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脊轩志》的结尾就提到庭院里的一棵枇杷树:庭有枇杷树

日期:2021-01-12 09:39: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04
每每看到这样子,或者下一集老不出来的,我真的都想去帮他写个结尾。一年又一年,枇杷叶落了满村,然而却再也不见佝偻着身体拣叶子的那个身影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枇杷树有情感,它会想念那位经常走到它身边,蹲在

每每看到这样子,或者下一集老不出来的,我真的都想去帮他写个结尾。

一年又一年,枇杷叶落了满村,然而却再也不见佝偻着身体拣叶子的那个身影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枇杷树有情感,它会想念那位经常走到它身边,蹲在树底下沉默着捡叶子的身影吗?如果枇杷树会说话,它会不会询问为什么再也见不到那位老人的身影?枇杷树会落寞,会孤单吗?

细啜着在这深山里生长,吸收了无尽天地灵气的枇杷,我心里却无比想念我的家乡,家乡那载满童年记忆的枇杷树。

沿途,厂区路边参天的松树,正缓步的向我走来,又一棵接着一棵的离我而去。

总是喜欢独自一个人,一盏茶,一本书,坐在幽静的庭院中,庭院深深,却种满了树。一棵苍翠繁茂的无花果,还有两棵枣树,几株香椿。那一棵棵葱郁青翠的树干,像一只只硕大的遮阳伞,暖暖的阳光倾洒在碧绿的叶片上,闪烁着金光。透过浓密的缝隙,摇曳着一地斑驳的疏影。一盆青翠欲滴的文竹,崭露着新枝嫩芽,孕育着生命的活力,充盈着勃勃向上的生机,令人心生欢喜。

结尾写到:景点票价:六十元/人。

村里种了很多新的果树苗,枇杷树很少再被人问津,它们渐渐成了被人遗忘的存在,没有人再给枇杷树施肥,从此以后枇杷树们只能自给自足。那个老人也是如此。

嘘!别声张!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外面的天色暗下来了。抬头发现地面被什么东西打湿了。洒水车没来呀?雨啊!我冷不丁反应过来,扔下笔,跑出去,真的是下雨了!我按捺住高兴,别声张!让它下吧!重新坐回桌前,电扇呼呼的吹着,好像也没有那么的热了!美美的写一个雨神的结尾。慢着!地面怎么干了?走出去看看,雨呢?太阳咋又钻出来了?我长叹一口气,这雨啊,真是贵如油啊!岂止是油,雨贵如金啊!看看周围邻居,都午睡呢!一个人嘻笑着又坐回桌前。咋结尾呢?嗨!就写出心里最想问的那句话呗:雨,会不会来?

说枇杷,道枇杷,枇杷这一形象早在我国古代就充满了浪漫气息,昔日元稹和薛涛的爱恋即在种满枇杷的庭院里氤氲生发。说来,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枇杷,是极为常见的意象。金黄色的枇杷果是繁盛辉煌的代表,而因其枝叶浓郁且色呈墨绿,若以植株的形态出现,则会增添悲伤阴郁的气息。归有光有写过这样一句令人动容的深情告白:"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施耐庵大叔是极重这位“花和尚”的,在一百十九回安排鲁智深坐化浙江,此处神来之笔,不止一次感得我热泪欲出,心中真的有一种强烈的震撼,这里借径山大慧禅师的法语作一结尾:

趁着还有几分酒意,就来低调点个人性化的结尾:

在历代诗词中,言志的少,言情的多,因此,言志的成不了诗的主流,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这几年,媒体上经常有煤老板黑心致矿难、煤老板土豪奢侈嫁女、煤老板女儿拖一麻袋钱逛车市之类的新闻。让大家一提到煤老板,就感觉是一个贬义词,好像煤老板都是暴发户,都是为富不仁,欺良霸善,都是没有良知没有良心粗俗之人,就知道用钱砸人。

延伸 · 推荐

晚上回来后 他住到中间卧室

住到镇上后,庭院里栽有一棵枇杷树和一棵桂花树,院子外也栽有桂花、茶花、月季,还有洁白的栀子花。春天和夏天,红的茶花和月季还有白的桅子花竞相盛开,惹得邻居驻足凝视,抑或摘上几朵桅子花拿回家,让清香溢满房...

这次同栽一棵树 共献一片绿的励志林《樱花园》植树活动

住到镇上后,庭院里栽有一棵枇杷树和一棵桂花树,院子外也栽有桂花、茶花、月季,还有洁白的栀子花。春天和夏天,红的茶花和月季还有白的桅子花竞相盛开,惹得邻居驻足凝视,抑或摘上几朵桅子花拿回家,让清香溢满房...

我家门前有一棵很大的枣树 它可是我们小时候的救命树

“古有枇杷树,植于庭院”,我家的院子里是没有枇杷的,倒是有几棵早在几年前植的一棵枣树,一棵葡萄树,就在上文中我进庭院的时候也依然提到了。听我父亲说,枣树去年结了不少,但相比往年还是少了点,葡萄树由于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