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来拒绝诗意的相思与担忧 再深的思念

日期:2020-12-01 16:39: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44
大学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得轻松。每每得一清闲晨间,便与舍友一道来此。带上几根香蕉,拿着一本《细想品德与法律基础》,另外再揣上一支自认为还比较书生气得钢笔。或许,显得并不是那么得相得益彰,但也不失有另一番风

大学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得轻松。每每得一清闲晨间,便与舍友一道来此。带上几根香蕉,拿着一本《细想品德与法律基础》,另外再揣上一支自认为还比较书生气得钢笔。或许,显得并不是那么得相得益彰,但也不失有另一番风趣。迎着初秋还算如意的风,大读一段马克思主义或邓小平理论。感觉自己好似也做了一回“狂生”,像纳兰容若般的“德也狂生耳!”也呼之欲出。

在暖国的南方,始终都见不到那白雪皑皑、大雪纷飞的场景,那“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风光,亦只能通过想象。那雪花的洁白、轻柔、美好,以及雪中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橇那样的美好时光,又是如何不让人憧憬向往?哪怕只是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也愿意亲眼目睹一次梅花的风采,目睹那大雪纷飞的场景。那片片洁白的雪花,在半空中翩翩起舞,又在瞬间纷纷落下,那飘零着的,可是一寸寸入骨的相思?奈何相思意太浓,离别太漫长,只能够寄托片片雪花,只能够与雪花倾诉内心的离愁。

是谁曾说,只要你愿意等我,只要你愿意 ,我一定能许你一世繁华,我定能不负伊人之心,定能给你一个最温暖的依靠与归宿?可君可曾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荣华富贵,亦不需要那些看似美好却又无法兑现的诺言。君说,你若愿等我,我定不负相思意。是否,待你归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而我早已红颜老去?那些誓言都已化作云烟,早已随风消散而去?

如今,我看着有些学校,有些教师,我感到悲哀。特别是我们的学生,小学毕业没认上几个字儿,这如何成为国之栋梁?如何担当国家之重任?我忧,我不是为自己而忧,我是为了学生而忧,为祖国的将来而忧。可我能怎样?我太渺小,太卑微,我如何解救这世道?有谁能告诉我呢?

翻开笔记本,看到第一页上“要有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远马亡”的字迹的时候,心有黯然。这些年,好像早已经忘了,什么是诗意的生活,该怎样过诗意的生活。

《感怀》n一自潇湘去,空馀无尽思。nn琼楼风坐懒,云汉月归迟。n乌鹊犹能待,沙鸥未可期。n落花皆有意,何故折青枝。nnn《再游千岛湖》n千丘空独卧,客舫复登临。nn山匿孤舟远,云归落日深。n泠风窥树影,皎镜弄瑶琴。n一渡烟波里,平津何处寻。

幽默的人生,即使境遇不好,依然安贫乐道,从容洒脱。“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颜回。居陋室,抚素琴唱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刘禹锡,这种乐观的人生,境界高阔的幽默,透彻人生,豁朗顿悟,净化心灵。

如果这电话是在我离开煤矿的头一个月打过来,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才不会把它当成灾难之中的橄榄枝。那时候,志峰已经在郑州摸爬滚打半年,他问我:“你为什么不在煤矿呆了,每天混工资还不过瘾么?”“不,不,我要离开这里,带着我的诗意还有远方,我要走另一条路,男儿志向,无关富贵”我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