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荐:三月灯笼坐人间 桃红梨白枝吹暧

日期:2021-02-02 07:48: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63
三月的天空深邃而湛蓝,三月的小草活泼而可爱,三月的溪流快乐而奔放,三月的阳光温暖而和煦,三月的小雨晶莹而剔透……三月一个让我幸福审视自己的季节,三月也是让我情不自禁陶醉的季节 .冬日,太阳早早的下了山

三月的天空深邃而湛蓝,三月的小草活泼而可爱,三月的溪流快乐而奔放,三月的阳光温暖而和煦,三月的小雨晶莹而剔透……三月一个让我幸福审视自己的季节,三月也是让我情不自禁陶醉的季节 .

冬日,太阳早早的下了山,四周只有暧暧的路灯氤氲着放着光,抬头仰望,一株一株的树木交错在一起,仿佛如仙境,不似人间的嘈杂,我又开始了思考,那两棵树的枝干交错在一起,彼此守望着,那是什么?是爱情,是友情。那枝与干之间的坚不可摧又是什么?是亲情,原本不属于尘世间的事物却体现了我们生命中最朴实也是最真挚的情感与规律。只是我们在尘世中一直没有发现罢了,在这里,在这个安静的使我的灵魂都沉淀的路上,我明白了这些。

二月的风,二月的柳,美不胜收。由不得你不心广神怡,浮想联翩。此时,我想的最多的是诗人笔下的柳:“两个黄鹂鸣翠柳”,“羌笛何须怨杨柳”,“吹面不寒杨柳风”,“客舍青青柳色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千古流传的诗,哪枝柳不是最撩人心。风韵鲜活?

我和一个朋友在这个山谷里留下过许多痕迹。我们春天在这里采摘过炝菜;夏天在这里谛听过蛙鸣;秋天在这里闻过稻香,冬天在这里看过农家的孩子用酒瓶盒子做的灯笼。那灯笼一直在我们的回忆里摇曳。现在,田埂消失了,农家的孩子也不会提着灯笼在这里奔跑了。

三月天是要等得一场及时雨了,刷尽那些笼罩在山脉与天空之间阴霾的尘埃,三月天是要等得一刻心灵的洗刷了,那些尘缘未落的思慕能否统统过去,而三月里小雨还是迟迟未落下来,似一那个高高挂着的心再也放不下来。

农历十月,深秋的脚步渐行渐远,初冬的脚步姗姗来临,凛冽彻骨的寒风鼓着腮帮子拼命地吹。只是一瞬间,吹尽了枯叶,吹冷了天空,吹白了雪花,吹红了橘子。

除去我,此间无奈的还有风雨草木,蝉蛙虫鸣。风起之际,风如何知道该在何时,从倚红偎翠的绵软,加入缕缕清吹,直到有一天变成明晰的繁霜意味。飘雨之时,雨又如何知道,该从何时停下浮萍之上的逗戏,而转入凉意潇潇,落在人的身上,须得逼寒入骨。抱枝而歌的蝉们,叫落几回斜阳,才能等到西风助吟,清月孤听,更莫提那终有一日的水沉蛙散,寒阶集蛩。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枝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那花是圆圆的,像穿着舞裙的小姑娘,一瓣一瓣簇拥着,挤着嚷着,笑语盈盈,争着窥视人间的春色。有的如昂首高歌,有的如低眉轻吟;有的羞答答半开半合,有的静悄悄心扉坦荡。白的,如细瓷,透着一点青;粉的,如凝脂,含着几份白。乍开如婴儿的脸,粉嘟嘟的,红里透白;开得早的,略显慵懒,颜色渐淡,如处子的面,白里泛粉。

咏雪中梅 文 孙根超 雪怕惊魂刻意轻,幽园红白自分明。冰晶蕊里藏春色,冷月光中酝暖情。遥寄芳踪三寸语,已调碧绿半帘成。何来翠鸟玉枝堕,引颈为君鸣一声。 临屏步梅庐次楚兄韵咏霜【新韵】文 孙根超夜残河柳透心涼,寒气教人愁断腸。放眼远方疑月色,回眸无处觅花芳。幻成轻雪窗前洒,拟作薄情尘世揚。吾已邀同红叶老,君飞头上又何妨。 咏雪二首【新韵】文 孙根超千里江河流水冻,一堤杨柳鬓霜飞。漫天白絮翩翩舞,遍地狂风猎猎吹。梨梦迎春描素蕊,山魂忆月吐银辉。神州无限隆冬意,欲解严寒可问梅。素裹银妆天地间,江河凝固定波澜。白精灵跳羽衣舞,轻絮绒堆冰玉山。几点红梅香冷艳,一棵翠柏绿严寒。夜来皓月羞无色,梦里清魂敷粉颜。

延伸 · 推荐

编辑荐:三月的阳光 温和却不甚热烈

炊烟很浓很烈地涂抹于我们的视线的深处。这三月花开,已是春风融融诗意曼妙,每一个日子都恰如婴儿的脸一般珠圆玉蕴,昨天还刚刚芽孢初绽,今早看去却已是桃红柳绿花开娇艳。若把一丝心事让惆怅锁黯,却也真的辜负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