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夹在日记本中的一张泛黄的信笺

日期:2020-09-25 12:04: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37
我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你还是那样面对面的对视。就好像第一次那时的青涩,或许我的心对你永远不长大,对待你对待情,是那么的幼稚和不成熟。缓缓睁开双眼,心中总带着一份期待,多么希望睁开双眼看到那双熟悉的

我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你还是那样面对面的对视。就好像第一次那时的青涩,或许我的心对你永远不长大,对待你对待情,是那么的幼稚和不成熟。缓缓睁开双眼,心中总带着一份期待,多么希望睁开双眼看到那双熟悉的双眸。明知道是不可能,却总是保留着一份期待。梦醒花落,微微清风吹来,吹开了我那絮乱的情绪。拿起久违的日记本,我想如果你在你一定会生气吧,日记本看上去已经有些破旧,不要怪我不爱惜她,她是我们仅有的回忆、上面的苦、上面的乐、上面的痛…我有怎能不爱乎她,可久了心会累,何况她微弱的身体呢。

每一年,每个国家,每个城市天天都上演着不一样却耐人寻味的阴晴圆缺,一个个动人的小故事如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虽陈旧却温馨无比。时光的某个角落,这些电影小片段都被深深刻在了记忆这块无字碑上,点滴荡漾着幸福。

流云掠过窗帘,一封封信笺,载着满满记忆;留言板上一句句珍重,述说着怎样的过往年华。

那时候,周日下午没有课。我习惯插一张公用电话卡,给家里人打个电话,然后折到卖书的摊铺旁边,拿一本书看,等到吃了晚饭,就去卖电话卡的阿姨那里看看有没有新出的邮票,一套一套地买。

在那慢慢泛黄的日记本上记录着:你是喜欢游泳的孩子,以至于这个在别人都厌倦夏天的时刻,你终于可以尽情释放。忘了有多少个夜晚,你们躺在水库的坝上,抬头望着天空,说着自己的梦,关于远方的梦。

每个无聊的日子,会想起了整理旧物。都不是特别值钱的东西,一些信笺,笔记,书籍之类。整理完之后,长舒一口气。我知道那种突如其来的焦躁又被压抑下来了,不是被治愈。

没有几天,灯笼花便完全泛黄了,像裹着一张张毛宣纸似的。

七绝    天天拈天n吾是天天巧韵天,赋诗拈字学先贤,nn国庆七日花棠乐,高处云峰弄雨烟。

前边有个池塘,里边种满荷花,在“莲叶何田田”的季节,铺一张席子,躲在树荫下,捧着一本书,在香茗氤氲的流光里笑看花开花落。

如今看了这泛旧的日记本,一如见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一股暖流不觉涌上心头,里面装着的内容,就像盛着的陈年老酒,越品越香,品着、品着,就品出了我尘封三十年的情感味道,我思想感情的潮水随着这泛黄的日记本的内容汹涌澎湃起来……

川剧变脸是一件功夫活,手法多样,其中“扯脸”是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张绸子上,剪好,每张脸谱系上丝线,层层贴在脸上。表演中,再一张张将它扯下来。每张脸谱表现一种心情,或喜或怒,内心的思想感情都展示在脸上,让观者一览无余。

手机屏幕,依靠墙壁,残布包裹。带些余温残阳,双手微合,敢不存希望。听曲调,循环往,别离场场,依是常常。或有上演,舞刀弄枪,正值精彩处,呜呼哀哉。怎得无泪流,恰觉年过却一日,囚笼枷锁铁链,渡乐园精神驻。

雾气一如既往地笼罩着整个园子,我凭着记忆越走越深,深到幽径生兰香,深到没有一丝物欲横流的声音。潜意识把我带到九曲桥,虽然看不尽水面与彼岸,但我想花是红的,水是绿的,初春是草长莺飞的。我尽情地享受着朦胧又惬意的遐迩,仿佛雾是心与自然的桥梁。此时,我离它在咫尺之间,心的跳动越来越接近空气的律动,所有的惶恐不安也变得顺畅。日思夜想的生活,就这般潜入脉动的血液中。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