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两则新闻

日期:2020-11-17 12:09: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14
2、写的时候,从小事写起,能触动人的一个或几个方面去写。该细的地方一定得细,多些笔墨,对主题一定有烘托的作用。如我最近在读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还没读完,感觉很好。村庄里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但作家

2、写的时候,从小事写起,能触动人的一个或几个方面去写。该细的地方一定得细,多些笔墨,对主题一定有烘托的作用。如我最近在读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还没读完,感觉很好。村庄里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但作家就写这一个人,一把铁锨,半截绳头。这个人看到了驴,看到了狗,看到了羊,看到了马,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庄稼人该看到的一切。驴性,狗性,还是人性?着落点特别微小,小的到了一只蚂蚁,一只蚊子等等的。这个人写活了,整个村庄也活泛了起来。这是作者高明所在。初读此文,给人一种静静的感觉,虽然蹲在喧嚣的景观地带,人来人往,翻开书来,马上便会进入到安静的状态,随作者一起躺进村庄的一块草地上,感受山风,倾听鸟叫,观看虫虫爬行,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之中,世人又能怎的?建议大家读读这本书。

套用一句张爱玲的话:我的朋友,我想再问你一句已经问过的话,有谁,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的生,不是孤独的死?人活在世界,总是孤独一人,感恩与责任说与不说,有多少人会去在意;感恩与责任,做与不做,又有多少人是在真正留恋?

村里道路两旁停着三三两两的小汽车,路中央时不时的开过一两辆交通工具,村里的小孩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学生,还有没有完成的作业,活跃的嬉戏追逐打闹。外出打工常年不在家的青年人,也都回到了村里,随处可见三五成群围在一起叙旧。从村的这头看不到那头,人,车,打闹声,聊天声,偶尔的鞭炮声,一阵一阵的锣鼓声,村里一片喜气洋洋,热闹非凡,自己遨游在其中。路上停了多少车,什么颜色,每个人的装扮表情,打闹声,鞭炮声,锣鼓声都记忆尤新。可就是想不起,年前他们每家的大门是什么样子,什么颜色,对联写的什么,是否有敬得秦群守侯大门都不记得。

拾阶而上,两只威武的巨型石狮蹲踞于平台两则,昂首挺胸,巨头披鬃,瞋目阔口,霸气十足。右侧石狮体型硕健,仰望云天;左侧石狮威而不发,凝视望眺。中国传统石刻,雄狮左蹄踩一球,即“狮子滚绣球”。雌狮右蹄抚一只幼狮,即“太师少师”。而此处的石狮蹄下空无一物,雌雄难辨。纵观中国历代帝王陵墓之狮雕,独有乾陵与众不同。中国新文化运动之先驱鲁迅先生曾曰,“武则天做皇帝,谁敢说男尊女婢”。乾陵的石狮是在向封建礼教呐喊与鞭挞。一代文豪郭沫若于一九六三年给乾陵书写的碑文“唐高宗与则天皇帝合葬之墓”为武则天做了历史正名,使其终以帝王之名长眠于此。

或许有人会说了,我认识他们可以做资源整合的,拜托各位,这个社会都是对等的。你自己都是一个小白,你说你做资源整合?有多少人认识你?有多少人认可你,又有多少人跟随你,你又有多少货在手里?这些问题你都没有,难道你还指望你某天突然想到一个项目,那些牛人都来帮你吗?

多少人固执的觉得,我生他,养他,他就是我的。

这世间,有太多的迷离,你无法去参透它的玄机,因为,它本就是大自然赋予的一道谜题,如尘世里的人,多少人是擦肩而过,我们不得知,却只知道,有那么一人,要用来铭记于心。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