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一个大哥 他单恋着一个有夫之妇

日期:2020-09-21 07:51: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50
大哥身上凝具了中国农民的勤劳,朴实,善良,正直,任劳任怨的优良品质,是他那个时代几亿中国农民坎坷命运的缩影,也映闪出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生活艰辛。他似乎有些醉了。跌跌撞撞地走向舞池。就像毫无经验的恋爱新

大哥身上凝具了中国农民的勤劳,朴实,善良,正直,任劳任怨的优良品质,是他那个时代几亿中国农民坎坷命运的缩影,也映闪出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的生活艰辛。

他似乎有些醉了。跌跌撞撞地走向舞池。就像毫无经验的恋爱新手,情路跌跌撞撞。不同的是一个醉了,一个懵懂。相同的是对迷茫前路的探寻。如同霍金所为之感动的那遥远的相似性。他记得有段时间像个大孩子。

湖边有一座楼,楼上关着一个思绪,有一个人,常对着窗口的树,莫名地发呆,楼下人络绎不绝,不知是否曾妆点楼上人的风景,可楼上人的窗户却一直点缀着一个楼下行人的梦。

我听歌更愿意去听《北京东路的日子》,因为听着这首歌,我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美妙的童年。在歌声中我会幻想着有一片油菜花,有一个小女孩在油菜花中跳跃着……

葬礼,一个可怕的词语!因为我每参加一次,就会失去一个我认识的人。而这些年,少的却又是对我影响最深刻的人!

草发草衰,花开花落,叶荣叶枯。生命的意义是总结一个过程,总结一个对真善美追求的过程,一个对责任有担当的过程,一个相信光明,不畏风雨,直面阳光,不以影子为累赘的过程。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那样:他是不希望衰老的母亲被苦闷纠缠,他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他是不想父亲活在难过的世界里,他知道父亲一直深爱着他;他不希望亲人动摇正确的人生观,他知道我们一直把他当作“强者”。

五岁时,我问大哥:“上学好玩么?字是这样写么?”我握着大哥的铅笔比划着在废纸上画圈圈。大哥笑了,握住我的手在纸上描写,但我终究是不行,一个圈也画不圆,多年来我也一直坚持着练习书法,悟性却不高,始终没有长进,而大哥却能写一手漂亮的硬笔字和毛笔字。

白袍青年正是罗夕刚到修仙界认识的第一个好友……萧天。

初夏,与灿烂的阳光亲吻,怒放美好的心情,其实,单恋,也是一种成长的美好!

爱一个人,怎么可以那么的不负责任?爱一个人怎么可以那么的不在乎?这对于一个深爱你的人,多么的心凉;这会让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多么痛心

今年是个冷冬,欣也不想回老家,家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今年上大一的表姐回自己家住了,弟弟学校老师要求补课,还没有放假,只有欣一个人赋闲在家,无所事事。这个学校里也很冷清,周围都是一些不认识的邻居,在这里欣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每天最多和爸妈交流一下,倒是妈妈,和一些大娘大嫂的有些来往。也使得本来孤僻的妈妈开朗了许多。

快到中午时,芳娘家送亲的队伍在她大伯的带领下出发了。正客:芳的大伯、大舅、三叔、大哥。歪脖客:芳的堂弟,表哥,表弟…等十二个人,其中芳的小侄子去带钥匙。

他们一行人背着被子,拿着茶瓶、茶缸、洗脸盆架、推着新自行车、提着录音机、箱子,浩浩荡荡地往王全家走去。

兆事大哥早带领一群年轻小伙站在路口等候。

看到他们来了,小伙子们接过东西拿进新房,兆事大哥把他们迎进专门招待送客的屋里子里。

按照事先排好的顺序,每桌一个正客,四个歪脖客,另外有两名陪客,大家分主次坐下后,然后上茶。

正喝着茶,有个小伙子端着条盘进来了,上面放了一个五十元的封子,来请钥匙。芳的小侄子拿了一个假钥匙放在上面。

过了一会儿,小伙子又端着条盘来了,上面放了一个一百元的封子,小孩才把真钥匙放在上面。

兆事大哥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吩咐开席。一时间,只听见碗筷勺子碰撞的声音,奏起了吃席的交响曲。

全坐在新房发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进来了,先和新娘子乱了一番。然后拉起全,“全哥,嫂子走,出去吃饭去,今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可得好好陪你喝几杯。”

芳害羞地说道:“我今不能吃腥荤,不然养不住猪。”

“嫂子,这都是啥年代了,还恁迷信啊,走吧!”拉芳出去,芳还是不肯。

他们几个只好拉着全出来了,堂屋里摆了一桌,几个人先吃了点菜,然后就喝起酒来。

几个小伙子轮番劝酒,不一会儿,全喝得头有点大了。

芳站在新房门口说道:“你们别让他喝了,一会儿喝多了,怎么出去倒酒啊?”

菜、汤都上得差不多了,到了新人敬酒的环节,兆事大哥进来让全和芳先去送客屋里倒酒。

全晕晕乎乎,像个木偶一样,让给谁倒,就给谁倒。

倒完之后,出来给其他客人倒酒,有的起哄,让全先喝了,他们再喝。全来者不拒,一番敬酒下来,全喝得几乎站立不住,被人架进了新房里,呼呼大睡起来。

酒宴结束了,芳的大伯大舅来屋里道老,全的爹娘怎么喊全也喊不醒。他们只好和芳陪着她的娘家人说话。

大伯他们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就转身告辞,兆事大哥赶紧拿出十二个封子和两条烟递给大伯他们,让给几个歪脖客发。

客人都走了,只留下一些帮忙的人收拾残局。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王全娘叫芳他俩出来吃饭,王全还是喊不醒。

吃过晚饭,来讹新媳妇儿的人看王全这个样子,都没了心情,说笑了一会儿都走了。

芳看着王全,百感交际,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盼望做他的媳妇儿,如今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无数次幻想新婚之夜的快乐,却是王全的酩酊大醉。

现在王全是他的丈夫了,可心里却想着别的女人,自己该喜还是悲?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哭了许久,她抹干了眼泪,不管他了,反正现在他已是自己的男人,今天是新婚之夜,应该高兴不是么?今晚我就让你成为我的男人,看你还怎么想别的女人去!

想到此,她把王全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

“珍…珍…珍…回来…回来…”王全嘴里发出呓语。

芳的心猛地又收缩几下,泪又流了出来。

“你喊吧,好好喊吧,过了今晚,你再喊看我怎么收拾你!”芳一下一下脱去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窝,紧紧地抱住了王全。她亲吻着他,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我来了,我来了!”

王全正在做梦,他的珍在他面前一晃而过,转身走了,他拼命地喊她,她又回来了,并且亲吻着他的耳朵说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珍帮他脱去衣服,亲吻着他的嘴,紧紧地抱住了他,他欣喜若狂,他耳热心跳,男性的荷尔蒙被调动起来,他热烈地回应起来,也紧紧抱住了珍,两个年轻的身体缠绕在一起。

第二天,太阳升了起来,王全睁使劲开了眼,他觉得头痛欲裂,口渴得要命,他想起身倒杯水喝。可他发现有个胳膊拐着自己的脖子,动弹不了。他用左手掀开被窝一看,自己一丝不挂不说,芳也一丝不挂缠绕着自己。

他短路的脑袋瞬间被接通,他想起来了,昨晚在梦中和珍纠缠是假,原来是和芳是真啊。

他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把推开了芳,然后赶紧找出自己的衣服,慌慌张张穿上,连扣子扣错了位置也不管了,逃出自己的房间。

延伸 · 推荐

许志安猪年出轨有夫之妇是何因?

张鑫龙/文4月15日有报道称,著名歌手许志安被媒体排到出轨的“实锤”许志安在车内与女演员黄心颖的一段亲密,两人均有家室,出轨互为小三,这一立刻引起了网友的讨论浪潮。根据网络信息,许志安出生地在香港,生...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