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至若救渴 饮之以浆

日期:2020-12-01 16:50: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6
诗歌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落,但这也许都只是形式。诗歌的生命力不是哪个时候所能束缚得住的。诗歌是人写出的,但诗歌总能撩起一些写者的欲望,这就是诗歌本身牵心动念的恒久力量。经济的介入对于诗歌的前进是一种抚慰,

诗歌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落,但这也许都只是形式。诗歌的生命力不是哪个时候所能束缚得住的。诗歌是人写出的,但诗歌总能撩起一些写者的欲望,这就是诗歌本身牵心动念的恒久力量。经济的介入对于诗歌的前进是一种抚慰,但是千万不要以此让诗歌感恩戴德。

诗人只能是不幸的,诗歌对于诗人从来都是两手空空,诗歌一途永无抵达。

为了救紫霞,也为了救唐僧,至尊宝回到了水帘洞,戴上了金箍,再次重复了那句谎言,伴着烧毁的观音大士画像,他变成了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观音大士问他尘世间的事情不再留恋了吗,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没关系啦,生亦何哀,死亦何苦。真的不再留恋了吗?

阵阵鸟叫声传了过来,手中的鸟似乎听到同伴的呼唤,也跟着大叫起来。这次的叫声显得更加悲凉,恰似杜鹃啼血。我分明听到了“救、救、救……”的声音,这是在向同伴求救的声音。

有一种欢喜,是初心,若饮醇浆,在流年中经久不散。

这是特殊的乐器,这是每日操持的工具,这是键盘的声音。

如果让我选择救或不救,在我看来,除非是我的至亲,否则我是不会轻易去救人的,一是我因为能力不够,二是我也怕死,“生命诚可贵”,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我们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去让那些人重视生命呢?生命的价值何在?

茗得阳光之清新,听得雨之缠绵,以风的洒脱笑看沧桑,以云的轻盈飘逸过往,用淡泊写意人生,用安然笼葱岁月,透过指间的光阴,淡看流年烟火,细品岁月静好。

作者在幻想与找寻人间的世外桃源生活状态的同时,同样在诠释人类至纯至真的情爱:沈霞琳与杨梦寰之间纯洁超脱世俗的真爱,固然可作经典爱情的范本;李瑶红对杨梦寰一见倾心,便以命相许,为意中人痛失一条臂膀而在所不惜是何等悲壮;赵小蝶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突破礼教束缚,为救杨梦寰性命以肌肤亲之,在那个时代是何等难得。这些或许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但却成了作者对人类关系的至高追求。在书中,作者又塑造了朱若兰这一美的化身,表达出人间最真挚、最纯洁的感情,这种感情不但超脱了世间俗见,更越过了男女之间情爱的樊篱,是立于天地之间的理想化的友情。这种友情使玉箫仙子对杨梦寰入微的体贴在人生境界上相形见绌。朱若兰最终以箫筝合奏的《丽人行》与赵小蝶相携走出幕外,悠悠远逝,是否就是作者的理想在现实生活中的破碎,无从考证。或许在小说结尾的叙述中能找到答案:

中国古代神话中,有一个夸父追日的故事。《山海经》是这么说的:“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夸父立志追赶太阳,也追上了,胜利了,但他在追逐中消耗的水分太多,喝尽了黄河、渭河的水也没有补充上来,“大泽”又远水不解近渴,终于“道渴而死”。在生命的极限面前,一位巨人还是倒下了。这个神话,凝结了人们的崇高理想和丰富的社会经验,是一个悲壮的故事。

延伸 · 推荐

茶 俨然成为了我成功路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爱,久了,成为了一种习惯。痛,久了,成为了一道刻痕。恨,久了,成为了一种负担。我们坚强得难以做出最后的抉择,向左向右向前看,依旧坚守着最后的港湾,眼泪瞬间变得脆弱无比。至若救渴,饮之以浆;蠲忧忿,饮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