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套上拖鞋来到窗前 偷偷地把窗帘拉开一点

日期:2020-09-21 11:52: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45
每次滑冰回家,棉裤和棉鞋都是湿漉漉的,免不了要受父母亲的一顿责骂,有时屁股上还要挨上几巴掌。可是好了疮疤忘了疼,过后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只要父母亲忙于活计,一时顾不上,我就又偷偷地溜出去滑冰。看来玻璃窗

每次滑冰回家,棉裤和棉鞋都是湿漉漉的,免不了要受父母亲的一顿责骂,有时屁股上还要挨上几巴掌。可是好了疮疤忘了疼,过后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只要父母亲忙于活计,一时顾不上,我就又偷偷地溜出去滑冰。

看来玻璃窗边的豆娘丝毫没有领会我的悲天悯人,她兴许累了,肚子两侧的气门缓慢开闭显出疲惫。我不忍惊动她,蹑手蹑脚到窗边把窗拉开一条小缝,想想这小东西会趁机溜掉,我估计错了,一切叫我始料不及。

家长不理解孩子,不理解孩子为什么冬天要穿很少的衣服,不理解孩子为什么下雨天要到帽子,更不会理解为什么白天在家要拉上窗帘,而晚上却要把窗帘拉开……

有些东西真的很简单,只是,太复杂,也是它们情理之中的改变,它们被套上了冰冷的枷锁。

题图 / Savannah Carlin▍一点小伤受伤不在当时在于其后在于其后的所有时间 在于一遍遍地回答一个个问题 一遍遍地跟在一个个人后面上下楼梯 一遍遍地揭开一层层创布 这就是一点小伤 黑色吊扇吹拂下的一点小伤 一点小伤 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一点小伤 一点小伤 伤在其后 一点小伤躺在床上膝头不能弯曲梦想 草地郁金香 还有褐色的 蝴蝶 一阵微风之后 它们也孤独了也念 一首诗 一阵微风之后 爱睡的都睡了 一点小伤 一点小伤 睡觉而非死亡 受伤也是一种生活 躺着度过这个下午真的一点不坏作者 / 王寅 选自 /《灰光灯》,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受伤之后,你可能需要在痛苦中度过一些时日。伤口需要多一点时间——结痂,落痂,术后疤痕消除……许多人,还需要度过漫长的心理创伤期,需要花费更多的年月去疗愈心伤。受伤甚至沦为伤后修复过程的前缀,真正改变我们的,往往是疗愈的过程。当然,我们也可以有另外一种对待受伤的方式——“一点小伤”(又算什么呢?),因为受伤,可以在忙碌的生活中偷些时间养伤,可以适时止步,慢下来,端详周遭的一切——吊扇、草地、花朵、蝴蝶……这些再平常不过,又在平日里遭到我们忽视的微小事物。诗人王寅在短短十数行内,搭建了一种难得的闲适氛围,诗行的节奏如轻妙的舞步,回旋间足以使观者平复下来。“受伤也是一种生活/躺着度过这个下午真的一点不坏”,有时我们受伤,可能是恰好得到了一次在飞速的虚度之中放慢脚步正视自我的机会。悲叹只是徒劳,不如以伤为契机,蓄势待发。荐诗 / 丝绒陨(个人公众号:路透摄) 2017/11/16

我套上拖鞋来到窗前,偷偷地把窗帘拉开一点,我看见,这是一个阴沉的天,天空还在沉睡,空气有些凝滞,看那些往日里飒飒飞动的红旗,此时在车管所办公大厅的平房上,不发一言。他们纵然还是色彩鲜艳,这时却齐刷刷的垂着脑袋,有一种惹人怜悯的恬静的美。

风箱中间靠近锅台那面的底端,有一个风嘴,套上铁管子,插进灶坑里面就可以推拉风胆造风,如此也就不害怕气压低。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