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好的 冯妈妈微笑地应答着

日期:2020-09-26 10:33: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19
另外,每日还学习朋友的近体诗歌,每日学习几首,然后,写作一首感怀诗歌。这是我第五次喊他的名字,他第三次回头,并应答了我。洒水车在通山公路上忙碌着,车下向两侧交叉喷出的高速水流,把路上的尘土扫向路的两边

另外,每日还学习朋友的近体诗歌,每日学习几首,然后,写作一首感怀诗歌。

这是我第五次喊他的名字,他第三次回头,并应答了我。

洒水车在通山公路上忙碌着,车下向两侧交叉喷出的高速水流,把路上的尘土扫向路的两边,偶尔路过的行人大老远的就逃向路边绿化带的后面,好似刻意去近距离欣赏树上盛开的梨花,纷纷避让着。这种偶然的景象,多么像“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路面瞬时湿润起来,如同镜面强烈的反射着亮光,世上的一切都在这亮光里笼着!

我想起了当年隔壁小冯宿舍的那对麻雀,追逐嬉戏着从冬天插烟筒的壁洞里进入房间,我听到剧烈的“砰--砰--”撞击玻璃声持续了很久,停歇了一会儿,又持续一会儿,实在不忍又无奈门锁着无法联系到小冯。第二天小冯休假回来,我们都被玻璃窗下的一对儿鸟尸惊呆了,多么执着的小鸟啊,为了看似光明无限的前程,被不确定的恐慌驱赶着,活活撞死了。

诗歌与经济发展环境有关,随着近三十多年的社会发展,诗歌好像再没有曾经的繁荣,人们更在乎物质的东西了,诗歌成了精神追求的奢侈品。诗歌是文学中的文学,不同的历史时代创作出不同的作品,其对应的诗歌语言都有不同的变化。

豆会中学位于关中地区法门镇的冯家村,其前身是由国民党退役军官冯华堂(因排行也称冯九)1939年创办的家乡高小,后逐步发展为豆会高中。我曾在七十年代末就读于豆会高中,对其记忆颇深。

如今一个人,一座城,一颗心,又一番风景,离你们渐渐遥远。如果再遇见,希望你们依然略过衣衫,微笑地望着我苍白消瘦的脸……

问起老太太卖卤鸡蛋每天的收入,老太太说:啥收入呀,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寂寞了出来走走,顺便卖一点卤鸡蛋。我终于明白了,老太太是在给我们这样的灵魂受到创伤的路人治愈心灵的伤口。吃着老太太的卤鸡蛋,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那首催人泪下的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橡根草……

夏日的早晨,阴郁的天,弥漫着菲菲细雨。

蓦然,我看到树底的苔藓,一步一步地爬上树根,跃上树干,而大树则在微笑地看着,任风侵拂着它的全身,不作声语。

11月末的南方起了冷风,计算着计算着,冬天还是慢慢靠近了。

真的可以了 我可以了 放弃相爱资格 耽误的青春 是美好的 天真 你的痕迹还在我这 像尘埃没有分寸 如影随形着 狂妄刺痛着 我

除了想象着去巴塞罗那漫步在那奇幻的建筑世界里,我还想象着在梦里与高迪相遇,如果见到高迪,我想跟他说,你建造了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都说,红尘是客栈,我们每日都在相逢与离散,只是为了一个归宿!

什么是善良?和“邻家傅妈”处处就体会到了。傅妈其实不是我的邻居,却有着邻家大妈般的温暖。

一次语文课上,我知道一些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没钱上学,便在家中当顶梁柱,照顾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其实,他们很想读书,看见别的孩子读书的时候,他们只能悄悄的在教室门口听一会老师讲的内容,便又要去砍柴、捡垃圾去了……回家后,我把这些告诉了妈妈,妈妈说:“他们真是可怜啊!有个老师能去教他们读书就好了。”我对妈妈说:“嗯。”后来,慢慢的,我有了当教师的梦想,我对妈妈说:“妈妈,你不是希望有一个老师去教他们读书吗?我可以的,我只要努力学习,一定可以。”妈妈微笑着对我说:“嗯,妈妈非常支持你,我相信,只要你努力学习一定会把这个梦想实现的。加油!”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