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氏小苑在东圈门街的至深处 我到的时候那里刚刚开门

日期:2020-10-29 07:13: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05
“不要的,进去看吧。刚开门,人不多,挺肃静的。”城北的桑园是红寺堡刚开发时栽种的,面积虽说不大,却也有上千亩,那是开发区第一代垦荒者辛勤劳作的结晶。在中部干旱带上搞开发,搞建设,种草栽树,绿化大漠,那

“不要的,进去看吧。刚开门,人不多,挺肃静的。”

城北的桑园是红寺堡刚开发时栽种的,面积虽说不大,却也有上千亩,那是开发区第一代垦荒者辛勤劳作的结晶。在中部干旱带上搞开发,搞建设,种草栽树,绿化大漠,那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每当春秋两季,开发区的干部、群众和学生都要停工、停课下地植树,我作为一名教师,带着学生不止一次的到过海子塘,亲手将一棵棵桑苗种下,希望它能在干旱的沙地里绽出绿荫来。说真的,刚栽种的时候,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干涸的土壤里找不出半点湿润。转眼十年过去了,桑树不但成活了,而且长得生机勃勃,绿意盎然,足有两人高了。每当夏季,成熟的桑葚挂满枝头,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吸引了无数的游客和居民前来采食,那里便成了移民群众茶余饭后光顾的地方,也成了孩子们的天堂。

小苑的旧居中,有汪家家史的简介,从中若隐若现地感觉到,那些于月圆之夜行乐于此的兄弟们,对于汪氏小苑里美好生活的眷恋中,总是伴随着一种厚重而挥之不去的隐忧。那隐忧或来源于祖上浩劫的宿命,那隐忧或来源与扬州盐业的没落,那隐忧或来源于更惨烈战事的迫近。

当春天的有些景象在承德有些意思时,我发现以往的樱桃树大枣树已经不可能在开花。我灵魂的深处,突然感悟到今天和历史的不同,就是时过境迁后人已经不是了东西!

只是那一场雨,已经在一汪晴川里,灰飞烟灭。

情至深处,记得回过头来看那朵已完成的白莲,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依旧绽放。

姥姥是个戏迷,每当庙会的时候就来看戏。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戏曲将要煞场的时候钻到戏台前四处张望,从黑压压的人群中望到姥姥坐的位置。戏曲结束的时候我从人群中挤到她身边,帮她搬起木凳子。她夸奖我眼神好,手脚伶俐,还总会在庙会的小摊子上给我买冰淇淋、棉花糖或豌豆糕吃。

那座春晖室是小苑的会客厅,它是八卦阵里的一位,与西路院里的秋轩相对,也各自相镇,这里在东方,阳气之先,门前春光乍现之际,自是屋内满堂生辉之时。

雄兰独秀迷之远,数萼怜秋苑。

问花露染可知愁 ,不道氤氲萧曼逸香楼。

熏熏枝叶真情在,吟唱思元凯。

愿多珍重此闲身,更惜芳菲幽草烁清晨。

注:元凯,亦作"元恺"。"八元八凯"简称。传说高辛氏(帝喾)有才子八人,称为八元;高阳氏(颛顼)有才子八人,称为八恺。秋兰亦称雄兰。

开始的时候对石的认识是懵懂的,鹦鹉学舌似的人云亦云,别人捡什么石就跟着捡什么,绿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毫无章法,捡到的石头也是一无是处的废品,随着时间的流逝,遇到的石头多了,自己也会渐渐积累一些经验,有时也会认真研究石友们发出的照片,从他们身上学习借鉴、相互对比不断增加鉴别石头的能力,我发现上网学习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奇石图片和石友发布的石头照片,慢慢就了解了许多石头的知识,从石头的物理结构、形状特色、颜色纹路到石头的地理分布等等,通过学习我了解到本地所产石头的特点和有价值石头的特性,再去找石就会做到有的放矢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