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我们是小孩子 是他们守护着我们

日期:2021-01-13 10:46:0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54
东边安徽,他们的大队部离我们也就只有二三里路。安徽亳州是全国四大中药材市场之一。他们那里会重一些中药材的。记得有一次,是秋天的一个夜晚,那是一个很好的月圆之夜,我们正在大场(打麦场)里玩,听到远处有发

东边安徽,他们的大队部离我们也就只有二三里路。安徽亳州是全国四大中药材市场之一。他们那里会重一些中药材的。记得有一次,是秋天的一个夜晚,那是一个很好的月圆之夜,我们正在大场(打麦场)里玩,听到远处有发电机的响声,就知道是在演电影的。于是就有人提议去看电影,那月亮的光明亮得能看见书上的字,只有月亮高高的挂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云也没风星星也害羞似的不敢出来了。我们高高兴兴的一路飞奔着向着那演电影的大队部,可跑到我们以为演电影的地方。不是这里,夜里声音传播的远,离这里还有三里多路,有人问:“可去了?”“去,!”大家又异口同声的说,如果不去就这样回家,不是白跑了这么多的路吗?于是继续向前跑去,等跑到演电影的地方,远远的就听见:“为了新中国的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我们就知道电影演的是《英雄儿女》,那是王成手拿爆破筒站在高地上。就知道看不多大会儿电影该演完了。许多电影我们不是只看过一遍了,有的都会背下来了,都是看了好几遍的了,只要演还看。这就是小孩子的执着,小孩子的可爱,小孩子的天真,也许是没有更多娱乐的可玩有关吧!

他们都说我像小孩子,看到明星那么激动,都这么老的人了。好像我真的是那样子。

他们都是我值得用生命去守护的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不会忘记他们对我的每一分守候,并用一切去守候我所爱的每一个人。

给人一丝寒意,又或化作一个暗影,让人心惊胆战的速速离去。他们所守护的,仅仅是那一片被人们所破坏的安静,或化作一个个披头散发的厉鬼,向那些破坏他们生活的人索命去。

生活中有太多的像麦冬的那样品性的人,他们没有太多的社会的赞美,不会拥有特备的景致,却温暖着这个社会的冬天,守护着荒凉的绿色。他们拥有着精英者的综合素养。悲天怜物情怀。但却只是在不同平凡的工作岗位吧了!

医生型满后便丢了卫生院的公职,几年后卫生院也不景气了,K也辞去了公职,和医生一起开了一间诊所。我有一次回家,和妻子一起还去过那间诊所。由于医生做过输精管结扎手术,K婚后几年一直都没有小孩的,后来回家听说K有了一个儿子,说是医生到上海去做了输精管疏通手术,也有说K的小孩不是医生的,是我们读初中时曾代过我们课的某某老师的。

就像是两个三岁小孩子,在一起玩,相互间用一根麦草和一颗玻璃球交换。也许有玻璃球的孩子喜欢麦草,要用它做哨子吹。而拥有麦草的孩子恰恰需要一颗玻璃球,用来做他泥娃娃的眼睛。进行交换,相互之间能够达到娱乐目的,也很符合小孩子的天性。

大门是我们每天出入的必经之门,每天早晨打开大门的同时,表明新的一天而忙碌的开始,直到晚上关上大门的同时,表明今天的匆忙时光将要结束;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反反复复的过去,而大门每天默默无闻地守护着我们平静而温馨的家园!

还未走出乡村求学的我,在除夕傍晚的时候,最喜欢和哥哥搬个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听着家乡那辞旧迎新的爆竹声,有远的,有近的,有时候还有自己头脑中想象中的各式各样爆竹的爆炸声。那时农村还没有大型烟花,小孩子过年过节玩的呲花(一种小孩子玩的烟花)是最常见的。这种只有过年过节才能玩的玩具,在小孩子的心目中是很珍贵的,一旦拥有、就会把它们藏的严严实实的、绝不肯提前让它们露面。特别是过年那天,小孩子是不会在吃年夜饭前把自己藏的呲花拿出来的。所以,在年夜饭开始之前,把自己收藏的呲花点燃后发出的那耀眼的火花、声响,与大人们点燃爆竹那炸响的火光、声响融成一片,就成了孩子们最喜欢欣赏的美景。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