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清早起来 地面仍然干裂

日期:2021-02-23 18:32: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39
今天是2013的第一天,一早起来,发现阳光自窗外照进房间,温暖而明媚,真是又一个暖冬。心情便宁静安详起来,不禁轻轻地感叹,活着真好。风呼呼的从窗前吹过,大清早起来和父母在菜园子里开始忙碌。蒜瓣一瓣瓣的

今天是2013的第一天,一早起来,发现阳光自窗外照进房间,温暖而明媚,真是又一个暖冬。心情便宁静安详起来,不禁轻轻地感叹,活着真好。

风呼呼的从窗前吹过,大清早起来和父母在菜园子里开始忙碌。蒜瓣一瓣瓣的插进泥土里,然后弟弟挑粪土来铺上一层,算是完事。几个小时蹲在田间,重复蹲下、起来、或趴着、或半跪,四五个小时下来,腰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手指头抓着蒜瓣往土里插,一个小时就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的裂口,回家裹上一层胶带,算是减缓了这份刺痛。

家乡的果树,每株身上都有伤痕,那些伤口特象母亲冬天手上的伤口,伤口边是黑色的。树用腊八饭疗伤,母亲的手却没有疗伤的。直到姐长大嫁人后,第一个冬季回来看望我们,给母亲了一盒擦手的贝壳油。那东西极好,姐给母亲手上擦了,干裂的手背和伤口一下就变软了,油油的。

多年来,水库干枯,水井见底,土地干裂,空气浑浊,老百姓只有靠天吃饭,在民间曾用祈雨的迷信方法,求神降雨,是多么渴望丰收的愿望实现。

记忆中除了忙碌就是劳累,其他的涛声依旧。我依旧没有过上“一盏青灯一卷书,窗前案头茶一壶”的理想生活。我还是没能实现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去往西藏看天的湛蓝高远、宁静祥和,去看大草原的辽阔广袤、生机盎然。我仍然在拿着微薄的薪水干着操碎心的工作。如果此时你还要跟我谈诗和远方,那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

地铁停了,我醒了,从回忆里面醒了,记忆带给的一切,是美,似幻。光阴仍然,如冬季北京的大风,干干的,不带一丝柔情;你我是一颗种子,风儿让我们在里面成长,尽管里面没有养分,但是里面有我们的历练……也许是孤单胜寂寞,更也许是形单影更之,泪水从记忆流到心里,但眼睛去是干干的……不要哭泣,不要埋怨,整理行囊明天等着我们;把明天变成更美好的回忆……

清早起来,院子里多了一痕绿,那些芽苞不知啥时候葱茏一片,原来流年已乱浮生,只是那么不经意,就被完成,忽略的是风景,浪费的是心情。嘿嘿!我依然是我,只是迷恋了一个纠结的藤蔓,是否可以瓜熟蒂落,于我已经不再重要,轻松的梦才是温柔的晴。命里如何落子,无须思索,老天不会亏欠我一生。人生是一场燃放的烟火,不想去求佛,如果锦书难托,那一定要记得:自己曾爱过,不计失与得……

眼儿媚  雾

清早行车慢悠悠,阴翳掩明眸。团团迷漫,层层水汽,犹驾深幽。

神坛拜祭东风舞,霾雾定全收。清明世界,翦除妖孽,扫荡魔头。

曾经山野间,几人一点水,却仍然谈笑自若,笑声可震天地。而今美酒在侧,“你敬我干”却满满的都是人情,都是目的。

多年过去,不知道那里是否仍然拒绝受到大城市都会面临的污染,也不知天空是否仍然蓝白相间美如画,不知我的母校是不是变得更美好了?

回想七十年前,国家初缔,民业凋零,百废俱兴。八十年代初,邓小平改革开放 ,让国民看见了国家兴盛的希望。

中原回望烽烟逝,满地腥干已止戈。

离乱民生合凋敝,初平国事苦相磨。

车驱西域扬黄土,舟下吴江泛绿波。

七十年来风貌改,人间岂是旧山河?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