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来时无声 去时无踪”

日期:2020-09-26 10:45: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38
当下诗歌现状分析:李犁说得好,当下的诗歌是近三十年来最平静也最繁荣的时期,各种流派相互宽容,并开始了融合与创新。但是在文本进步的同时,另一种忧虑涌上心头,那就是过分的个人化和反崇高,让诗歌格局变小,同

当下诗歌现状分析:李犁说得好,当下的诗歌是近三十年来最平静也最繁荣的时期,各种流派相互宽容,并开始了融合与创新。但是在文本进步的同时,另一种忧虑涌上心头,那就是过分的个人化和反崇高,让诗歌格局变小,同时伴有软冷乱。

我用简单的文字来表达对梦的思念,用诗歌表达对梦想的期待。

当李白以潇洒自诩,却在眷恋之下苦苦挣扎时,他也承认“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眷恋从来都是无声无息,它来时予人孤寂,离去却同样遗人空虚,只是可怜了远离故土的人儿,在千万个夜里举杯独饮,伴着思念独醉,待到天明后才发现枕巾上泪水痕迹依稀。

就像一滴灵动的水,无欲无求,反璞归真,在默默无声、晶莹纯净的滚动中,去体悟“梅花经历风霜苦,凌寒才有一段香”的况味。以这样的心境去生活,还会有烦恼吗?

心若安静,便是读书的最好时候。一本考琳。麦卡洛的《荆棘鸟》安然地摆在桌上。我翻开透着墨香味的书页,仿佛看到窗外的鸟儿落在我的面前,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那只鸟吗?我不由得吟诵起那首令人为之一颤的诗歌来:

一开始,我并不懂文学。什么是文学,我一窍不通,更不知道怎么下笔。因为我那时初中都没有念完。后来,我不知不觉喜欢上了文学,觉得报刊上的文章写得很好,也写到了我的心里,就这样偷偷爱上了文学。文学是生活和大自然真实的记录与加工的艺术。业余时间我苦读了汉语言文学,包括外国文学简编。几年过后,那些苦读辛酸的泪水,早已被稍有成就感的喜悦淹没一空。曾在《现代青年》,还有县(市)级的多家报刊发表我的诗歌与散文。生活的完美是不断追求的艺术,也是转变的艺术。如今,我又改成写歌了。如果爸爸不曾激励我,我也走不到今天。虽然爸爸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他在天堂的国度过得好不好,此刻此时的心情,我多么想爸爸能走到我身边,听我给他唱我写的歌,该有多好啊!我还清楚地记得,爸爸当时说我,“就你!还能写出诗歌来!?都没念几天的书。你要能写出诗歌来,我冲南天门磕几个响头,然后再请你一桌”。我自信地说,“我就能,到时发表了给你看!”。爸爸才读到了我几首诗歌,就永远的走了,带着遗憾不遗憾的走了。遗憾的是爸爸没看到我现在写的歌,也许爸爸从没想到。不过,爸爸虽然看到我几首诗歌,也就看到了我追求生活完美的一小部分。我还没有忘,爸爸说我的灵魂要上升另一个高度追求了。他作为老高中生对我的诗歌的评价,我觉得给我很大的鼓励和荣誉。但我没有骄傲,持之以恒的默默地走着。面对爸爸给予的赞赏和荣誉,就觉得我的生活很完美。

我知道,当那春色铺天盖地的漫延下来时,我家的小院里一定还是姹紫嫣红的一片。

无数次徘徊在窗前,夜,如此沉静。星,也悄然无声。茶靡的牡丹努力诠释着生命最后的欢颜,飞鸟驻足,望前路,一如来时苍茫。

生命同时让我有了发言的机会。被冤枉时,我不仅可以用心和行动去解释,还有言语;得到他人的帮助,我不再只有那深情、谢意的眼神;老师提问时,我张口闭口并不是无声;我心情愉悦时,美妙的歌声我也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