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木楼下 燕子辛勤的筑起了一个新巢

日期:2020-12-02 13:00: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09
母亲有习字的习惯,快八十岁的人了,仍坚持抄书或抄写日历上的小知识,有时您用粉笔写,在院子里水泥地上写得满地字,您不认识的字就问我,在您看来,我告诉您的就是正确的。母亲您还记得燕子满院翻飞的情景吗?那是

母亲有习字的习惯,快八十岁的人了,仍坚持抄书或抄写日历上的小知识,有时您用粉笔写,在院子里水泥地上写得满地字,您不认识的字就问我,在您看来,我告诉您的就是正确的。母亲您还记得燕子满院翻飞的情景吗?那是零六年春暖花开的季节,院子里飞来了一对燕子,两只燕子在院子里一楼宽敞的屋檐下飞来飞去,衔泥筑窝。窝窠筑得很考究,像个小艺术品,燕子夫妇孵出两窝小燕子,给我们家带来多少欢乐啊,燕子年年来,如今在楼上楼下已筑了四个燕窝。

中午时分,一个完整的巢建起来了。那样的圆滑,那样的平整,那样的严实,下面大大的肚儿,上面小小的口,就象维吾尔族烤馕的馕坑。

看到她楼上楼下给同事送樱桃,我想到了一首歌: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工花不开。于是就唱起来。办公室里的丹丹姐赶紧捂住耳朵,说:“要命啦你?快打住快打住。”恰好她收到了燕子带来的樱桃,硬要我尝尝,甜而软,已经到了烂熟的地步。“这爱情有些过头了。”我笑着说,似乎没有我初尝时的味道好。

每当我吃着这些香喷喷的红米菜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艰苦岁月,就会想起那些辛勤耕耘在中国大地上的中国农民,他们除了有一种辛勤劳动的精神外,还有一种高尚的爱国精神。

坝子边,石凳子秋叶印下斑斑痕迹,尘泥是怎么来到凳子的?记得从春开始到冬开始,来自周围的人都坐在那里,犒劳他们的辛勤,是从他们的故乡带来的还是路上沾上的?是成功的一份子,还是梦想的一画笔?

梦倒塌的地方 把青苔清理干净 我又筑起了我的梦

时间,在我的心中筑起了一座三面围城,向前向后都只有一条路,通向漆黑无比的深渊。本无心去铸造心中的那座围城,它却在我的放任中变得越来越坚固,坚固的让我感觉一碰就会崩塌似的,变成一堆残垣断壁,永远不会被人光顾。

在与燕等待生产的日子里,我们相处的十分融洽与愉快,欢笑声与打扰声充盈了整栋楼房,也许是分别太久的缘故吧!日子在指间悄悄的滑走,我昔秒如分,总是想方设法让时间过得慢些,每天我都是最后一个睡的,在每天的睡觉前,我都会到母亲的房间里看看母亲与女儿的睡容。母亲安详的睡在外侧,女儿睡在里面,幼小的娇躯与母亲的身体互相垂直,身上盖着母亲的一件棉外套,让人怜惜不已!回到燕的房间,刷好牙洗好脸和脚,悄悄爬到床上,对着燕的额头轻轻的亲上一口,再顺势关掉床头的开关,然后躺下来,安然入眠。

风中行,雪中心,不过旧时堂前燕啼鸣;红尘,娑婆梦,自是变中苍茫正见处。乾坤浩大,岁月漫天,变者离殇,不变着哀伤。其中滋味,都是人间最美,诸位看官,请细细品尝。

有风暴,万只聚汇,莺歌燕舞。抵抗风暴,勇往直前。废寝忘食,忘我战斗!

难得回来一趟,弄堂里半人高的杂草葱翠茂盛,进家门的路掩在其中,静静的,湿湿的,暗暗地。久违的朱红的木大门也显得越发陈旧。干燥斑驳。堂前依然如故,墙上贴着的儿子牙牙学语时的拼音字母画报已经褪去了光彩,时钟几年不用也已经停摆,只是八仙桌还是光洁,看得出父亲还是不时的过来打扫。上楼推开房门,妻子甜美的笑容和我那青涩无措的神情在婚纱照里荡漾开来。很是温暖。驻足阳台眺望,阳光是一样的娇媚,风还是一样的柔情,河水还是一样的轻盈。只是那安静的一座座的楼房,显得渐渐陌生虚幻起来。顿时心绪茫然,不禁感觉浮生如梦,怅然若失。不经意间,我已经走出去了很远很远。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