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水塘边看看我的脸 幽光里那个人影变得轻漂

日期:2020-09-24 14:12: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61
我轻轻地站起,静静地退到自己的门前,武将抬头看看我,用嘴拖着一次性袋子,拉到窝前,进去后调转身子,将头对着“门”前趴下,一边吃着翅膀,一边给“孩子”捂被窝。我也梦想着能在朝夕之间实现我的北漂梦,然后像

我轻轻地站起,静静地退到自己的门前,武将抬头看看我,用嘴拖着一次性袋子,拉到窝前,进去后调转身子,将头对着“门”前趴下,一边吃着翅膀,一边给“孩子”捂被窝。

我也梦想着能在朝夕之间实现我的北漂梦,然后像那些追求融于自然的人们一样去寻找别人的Hometown,去感受世界每个角落的Spring!最后回到My hometown续写此篇《春天在哪里》告诉亲们外面的春天,不一样的春天!

幼儿园毕业那年暑期的一天上午,外公伴我去水塘捉小鱼。在塘边,我们买了小贩的一个长把鱼网,接着就在塘边的阴凉处蹲下。我手握鱼网的把柄,把有网的那端放在塘底,就这样等待着小鱼入网后提网。过了好一阵也不见小鱼入网,我握鱼网把柄的手却感到了酸胀,于是就把网提出了水面。

想念,却不相见的那个人就留在日记里,印在脑海里,等到落满灰尘,尘封住气息,落幕才会更华丽。

这曲音乐,会温馨着每位杉木河漂客的灵魂;这坛美酒,会香美着每位杉木河漂客的嘴唇。

一起相伴的人影,变得愈来愈长,直到最后的一天就突然离开的原地,飘去了他乡。

“河中已经看不到波浪,泛出一种滞止的幽光。”“要结冰了!”小灾难来了,靠众人;中灾难来了,靠高人;大灾难来了,靠笨人。当时感触的原话“思量良久,似有所悟,又难以表述”。

而最后身边的那个人是多么的陌生。

回到故乡,已是中午,我在老屋旁的水塘边徘徊良久,目光与水塘里的芦苇对视着,那些青翠欲滴、柔嫩修长的芦苇,把我带回了纯真美好的少年时光。

长发飘飘,想象着,那最是一低头的温柔。那一低头的温柔里,必有一白衣女子,一帘长发温柔地自脸侧垂下,半掩眉睫,半遮面容,娴静如月,温婉如水,该有多美!

不像我们可以爬爬楼梯看看,看看我们谁能一步就到达第十级楼梯,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没有谁能一步就到达这样的位置。

难以摆脱凡夫俗子的命运,坚信着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恍若前世注定未了的缘分,今生踏遍红尘也得寻到那个人。那个人,并不完美,却占据着我的每一寸心思。羁留与守候,便是誓言里改不掉的爱恨痴缠,也是骨子里少不得的青丝盘错。今生的所有,皆为梦中故事的延续。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偶尔会脱下面具,看一看自己那真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其实,真实的你,可能连你自己都忘了。

音乐它可以梳理自己那烦乱的思绪,缕缕缓缓的弦曲飘过来,似乎眼前佛过一丝轻风,抚摸着我那冰冷的脸笼,那每一个欢跃跳动的音符任思绪在时空中穿梭,久久沉醉在其中。

“别怕,这是叔叔送给你的。”我说。小女孩看看我,再看看我手上的月饼和糖,终于将双手在衣服上极快地擦了几下,伸手接了过去。

七月的阳光不再灿烂,而是毒辣。一个不怎么晒过太阳的人在这种天气去外边溜一圈,我保证他会黑着脸回来,并且在往后的几天里,在他洗澡的时候应该还会发现阳光的附加效果——脱皮。当然,要是做好了某些防晒措施,那自然没什么大碍。可是,就在这段日子里,打算种两季稻子的农家人却是开始了紧张的霜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