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侧身躺着 头左半边隐隐的痛

日期:2020-09-21 11:51: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65
如若诗歌涉及到的是现实生活的痛症,那我也是有理论根据的。我想我们的民族智慧是在千年的风霜痛症中,不断地总结、探索、完善、站高,望远,归纳出诸多的谚语、典故、思考、思想,写出了千年的剧本,化作了我们无穷

如若诗歌涉及到的是现实生活的痛症,那我也是有理论根据的。我想我们的民族智慧是在千年的风霜痛症中,不断地总结、探索、完善、站高,望远,归纳出诸多的谚语、典故、思考、思想,写出了千年的剧本,化作了我们无穷尽的智慧与精神食粮。

半边的蓝色光辉,半边的耀目流转。

顺着河堤向前行,那些古老的城墙在历经千年的风雨依旧彰显着自己的个性,硕大的石块在厚重的墙根之下掩埋,陈年枯死的爬山虎,留下了干枯的枝叶。我仿佛看见了一些群雄逐鹿的远古时期,那些攀爬的双手,在抵抗着整个屠城的入侵者,生命的强音在这里高声的呼喊,响彻了半边的天空,染红了半边的云彩。

近来睡眠质量很差,常常半夜醒来,便很难再入睡。窗外常常有雨,从入睡到醒来,哪怕是现在,也是时大时小地下着,似乎从没停过……这,真是个多雨的季节!

逃离,逃离,花魂走了/丢了魂的花朵/没了色彩/也没了痛

我痛的趴在地上,我跟地上的沙子说:“我想找到你”。

当意识开始苏醒,缓缓的感觉到眼前有了一抹亮色,我试着睁了一下眼。有点沉,用力闭一下,再睁开,这次来到完全的现实中了。我还保留着侧身的姿势,连手臂放的位置都不动一下。头发有的散乱的堆在枕头上,有的被我夜里翻身压在了头下方。只要不疼,我是不会管的,我的注意力并不在它上边。

6.痛到已经不知道痛,爱到已经无法再爱!茫茫人海,缘来缘去;拥挤的人流,却无力锁住红尘的爱恨情仇……

我的左半边脸哭丧着,因为我看不见自己的未来,我尽量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摸索着、学习着、精益求精着。然我做的再好,一些陈旧的观念,依旧在某些人心底生根、发芽。目前的近况只能用得过且过来形容,但这又怎样呢?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过。

痛苦而哭的事儿,常常能折磨人的心灵,那锥心的感受是炭火星上漫步,侵肉蚀骨。如何不大雨滂沱,泪雨纷纷呢?痛苦是要哭的,如果光痛不苦,是能咬牙忍受而过,大可不必寻死觅活的哭泣。小小的痛也哭,胜过小孩的泪水,过多得浸泡在自我的感伤里,往往收获的不是同情,而是鄙夷!就算是同情,也是天边的一线残红对自己有何意义?所以对于痛,忍忍牙就能过去了。痛,对于女人而言是最清晰的朋友。临盆生育,是最大的肌肤之痛,那种痛是坚强的男人所不能忍受。当然,不少的女人也会临床呼啸,风雨难耐。分娩,过于痛苦。为了避免痛与哭泣,可以选择剖腹产儿,安全无痛!坚强的女人依然选择顺产,让痛坚守在肌肤之上,咬咬牙愣是没有让泪花儿凋零!如此女性是坚强的,泪水不可以轻弹。为痛而哭,当然不应该。倘若外加苦字,哭泣就会接踵而来了,苦难越多,泪水的积累越厚,直到情感大坝无法忍受压力,而轰然流泻,一泻千里。哭,也要哭个漂亮的。

清风无痕雨落尽,晓月半边无声沉。谁在晚风里弹奏水姻缘,惹痛了夜色的惆怅。谁指尖残留着昨日的温度,轻触眉间淡淡的伤感。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静静看着窗外,风浮烟柳垂弦,月隐云深遮羞颜。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