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依稀听见大槐树树枝摆动的声音

日期:2020-12-01 20:12: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6
有雪而且夜,愉快便是双份。何况,斗室里有着彼此相恋的书。城的喧嚣与浮躁笼罩厚雪之下。静听户外,静极,间或有着树枝与厚雪紧拥的浪笑,而后一声脆响更添雪夜宁静。于是掩卷端坐,闭目凝神,洁净爽心的天地徐徐移

有雪而且夜,愉快便是双份。何况,斗室里有着彼此相恋的书。城的喧嚣与浮躁笼罩厚雪之下。静听户外,静极,间或有着树枝与厚雪紧拥的浪笑,而后一声脆响更添雪夜宁静。于是掩卷端坐,闭目凝神,洁净爽心的天地徐徐移进我的心宇。

蜂蝶扑向花朵,蝈蝈儿弹奏嫩叶,三五成群的麻雀,为一地鸡毛的琐事在大槐树上聚会,又为一些小小的谣言一哄而散。

司命望这个绝音笑了,绝音也对着司命默然一笑。

外婆门前的大槐树,我记忆中的童年,槐树在,外婆还在。

出发了,一路小跑着,经过那些田间小道,耳机里的音乐,跑起来之后拂面的夏风,还有在这样特别的动作下摆动着的手臂,觉得自己很想个运动儿。

旅行的他,在路上留音,写下影,似是他人生多余的一处风景贵地,能选择长出生命需要的新天地。

翌日,绝音仙子去拜访了月老,想让月老算一下她与司命的前世姻缘。

十九点三十一分,天黑了。黑得无瑕,黑得纯粹。窗外那排楼已被夜色吞了下去,再也没有轮廓。我想这楼应该建成不久,本应出现的万家灯火只剩了那黑夜中无声的喘息,唯独留着一两盏路灯照亮着那方寸之地,使那儿显得不那么令人生惧。我一阵心悸,窗外万籁俱寂的世界只依稀听得到一阵阵孤独无助的蝉鸣。我并不疑惑为何夏天已逝,蝉鸣依盛。因为早就知道蝉不是为了夏天存在的,它的出现只是为了吐诉这个世界的真实,和这个真实的世界。

每当下课时都在路上跑着抢占猪屎用树枝画一圈别人就不能捡。有一次牛准备拉屎我就拿粪冀在牛屁股下等待,牛拉稀,嘟一声溅一身都是屎,把所有人笑翻了。当时回家我大哭一场,回忆起来这是童年的笑柄。

我想,白音格力,曹雪芹,米芾,都是这样的痴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兴许,白音格力浇灌的石头,哪一天被灌得开口说话,也许是破口大骂:“浇你个头啊,把你拿来天天浇浇看!看你骨头里不开出些桃花,肌肤上不长出些苍苔!”

走出城市的繁花,来到山郊野外,甚至更远一些的穷乡僻壤,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同样少不了国槐绽放的绚烂。即便是有着百年甚至千年树龄的古槐,照样顶着炎热率性张扬,因为它生来就不是供人赏玩的。其生命力的旺盛以及所承载的国人千年槐树崇拜的原始信仰,已经深深的植根到中华文明的血脉中。“问我祖先何处来,山西洪洞大槐树”,这洪洞大槐树深厚的文化背景,已然成为后人寻根问祖的一种象征。

太白金星话未说完,姗姗来迟的司命来到了九重殿上向绝音仙子道贺。

下雨的时候,也喜欢坐在窗前发呆。窗外的法国梧桐沐浴着天空的圣恩,雨落在它的叶子上,又顺着它的经络涌到叶尖,然后落在了地面上。它们在拼命地拔高,我仿佛能听见生长的声音,听着这种美妙的声音,心中又该是怎样的惬意呀!

那天,有一节劳动课。看到足球场里放着一些较粗的柳树枝,班主任告诉我们今天主要的劳动任务是种树。看到这么一截树枝我很犯嘀咕,以往我种过的树都是带根的,心里想这没根的树枝能种活吗?当然,那时唯一相信树枝能种活的理由就是:老师让做的准没错。我还是极认真地对待了这截没根的树枝。我选择了校园里向阳的地方,想的只是让它长在阳光充足的环境里,不愿我的树枝在冬天里挨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