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在不知不觉中来临了 树上的叶子渐渐黄了

日期:2021-01-09 14:32: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710
可怜那株在秋风里摇头晃脑的瘪谷,到了秋天还不知道自己追求了什么?失落了什么?依旧趾高气扬地说:“反正都斗不过秋霜,低什么头,结什么着真的果,不如乐一回轻松快活。”我弟读了大概两年以后,我妈打了个电话给

可怜那株在秋风里摇头晃脑的瘪谷,到了秋天还不知道自己追求了什么?失落了什么?依旧趾高气扬地说:“反正都斗不过秋霜,低什么头,结什么着真的果,不如乐一回轻松快活。”

我弟读了大概两年以后,我妈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他不想读了,听说头发也全部染黄了。怎么劝也不听,叫我赶紧打电话给他。

时间悄声无息的流逝,泉水经久不衰的流淌,树上的年轮不知不觉中已增加好几圈。

风渐渐的冷了,清晨的声音在轻柔了,我站在庭院里,一片树叶儿从眼前飘落,半黄的叶儿,第二片叶儿,第三片叶儿,,,黄了,落下,随着清晨的风,凉凉的,挨着我的脸颊,飞舞着,如蝴蝶,不肯离开那哺乳它一年的母亲。我终于意识到,秋天真的来了,不以人意志转移的,坚决的,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来了,来了。

树上的叶儿飒飒作响,似不甘心坠落,晃着,挣扎着,却逃不过命运的轮回。腾飞,旋转,落下。是不是我也逃不过命运的作弄?

一个白天过去了,一个黑夜要来临了,你只需在心里默念着夕阳、落霞、倦鸟这几个词,便会感觉出一点点的伤感来。

女人一般是不流泪的,除非那是林黛玉,或者是性格弱到了极点,否则谁愿意整日泪雨婆娑呢?女人的泪不到伤情处是不会奔流,此刻女人的泪如决堤。那敢情是春日提前结束,冬日来临了。是谁吹来了冷风?将这满树馨香的花瓣,一夜凋零如海,纷扬在脚下,碎成了泥泞状了。是谁能给女人春日画上休止符的人,是男人,是绝情的男人。

俄罗斯的秋天不紧是收获更是诗是画!是一首越唱越陶醉的歌;是一坛越品越飘然的酒!

雨后,漫步在丛林中。感受着泥土芬芳的清香,倾听着秋风熙熙攘攘的掠过,秋天的季节总是给人多愁善感的心情,太阳暖烘烘的照耀在我的头顶上,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太累,有点小小的麻木感。

树上的叶落得已经差不多了,在我停留的这段时间,它们落在我的肩膀上,头发里,衣服上,唯独没有划过我的指尖,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这春风悄悄地来了,鲜有走出城市的我,这时才感到大地已脱去了冬衣,春姑娘已经来了,是扭动着婀娜的舞姿来的,不知不觉中,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开始了苏醒。

又是一个初夏,春天在不知不觉中已悄然离我而去,远去的春意,消逝的春鸟啼鸣,以及空气里开始隐隐约约的燥热与浮躁,都在浅吟低唱着这初夏的季曲。

不知不觉来这里155天了,时间就像小偷一样,当你盯着她的时候她总是循规蹈矩嘀嗒、嘀嗒的运行,当你一不留神,她就溜走了,速度之快令人汗颜。

秋天在不知不觉中来临了,树上的叶子渐渐黄了,树叶轻轻的飘满大地。在不觉中,我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出,我被一种自然界的悲情所困惑,无奈的感叹任时间洗礼,无序的意识像飘零的落叶最终会被埋葬。

青春的萌动来临了,那便是心上生花,长草……

那时我们都很年轻,年轻得如树上两片青青的叶儿。仿佛漏得见太阳的光亮。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