中,还有一个你……

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一念一清净,一心一如来。情堕落红尘,如何走出紫陌缘尘,我虔诚问佛,何时渡我?佛笑:你心不清宁,红尘,你已跌落万丈。容你三生三世轮回,修的尘缘清净,逃出红尘情魔,再来渡你。于是,我三生三世轮回,奈何桥前,我拒喝孟婆汤,只为与你续这最后一世爱歌。

在这个季节,思念一个人,是相当艰难的,当我听到风声的时候,他们说,思念近了,那些熟悉的气息,渐渐的临近,上升气流,磅礴的卷过这一方大地,于是思念的人又远了,直到,雨水缓慢的降下来,而思念的气息,融入了整片盛夏,于是哪里都是你的气息。

像是久经大旱后的一场大雨。我仅是遗忘了做自己。

女儿心,像莲花一样美,一样圣洁。你给了我芬芳,又给了我美丽,让我步步莲花,不沾染尘世的一丝污垢。我生于尘世,静立于尘世,端庄,娴静,不惹一丝尘埃,女儿心,恣意的在心底绽放。

这久经红尘的心,已经沾染了俗世的气息,沉重的几近破碎。

经殿里香雾袅袅,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闻到你的气息,听见你唇边的温柔。

到底是深秋了,或者,自己到底是年岁大了,竟也挡不住徐徐吹来的秋风。夜幕下,抱紧有些寒意的身子,一声叹息,一丝抿嘴微笑,岁月,终是浸染了风霜的痕迹,春去秋来,季节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轮换,我的年岁也在不觉中向前涌动。有多久没在江边漫步了?有些习惯,会因俗世的一些事物来改变,或是纷乱了思绪。

半僧半俗 樱花之主 青灯黄卷 静卧于禅房花间 酒入愁肠 流连于歌楼巷馆 你辗转于丝丝情意 可红尘终究不是净土 你闲坐在古树庭院 可心却逍遥于天地之间 梦中西湖 泛起层层涟漪 你可知道 最深的寂静通向何方 做不了一世凡人 当不了绝情和尚 半僧半俗 樱花之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