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拥挤地铁的一角 耳机里循环播放着那几首歌曲

日期:2020-09-24 14:27: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45
那时候,我们在亲戚家拜年,拿去一斤红糖,在亲戚家住宿吃排场,还要回礼粉干之类,又要压给小孩五分或一角的压岁钱。一角三分就可以高高兴兴到“供销合作社”买一付“丰收牌”扑克,两分钱就可以到戏台前买一根“天

那时候,我们在亲戚家拜年,拿去一斤红糖,在亲戚家住宿吃排场,还要回礼粉干之类,又要压给小孩五分或一角的压岁钱。一角三分就可以高高兴兴到“供销合作社”买一付“丰收牌”扑克,两分钱就可以到戏台前买一根“天萝絮”……。那时候的拜年真是有滋有味其乐无穷!难怪个个小孩子都天天盼着日日等着拜年机会的到来呢。

歌声从耳机中传来,依旧是那么伤的悦耳,伤感!

我笑着说,心意到了就行了。那一角钱,就是十分的心意,十分的心意,足足的够了,不是么?

春天到了,梧桐花又开了。对故乡的思念深深地藏在我的心里。在心灵的一角,也装着我对梧桐树的思念。

一段曲,曲觞流水,潺湲涟涟,清扬雅律。

向母亲道别之后,大姐背着装鸡蛋带着二姐和我走出了家门。刚走到村口,我们便碰见村东头的三婶和大姐的同学萍丽姐。三婶说她要去丰地扯二尺哔叽布,因为她娘家的侄儿隔几天过满月,她要以此作为贺礼。 萍丽姐说她家火柴完了,她妈给了她二角钱让她去丰地买火柴。二姐则高兴地告诉三婶和萍丽姐,说我们姐弟三人去卖鸡蛋,卖了鸡蛋便买盐,买盐所剩的一角钱可以随便花。三婶笑着说,一角钱可以买十个糖,这下可以让你们三个馋嘴猫好好吃一顿。萍丽姐望了望大姐的帆布包,露出羡慕的神情,再从兜里掏出那张二角纸币,用大拇指和食指搓了两下,不觉低下了头。一包火柴正好二角,我知道萍丽姐心里想的是什么。

昨天我回家的时候,地铁里挤满了人。个个拉着行李箱,急匆匆的赶着路,奔向车站,他们要赶回家,祭祀扫墓。我在地铁里看到一家四口,年老的奶奶,壮年的儿子,貌美的媳妇,以及快乐无忧的小朋友。他们相互挽着手,聊着回家祭祀的事情。我看了看他们整齐的年代排列,再望向前进的地铁里倒退而去的光影,有种进入时光遂道的错觉。

早高峰时候的地铁,拥挤的程度可想而知。

鞠一杯香茗,奏一曲筝曲,望向远方如黛的青山,隐约念起意女子的琴声,悠然婉淡,畅怀中透出一缕淡愁,又至清明,她抚琴低吟,清秀的脸庞上凝住了两行泪,一曲《相思》用古筝特有的风韵奏出了她对亡夫的想念,浅唱婉婉,温润的泉从她的指间悄然滑出,带去她心底最真是的牵挂。琴韵,当清明时分听到一支黯然却也动人的筝曲,何以不勾起对过世亲人的怀思?忍不住低头落泪,魂牵梦绕中不知多少次在琴边怀念,逝去的亲人若能听见这幽幽的琴声,难道不会增一份安然?清明——琴,秀逸中略带伤感,寄托中不失惆怅。

早晨被闹钟吵醒,自我安慰再过几天又要到周末了,戴上耳机单曲循环最近喜欢的歌。幸运的话不用转两趟公交,有时还会在公交车站偶遇同事,随便聊上几句,一个人继续沉默,任凭歌词在耳边回荡。

当我闭眼享受这一份安然,耳边传来屋檐雨滴清脆的声音,如一曲动听的律曲。恍惚间,渐渐迷离,迷离中,我似乎听到一曲飘渺如鸿般的旋律,回响在时光的尘俗世间。又似乎感受到天地万物全都融入了这亦真亦幻的意境中,美妙至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