⑤一条道路就那么窄 偏偏那么多小轿车要从这里经过

日期:2021-02-28 14:12: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70
编辑荐:语句通顺,句意流畅,言辞优美,叙写形象、生动、鲜明,语言表达能力较强。生命是不断的经过、经过、经过……寒雪颂冬梅,临春情独量。忆前几日,冬末降下两场雪,铺天盖地雪来至,我站在美幻的雪国,情思如

编辑荐:语句通顺,句意流畅,言辞优美,叙写形象、生动、鲜明,语言表达能力较强。生命是不断的经过、经过、经过……

寒雪颂冬梅,临春情独量。忆前几日,冬末降下两场雪,铺天盖地雪来至,我站在美幻的雪国,情思如那细微而纷杂叹惊的砂雪,流转于身上,软化在心坎。望那洁雪中,傲然挺拔的倩影,已成一副水墨画,抑或一张标新立异的素描,存活于城市,耐得墨染世俗,不苟于生。偏偏却落得金属围绕的田地,不可自知。

此时,我更羡慕从这里走出去的大家苏轼,他可以与朋友月夜荡舟江上,把酒临风,共享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何等潇洒!

没有那么多的时日许我们说那些浸渍的时光,在素日里用最平实的言语一起追溯最美的想象。没有那么多的空间容我们一起描绘那些理想化的世界,在习惯的问候里会心的简短的语句代表最真的思念。

有人说,西双版纳,是梦开始的地方,那么,让我的梦,从这里出发吧!

这条路并不是她上学的必经之路,可是她每天都要从这里走过,上午两次,下午两次。所以,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不上网,不看书,就能够看见她在窗外飘来飘去。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也像一只轻盈的蜻蜓。我想她的前世,不是一只蜻蜓,就是一只蝴蝶,从庄子的梦里一直飞到了我、甚至更多人的梦里。用美来装饰着我或者别人的梦境。

后来我没挣过她,其实,我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跟着她走进了那条又窄又阴的小胡同。刚走进没几步,一个狗那么大小的东西,飞一样从我身边蹿过去,我惊得大叫:有鬼。朋友扑过来捂住我的嘴低声命令:“别出声,它听到你的喊叫会返回来咬你。”她的声音颤悠悠的飘在空中,好像不是人说的话。

岸边绿竹成林,细窄的叶在风中翻飞着,发出簌簌的音符。假如风再大一些,竹子会被吹得凌乱摇晃,像是要断裂般吱呀作响。

一到春天,勒杜鹃花就遍地开放。上班的道路两旁,种了两排勒杜鹃花,顺着道路延伸,没人知道它的尽头在哪,只要你在道路上行走,总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它们被辛勤的园丁修剪成可爱的球形,粉紫色的花朵点缀其中,真好看。

记不清是多少次来到这条河边,从我初次见到它到现在已经有四十年,那时我还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当我用尽心血投入它的怀抱时已成青年,也就是说,我在被它大半包围和养育的这座城市已生活了三十年。三十年,几乎每天都要从这条河上穿越或从它的岸边行走。上大学时是步行,工作时的早期是自行车,中期是摩托车,现在是小轿车。这条河在城东和城南包围了大半个我所居住的城市,甚至它的北面和西面也被它的支流包围。过去我住在河南,早上要从南向北,傍晚再从北向南。现在我住在城东,紧靠河水,可以说每天晚上我都是枕着水声和风语入睡。

这里曾经是一条十分热闹的土路,路面也还算宽敞。因为这里是去县城的必经之路,所以道路的两旁聚集了有摆摊算卦的、卖菜的等等各种小摊小贩,好不热闹。这条土路上也留下了我儿时的精彩美妙故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