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已经许久 每天看着铜钱草一点一点的长大

日期:2021-04-22 17:25: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55
待到夕阳西斜,百鸟归巢。我们每一个人的竹篓里或柴或草,已满满的,沉甸甸的了。汗水在我们的脸上肆意流淌,看着沉甸甸的劳动果实,用黑黑的手抹一把脸,我们一个个成了大花脸。天真无邪的笑声惊起一只在松树下熟睡

待到夕阳西斜,百鸟归巢。我们每一个人的竹篓里或柴或草,已满满的,沉甸甸的了。汗水在我们的脸上肆意流淌,看着沉甸甸的劳动果实,用黑黑的手抹一把脸,我们一个个成了大花脸。天真无邪的笑声惊起一只在松树下熟睡的野兔,箭一样奔逃。

许久以来,似乎有意无意地想被人忘却或者刻意地回避,为什么?也许因为内心的自傲;或者只是心底的世界已经圆满,不需有别的东西来加持;抑或是如高僧闭关一样,想修炼到令人仰望的高度,才可以出关。

每天脚步匆匆,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不厌其烦的穿梭着,看着路人面色凝重,步履沉重,这便是现如今的生活。

连绵的山峰丘壑在这里已经不是所谓的风景,而是无处不在的生活,自然界的生息在这里贫瘠而安然地活着。海拔低些的山窝水草丰茂,高寒的地方吝啬地长些低木短草。总是有牦牛的身影到处散落,他们的悠闲步伐华贵神态最好地诠释了这片高原最迷人的气质。

我们几个怀着梦想的年轻人,每天看着对面空置的闲房,充满期待和哀怨。天天带着恐惧回到房间,第二天拖着沉重的头离开。

一个在原地,一个在越来越远的远方,距离正在把恨变成牵挂或者思念,或者还有一点点期盼,怎么长大,这样也许会好一点,再见,第一恋爱的爱人,再见,我们的现在,我要在回忆里,再看看你的美。

坐在小路边的草梗上,仰望天空,深蓝色的天空飘着朵朵棉絮般的白云,太阳正向西方一点点的移去,已接近午后,我看着那山、那草、那花、那庄稼地,顿,很多儿时美好的往事浮现脑中。用手轻轻的抓起一片宽宽的草叶细瞧:可看到是米粒大小的小虫,静静的睡在上面,无论风儿吹叶子怎样摇摆,他竟不走下叶片,仍然在上面舒服的睡着。从草梗上站起来,拿起背包继续向家中走去。

但我还记得我们曾在这里哭泣,我们曾在这里欢笑,我们曾在这里拥抱,我们曾在这里双脚悬空享受微风。我们在黑夜里寻找回家的路。我们对着山的对面大喊爱恨。

一缕淡淡的幽香在屋内弥漫,窗台上的花盆中,一朵如铜钱般大小的黄色小花悄然绽放了,单瓣的。望望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看看窗内寂寞孤独的小花,这种强烈的对比令人惊喜,令人舒畅,更令人叹为观止。

曹孟德为此耿耿于怀,曾道出自己的心愿:“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二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憾!”两年后,果真耗费巨资建成了铜雀台,以其豪华壮丽广纳天下美女。曹孟德行伍出身,不想却生个文人情结。南望江南,既有一统之意,更有“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之心,但最终没能在铜雀台上与二乔对饮。文韬武略、雄盖天下的一代枭雄,未能抱得美人归,也只落得个终身遗憾,发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感叹。

你后悔么。 我不后悔。 回想过去,我不后悔。 我只是有一点点遗憾。 如果当时我再聪明一点,如果我再努力一点,或许现在我能更好一些。

说来也巧,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是我初中读书的学校的宿舍。看着熟悉的学校,看着熟悉的花、草、树木,看着熟悉的宿舍,那一刻,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