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现在奔跑在草原上 跑累了就躺在花草上

日期:2021-04-22 11:11:1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784
每次跑完环岛跑后,往往双脚又要痛上二、三个月。所以,刘翔受伤后的心情我是很能理解的。跑步于我,只是一个爱好;对刘翔来说,却几乎是全部。有着脚伤的时候,根本没法训练,即使能训练也没法上量;量一上去,脚就

每次跑完环岛跑后,往往双脚又要痛上二、三个月。所以,刘翔受伤后的心情我是很能理解的。跑步于我,只是一个爱好;对刘翔来说,却几乎是全部。有着脚伤的时候,根本没法训练,即使能训练也没法上量;量一上去,脚就会钻心地痛。而量不够的话,成绩根本就不可能提高,只会下滑。刘翔的脚,怕是找遍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没法完全治好的了。

过去美好时光只属于过去,而现在就可以静静回味,静静珍惜现在的一草一木,一秒一分。过好当下,过去如烟雨,过去似残阳,过去像东流之水,却是不再归来。奔跑在阳光下,静静而过的风飘过,流年逝水,烟雨画卷,梦幻而别。就如海子所说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许是这有爱的场景种进了心里,我对他们的这些花草格外钟情,有事没事,打那经过,总喜欢多逡巡几眼。时间久了,就自来熟了,自作多情地在内心深处,把这些花花草草视作自己的一部分。

我们住的香溪河岸就是这样。所以当时流传着这样的话:富奔口岸,穷奔高山。

当我老了,我希望回到故乡做一个牧羊人,养很多只羊。白天我在河岸放羊,割草,累了便躺在芳草上想睡就睡,想唱就唱。在云霞漫天的河岸,我挥鞭赶着羊群,带着夕阳与羊群一起归去。

我和一个朋友在这个山谷里留下过许多痕迹。我们春天在这里采摘过炝菜;夏天在这里谛听过蛙鸣;秋天在这里闻过稻香,冬天在这里看过农家的孩子用酒瓶盒子做的灯笼。那灯笼一直在我们的回忆里摇曳。现在,田埂消失了,农家的孩子也不会提着灯笼在这里奔跑了。

不是你躺在柔软舒适的席梦思上,也不是你高雅的端着红酒杯。

三十多年来,一直扎根在最偏远的山区,一直工作在教育教学第一线,一直没有中断过自身的业务学习。我是图名的,我不愿让别人瞧不起,我不愿服输;我也是图利的,我很想每月多一点收入,让我的家人把日子过得舒坦一点。然而,我更看重灵魂深处的那根底线,对每一得失的取舍总得要有充足的理由说服我的“心”啊。当初奔着“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美好的信仰而来,如果自己的灵魂也在尘世的纷扰中被玷污、被扭曲,有什么资格去堂而皇之的“塑造人类的灵魂”?进而又有什么资格当“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更不用说“高级”了。

于是,我每天都要到这个朗读房间小憩,就好象我躺在草原上,倾听百灵鸟的歌唱,心情舒畅的去感受自然,感受人间。

终于走出了沙漠,进入了四连的地界,马驼了两个人也累了。朱班长就对我说,你晚上就宿在四连吧,我先回去向连长汇报一下,否则他不会睡。

这么大的收获当然要告诉母亲,为真实可靠见,说自己见过拖拉机了,12马力改的,下面有两个轮子。母亲简单回答:“是吗?这么厉害”。不知过了多久,街上真的来了拖拉机。不过,感兴趣的已不是轮子问题,也不是12马力问题。而是追着拖拉机跑。追上了,双手攀着车厢边沿,两腿一曲,人就挂在了车厢上。到了后来,就是紧跑几步猛地一窜,双脚登在车厢底边,整个身体呈卷曲状悬挂在车厢外边,直到拖拉机要出街口时方才跳下来。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