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回来了 怎么那么晚呀”

日期:2021-02-27 18:58: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48
这时奶奶骑着三轮车从田间劳动回来了。二妞迎上去,奶声奶气地叫道:“奶奶,你回来了。”奶奶一边笑眯眯答应着,一边从三轮车里拎出一袋苹果。“快拿一个,给你爸削皮。”“噢,吃苹果了!爸爸,你快来呀……”二妞

这时奶奶骑着三轮车从田间劳动回来了。二妞迎上去,奶声奶气地叫道:“奶奶,你回来了。”奶奶一边笑眯眯答应着,一边从三轮车里拎出一袋苹果。“快拿一个,给你爸削皮。”“噢,吃苹果了!爸爸,你快来呀……”二妞吃力地拎着那袋苹果不放,小脸涨得通红,真是个贪吃鬼。我赶忙接了过来。

现在,我对那些迟开的花已不那么惋惜了,因为它以后每年都是这样。对老屋旁那棵小树的喜爱丝毫不亚于当初,它不仅有刚劲的枝干,有翠绿的叶片,它还能开出团团簇簇洁白的花,尽管它比其他的花开的晚了一些,没有人规定“美花”就不能“晚开”呀。

你懂那么多的道理,你怎么不能挣钱啊。别给我说那么多的道理,

此时,他已经泪流满面,雪花也落下来了,他也从回忆中回来了。

花都已经开好了,你可以沿着这小路,一边赏花,一边慢慢回来了。

我上了一年级的时候,学习了竖式,我才知道,原来这是竖式,不是什么暗语呀!我想:“虽然是竖式,可是乘法的怎么算?,乘法的两位数怎么算?小数怎么算?这个人真厉害呀!竟然会那么多。”我看了看,竖式的结果是414.8。结果都是小数呀!

图片发自简书appnnn腹裹经纶溢满横流n诗人包围了世界n洋洋得意n洒洒脱脱n仿佛垄断全球诗歌n证书烫金n名字响n庄严的文字抛弃羞涩n却戏弄诗歌和诗人n驾雾腾云n装模作样n在英特尔时代高涨n烟花意境n蔓延成海n让诗歌更辉煌nh2o

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终于来了,令我魂牵梦绕的江南水乡。

然发现我回来了,兴奋地张开双臂奔跑着迎向我。边跑边不停地喊着:“爸爸

晚上,爸爸下班回来时给我带回来了好几只黑色水笔,

不知过了多久,蚂蚁从窗子里出来,藤问,你回来了,怎么不见蝉和老鼠回来?

跳,跳,跳;摇,摇,摇,它们与太阳,媲美着美艳,红红的斑斓,蓝蓝的苍穹,黄黄的耀眼,绿绿的碧澄…....随薄雾轻纱,浮动着斑驳陆离色彩,将秋的醉人画卷,写意出一幅幅美丽,恣任赏析娇艳。

如果不是他们在,我怎么可能那么潇洒地就浪了大半个月,去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在,我怎么可能那么大胆就背个包找个工作都要找一个多月,挑了捡,捡了挑,最后还不满意?

想起母亲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伤痛,因为失去的再也找不回来了。

清冽的鸥鸣,你是否在对我说,我的女儿啊,是你回来了吗?

浅谈季风近作

——多种艺术手法的应用创设不一样的诗歌意境

认识季风是从他的诗歌开始的。记得“中诗网签约作家群”刚建好,一种新鲜而陌生的感觉在我心中氤氲。忽然就读到那么多好诗,特别是季风的诗给我带来的审美感动和视觉冲击,让我找到一种全新的体验。仿佛在诗歌的万花丛中,一簇不一样的花朵,它卓尔不群的美一下子抓住我的眼睛,打动我的心灵。

那次他在中诗网发了六首诗,我记得最清的是《过年贴》和《 两棵枣树的纠缠》。“这个时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春贴上红,再给红摁上一对喜鹊的翅/让它飞到你我的脸上”(《过年贴》)在这几句诗里,诗人化无形为有形,把抽象的春比喻为实体的门,把象征过年的红贴在春的门上,整句诗没有直接说过年,但是读者已从他创设的意境中和他得心应手所应用的借代修辞手法里,获得过年的心灵感受和视觉美感。“再给红摁上喜鹊的翅”,我们知道“喜鹊”是春的象征,无论是中国传统的年画还是古典诗词里,喜鹊和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句俗语说“喜鹊报春”。诗人展开想象、别出心裁把无形的红嫁接上喜鹊的翅膀,让红像鸟一样飞到千家万户。诗人的大胆创新让读者抛弃庸常思维的禁锢获得心灵的解放,把读者带到一个全新的审美高度。季风的诗惯常使用多种艺术手法的并举和交融,让读者获得不一样的诗歌旅行。

季风的一首写父亲和他的诗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全诗象征手法的应用本就很有特色,而某些句子的出奇制胜更是让人吃惊不小。“有些事隐藏久了,枣树的关节炎便会发作/一瘸一拐的长成父亲痛苦的模样”(《 两棵枣树的纠缠》)。枣树发作关节炎,其实是说父亲犯了关节炎,“一拐一瘸”是形容父亲犯病后走路的姿势,奇妙的是诗人在这短短的两句诗里就把拟人、倒装、化虚为实等多种修辞与表现手法有机结合,创设出与众不同的诗歌范式。季风在停笔多年后,再出诗坛,驾轻就熟地将诗歌的马车跑成不一样的风景,这是难能可贵的。记得那天读到他的诗歌后,对他的名字还很陌生的我毫不犹豫地立刻转发,这对我来说也是很少有的事情。

季风的诗歌除了艺术手法的娴熟外,更为可贵的是他诗歌所体现的文以载道的强烈责任意识。他的每首诗里都有现实的影子。他的诗歌就如一面光洁、明亮的镜子映照出人间和百姓的疾苦。《季庵村》对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关心,《赞美土豆》对默默无闻、踏实奉献的乡村干部的赞颂,《老冯家脱贫了》对穷困农民的同情以及对他们在党的政策的扶持下脱贫的喜悦等都进行了精准地描述。他的诗里充溢着满满的正能量,作品贴近现实生活,在看似平静的叙述中蕴含着深厚的家国情怀。很多本无诗意落满风尘的现实庸常在他匠心独运的诗歌创新里获得不一样的审美沐浴。

咱们再来看看季风的近作《周庄九拍:用石头和水痕辨认出乡愁的刻度》。初次读到他的这首大气磅礴的诗时,我被深深地震撼了。我如饥似渴地读了一遍又一遍,每读一遍就能在字里行间找到新的惊喜。这么一首创新性极强在季节的河流里具有夏天的绿般浓浓的化不开的乡愁情结的诗歌,像一曲低回婉转、余音绕梁的箜篌,给读者带来“如食哀家梨”的欣慰。自古以来写乡愁题材的诗歌很多,比如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杜甫的《月夜忆舍弟》、王湾的《次北固山下》、余光中的《乡愁》等。而季风的这首乡愁诗给读者带来的审美愉悦和阅读体验是全新的。

“河流在他的脸上蜿蜒/仿佛一团渐次舒展的皮尺/周庄被它丈量”,此诗的前几句就如一篇文章的悬念把读者牢牢地吸引了。“河流”怎么在一个人的脸上流淌呢?诗人大胆想象把世间不可能的事情移植在他的诗歌里栽培,结出炫目的花朵,照亮读者的心灵。接下来,又把周庄的河流比喻为可以舒展的皮尺,形象贴切的比喻,把读者带到水绕镇走的一个美丽如画的水乡境界中。“敲打周庄石头和水的骨骼/每一句声响,似侬语在皮肤上结出的痂”,这是本诗第二节的前两句诗,诗人选取周庄的石头这个具有代表性的特征引出乡愁,这是诗人的心灵慧眼之所在,在这里不必细说,最让读者吃惊的是“水的骨骼”这一句。在大多的文学作品中把水赋予阴柔之美,比如“似水柔情”,“女人似水”,这些词语都是水的柔美的外化。而季风独辟新径让水具有骨头。这就让读者在阅读中获得审美的猎奇。我们知道水是周庄的灵魂,诗人说水具有骨头,还隐喻了周庄的精神是一种坚强的硬骨头,这里就把周庄拟人化了。在季风的诗里多种修辞手法的连环应用已成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让读者目不暇接。

“侬语在皮肤上结出的痂”,这一句直接点出乡愁的形体“痂”。乡愁看不到摸不着,诗人化无形为有形,化虚为实,赋予乡愁一形体,而且这个形体是结在脸上的痂,一目了然,无法隐藏,含有刺痛。诗人没有直接说出“乡愁”,而他创设的意境让读者不自觉地走进乡愁的氛围里,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那年秋天在周庄,他的心在半夜跑出身体/一蹦一跳的,一会儿蹲在那张民国八仙桌上吃酒/一会儿跑到戏台上翻动册页唱昆曲”,这几句诗让读者管中窥豹看到季风诗歌语言的活泼灵动,充满童趣。读者可以想象到诗人虽然是成年人但是他仍有一颗儿童般纯洁的初心。他的心即使在夜深人静、肉身熟睡时仍然无眠,它蹦蹦跳跳地翻看故乡的历史。这里没有直接抒怀,却因为侧面描写传神细致,淋漓尽致地烘托出对故乡的热爱之情。

由于篇幅有限,我不便对季风这首诗歌的每一句进行赏析,只抽出几句,让读者和我一起领略季风诗歌的妙处。总之季风在封笔多年再出诗坛短短的时间里将他的诗歌艺术发扬广大并提升到一个有目共睹的高度,在这里除了称赞他的勤奋付出外,也为他甘愿为诗歌做嫁衣的精神点赞。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季风近年主持了《中国诗人》微刊栏目,每周定期推出全国优秀诗歌,由于他对诗歌的执著和热爱,由于他选稿的认真细致,只看稿不看人,他的栏目倍受诗人们的欢迎,栏目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在这里祝愿季风在诗歌的王国里大鹏展翅,越飞越高!

2018.9.28完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