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的日子里 风会吹得墙边玉米垛哗哗作响

日期:2020-12-01 16:36: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79
哗哗,那片流水声难忘日光岩,山润的那片潮湿清凉了盛夏的梦。她是树,树上有七个大葫芦,风一吹,绿叶摇荫。风一吹,树上的每一个葫芦就兴高采烈。他们纷纷呼唤着妈妈,争相恐后地呼唤着妈妈,每一个葫芦都想最先把

哗哗,那片流水声难忘日光岩,山润的那片潮湿清凉了盛夏的梦。

她是树,树上有七个大葫芦,风一吹,绿叶摇荫。风一吹,树上的每一个葫芦就兴高采烈。他们纷纷呼唤着妈妈,争相恐后地呼唤着妈妈,每一个葫芦都想最先把自己的幸福,向妈妈表达,好教妈妈能第一个听懂自己的快乐,好教妈妈能第一个领会到自己的开心。

“要玉米吗,来一根玉米吧,甜着呢!”

瑟瑟锦瑟律秋韵,萧萧风箫吹往生。

秋日的风较夏日清爽很多,也不似夏日那般较弱无力,而是像母亲的双手一般有力而不失温柔。我喜欢有风的日子,是这样的和谐安逸,躺在床上看窗外云卷云舒,静待时间流逝,这样的日子里,往往少不了音乐,更多的是许巍空灵的声音,飘荡在秋的天空下。

麦秸垛垛好了,这一年收买的工作才算彻底结束,人们稍息片刻,便开始进入秋庄稼的管理。

冬天黑的早,六点多就看不清东西了。墙边早堆了一大堆干过性的树疙瘩,一个树疙瘩两人才抬到火塘边。添些树枝枯叶,用火一点,燃起来的疙瘩火,会一直燃烧到阳春才熄灭。这期间煮饭、炖肉都在火塘边完成。

微风吹拂,一株株的杨树叶子哗哗作响。芳香阵阵,如河水般泛起丝丝涟漪……

由于正门城楼售票,故走小路,荆州城上的小路已满是荆棘和杂草,有的在墙边长出了大树,树被砍了,但是根还留在上面,我便拍了两张,由于光线不好,很是模糊。

烟雨外的小屋里经常住着几人,暮晚的时候也能看的见炊火。今日的雨有点大,门前只能依稀看见两行模糊的泥泞。前几日还浅笑着跟我说着家乡的趣事,有风的日子里还催我添衣,今日却没了影。我只能转过头,埋在一片苍茫的秋雨里。

记忆中,崩玉米花需要用剥好、晒干的玉米,兑些香精,在炉里来回翻滚。待火候到时,只见师傅用一只脚踩住炉头,手一压,“轰”的一声,白烟过后,被崩出的花的玉米飘香四起。在很远的地方,不需要听声音,只需用鼻子一闻,就能感知哪个方向、多远、谁家在崩玉米花。待到晚上村里放电影时,我和小伙伴们爬在麦秸垛上,用手抓一把背心里兜着的玉米花,边嚼边看,那种滋味,那份享受,那种感觉,实难忘却。

夏瑾有风晨哥哥陪伴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即将到来的仲夏是一个离别的季节,风晨要出去实习了。又是一个凌晨之后,风晨想着想着无法入睡,这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不轻易说爱,固然他是喜欢夏瑾的,真心的希望她会幸福,若是曾经的风晨早就表白去了。

在实习的几周时间里,我们总会结伴来到海边,有时在海滩上奔跑,有时捡拾贝壳,有时静静坐在海边吹吹海风、聊聊心事……与海相伴的那段日子里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我们一致认为是海的宽广胸襟、温馨风采影响了我们。

冬天的风刚来时,人们还尚不知情,以为日子还是往日的日子。直到风把乌兰木伦河水吹得凹凸不平,直至把一条河的水都吹得没了声响,纹丝不动,吹来一层厚厚的盔甲。人们才知道,这冬天是千真万确地来了,抬头看看四周的树,树上剩下的那些枯败的叶子,也早已被风刮得没了踪影,地上留着一些干枯的树枝,有时,也跟着风在地上乱跑一气。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