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形状在无数重的想象里更迭着

日期:2021-02-28 09:25: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40
历史的风在吹,宣纸被风吹成了千丝万缕的形状。《旧校园》把房屋还给房屋。宿舍,新的褪去旧的耸立。让粉墨一点点重新落场。新鲜的笑脸和花回到泥土沉默的根茎离去多时了,你老操场最泥泞的地方你此刻的海边飞翔你将

历史的风在吹,宣纸被风吹成了千丝万缕的形状。

《旧校园》

把房屋还给房屋。宿舍,新的褪去旧的耸立。让粉墨

一点点重新落场。

新鲜的笑脸和花回到泥土沉默的根茎

离去多时了,你老操场最泥泞的地方

你此刻的海边飞翔

你将来枯萎的衰老的肉身我很是喜欢。我可以在许多梧桐树身

寻觅你旧模样。

灿烂的笑的悲伤。

你光亮带给我黑暗

你黑发,每一丝都在它妥帖的位置

待那海风吹乱海水拍击礁石和你白衬衫。

就在那座忘柯的山,我看完一盘悠长棋局,无计

结草衔环

就须发张扬,作草寇形状

就端坐此山,心怀汪洋。

深秋嫩绿的垂柳,冬日里微醺的阳光,这个小城在日夜不停的昼夜更迭中渐渐的变得深绿和炙热,天空逐渐变得晴朗,街上由的行人渐增,站前广场在黄昏时分又传来了听了一个夏日的广场舞歌曲,好像所有东西又复活了,广场上扭着腰身的大妈好像也变得格外的苗条,近在眼前的12月也变成了去年,原来已经是今年了呢,原来是春天来了呢。

等到了小篆和现代文字,这个“大”字就和人的形状渐行渐远,一时让人想不起命名它时的初心,不那么相似了。

惯于

在哑默中

温柔地围困

惯于

以梅花的形状

鹅毛的姿态

和,赊来的月色

一统江山

2018.11.15

曾几何时,也会梦想着成为鲁迅或者高尔基、雨果那样的大文豪,为了纯粹的文字而创作,为了发表自己的主张或者传播自己的思想而创作。也曾徜徉在文字的海洋,过着诗意般的生活。

除了颜色各异外,形状也不一样。有的是心形,有的是小熊的形状,有的是巴掌的形状,还有月亮的形状,甚至还有的流星是人形的……每颗流星都有自己的独特形状。

多少次提笔,想为你画一幅只属于你的文字天空,可始终没有勇气。我怕我的拙笔勾勒不出你藏在我心底的形状。如今,身处异乡的我,时时刻刻追寻着你的模样,你的一言一行,此刻在我脑海里是那么可贵。我还记得,那是我从武汉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你和爸洋溢的幸福笑容像是与生俱来一般,在脸上绽放着。

快一年不曾见面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在梦中惊醒,无数个晚上你们的身影,你们的笑容,你们的声音在我梦中徘徊,久久不能离去;无数个夜晚,因为分离,我从梦中惊醒;无数个夜晚,因为你们的快乐,我从梦中笑醒;无数个夜昨,眼泪侵湿了半边枕巾……

无怨无悔的,在脑海里,在文字中,旖旎盘旋。

进入四月,春真的来了,水清了,草绿了,却仍然没有顾及那个空巢的主人有没有回来修葺它们旧时的家。这春似乎只因自然的规律,“该来”便来了。季节的更迭里,从不管有多少伤春的女子和悲秋的男子,任他们如何的幽怨哀痛,悲怆愤慨,对这些,春视而不见,秋,也熟视无睹。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