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记忆如歌 清晰悠扬”

日期:2021-02-28 14:05: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24
忆你,小桥流水旧人家;忆你,亭台水榭歌别绪;忆你,曲琼细巷江南雨。寂寞的人太多,太多,寂寞的歌也越唱越火。风也是这般的落寞缠绵,那一首首凄婉的歌徘徊在脑海久久不愿散去,试着把记忆放进洗衣机,让时间慢慢

忆你,小桥流水旧人家;忆你,亭台水榭歌别绪;忆你,曲琼细巷江南雨。

寂寞的人太多,太多,寂寞的歌也越唱越火。风也是这般的落寞缠绵,那一首首凄婉的歌徘徊在脑海久久不愿散去,试着把记忆放进洗衣机,让时间慢慢去漂白…寂寞如歌,流淌成河…寂寞如花,结出毒果…寂寞如蛇,吞噬着快乐…,回望泪几层,惹相思绣成寂寞,萧萧不见月色迷离。

忍相忆,忆伊娇嗔处,最是晨昏交接,更那堪浮世声色皆如伊?发如夜云衣胜雪,两袖清清泪,一眸风与月。

(此时最想说的是:一篇文字的结束,对我来讲是一次心绪的交代,下一篇会写什么,不由我再去想象。尤其在美文如云的今天,会有多少人看我的唠叨?没有自信,可我做事就爱一根筋,坚持己见,再说多年的习惯已成自然,改不了了。)

夜深了,外面一片漆黑,虽然看不见雨的清晰轨迹,却能感受到雨的色调是橙色的。马路边,小区间,书桌前,都有不起眼的灯罩下橙色明亮的灯光。它便是雨的舞台,这灵动的橙色“探照灯”注目着雨的每一次表现,也记录了冬雨那独有倾斜温婉的华丽舞步与有力的节奏,是一支整体风格契于“华尔兹”的悠扬之舞,还是一段浪漫徐缓的徜徉“伦巴”,抑或是局部燃情的“卡卡”,挺腹足舞的“桑巴”?总之,舞不间断地跳着,于给人阳光的橙色调中尽情演绎着,我的心霎如同被午后暖暖的阳光照耀着,昏黄的橙光中,给人一种不停息的热情与希望。

2012年秋,我叫付忆凉,十年前,我叫夏晚歌。 我以付楚凡之姓,忆陆西凉之名,埋葬过往,奔赴异国。从那天起,我叫付忆凉。 如若,她不是夏晚歌,他不是陆西凉。会不会再次重拾故事,视为续述。

我们,总是难以抗拒,飘零,拾荒在过往长廊,街角巷口,哼唱着的旧歌曲。奔腾,像洪流,像烈酒,慢慢老去的时光里,沧桑,沉着,早已成了我们从过往走来的标记,印在发梢,刻在眉头。记忆如膏,黏上心脏,曾经如歌,高低闽迷。十年之前,不谙世事单纯如水,十年之后,容颜迟暮安详淡然。已在眼前的十年之约——学院再聚。

收到妈妈邮寄的“一份日报”是个周末,张家界三个字随即脑海缠绕,家乡之忆更是清晰如昨。擦了擦眼睛,我不顾一切地找到指导员,请求不去看“周末一场”的电影,想独自在集体宿舍里“写写画画”。出乎意料,指导员满口答应,压根儿没搬出部队统一组织,没有特殊情况不准请假的理由。

心素如简,人素如茶。做人如茶,煮出清雅,闻出悠雅,喝出淡雅,品出闲雅,对他人之过,不怨,不怒;对是非之事,不躁,不急;对所爱之物,不奢恋,不强求;对所有之物,不暴喜,不悲情。如此,就好。

如果说春是一曲浪漫多情的乐章,那么她悠扬亢奋的旋律就自始至终荡漾在人们的手指尖上。

有的声音很缓,悠扬如小提琴,音乐轻轻流出,如烟,如梦,袅袅升起,飞入净空……

你会问,美文可是用华丽的词澡堆砌而起的文章。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