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总爱说:艺多不压身 那时

日期:2020-10-18 13:35: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03
4、貌似一路坎坷,所以我们心里可称感情专家。我知道,有经历才有成长,有心痛才心硬,有任性在压身才会到达理智的岸边。貌似一切坦然,貌似一切顺其自然,貌似你最理智,其实最在意,其实最放不下,其实你会感性。

4、貌似一路坎坷,所以我们心里可称感情专家。我知道,有经历才有成长,有心痛才心硬,有任性在压身才会到达理智的岸边。貌似一切坦然,貌似一切顺其自然,貌似你最理智,其实最在意,其实最放不下,其实你会感性。

转眼,时光太快,奶奶离别我们已经有十多年了,多想奶奶还能生活在我跟前,好好让她享享福,她的这一辈子都太辛苦了。为了这个家,付出还是付出,上天连报答的机会都不给我们,或许这是奶奶的心意吧,她还是不想连累我们。奶奶走了,却永远活在我最美的记忆中,任风吹不跑任浪也打不掉。奶奶还是那个最疼爱我的奶奶,最慈爱的奶奶,最平易近人的奶奶,愿奶奶在天堂过的更好,没有病痛的折磨,没有家庭的牵绊,没有繁忙的劳苦,唯有健康快乐永相伴。

我们总是爱说:终于……期待已久的暑假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由昨天的拉开帷幕到今天的正式上演,今天我们终于出发啦!

我那么爱玩,生活中的曲折压不倒我,我自信满满昂头向前大步迈,让欢笑在曲折里穿行。我那么喜欢计较,不管我的事我也出给出我的评判,仿佛他们都变成我的精神食粮。我那么喜欢问天,近取诸身从不骛远,把我的惊天呐喊镌刻的永不消逝。

你不爱说话,在喜欢你的人眼里是内敛,是酷,在不喜欢你的人眼里是木讷,是蠢。

一个很小的体验,以前的我总是打着义不容辞的旗号。说教他人评论他人,直到后来我大学毕业上班。因为总爱说教他人,我当仁不让的是公司的培训主管。后来一天公司换个新的地址,那这当然是我表现的机会,指示着所有的员工, 所有人都在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只身站在中间,指手画脚。没注意到,在所有人员的身影中,匆匆多了两个人。我的上司和老板。

离开了林子,我们顶着热烈烈的太阳回去。回家后,根老三的知了就不那么爱叫了,他把它放在铅笔盒里,留一个小洞透气。那时我们的笔盒永远是带孔的,好好的新笔盒也非得拿个铁钉钻出个透气孔来。有时放了知了,有时是其它捕捉回来的虫子。读书的时候还会带到学校里去,偶尔拿出来玩玩,用手指压一压它的光亮的头顶壳,那里就是所谓的脑门吧,雌的知了还是会吱吱叫两声。那时,我七八岁,根老三十二三岁。——童年的趣事,无穷尽!

小时候,我总爱围着那棵老杨槐傻乎乎的跑。这时候奶奶就会拿着板凳坐在树下,或拿着针线缝缝补补,或乐呵呵的看着我“发疯”,跑累了,就一下子扑到奶奶怀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时候,奶奶总会心疼地抚摸着我的头,我则傻乎乎的看着那棵老树,一边吮吸手指头,一边说:“奶奶,什么时候它才开花啊?我想吃槐花糕。”说着,已是垂涎三尺了。奶奶说:“快了快了,等花开了,奶奶让你吃个够。”我拍着手,高兴的等待着。

翻地和播种还不是种麦子最辛苦的,最辛苦要数浇麦子。当时的地下水位浅,浇麦子用压水机就可以。但是,压水机抽不出多少水,垄沟里的水流特别慢,加上我们那个地方都是沙地,压上来的水有很多又渗回了地下。春天的田野是苍茫的,单调的压水机嘎吱嘎吱响,一下一下的特别沉。缓慢的水流说什么也不愿意往前走,浇完一亩地的麦子就像田野里的苍茫,不知道希望在哪里。一茬麦子,要浇好几遍水,浇一遍就是一次磨难。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