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多少年来 无处攀援的花藤

日期:2020-08-02 20:36: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32
当我的人生年轮已经接近26圈的时候,才发现,曾经的梦想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我再也无法兑现年少时对自己的那些承诺,譬如,让父母住上最好的房子,不再劳累,让他们挺起脊背在村里悠闲地散步。多少年来,为了我,他

当我的人生年轮已经接近26圈的时候,才发现,曾经的梦想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我再也无法兑现年少时对自己的那些承诺,譬如,让父母住上最好的房子,不再劳累,让他们挺起脊背在村里悠闲地散步。多少年来,为了我,他们一直奔波着,劳累着,心力交瘁,对着所有的人低声下气。这种感觉一直是我厌恶的,不幸的是,如今的我,早在不经意间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也就,理解了他们那些关于人生的哲学。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 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 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舒婷 《致橡树》

借用梁实秋先生的话结尾:人生的路途,多少年来就这样地践踏出来了,人人都循着这路途走,你说它是蔷薇之路也好,你说它是荆棘之路也好,反正你得乖乖地把它走完……

“书记”情感丰富,只是曲高和寡,无处诉说,不得不说给坟中的父亲去。

一天,一位同学坐到窗口,看到伸进教室的爬藤,她惊讶地对身边的同学说:“你们看,爬藤也爱学习,它也进来跟我们一起听课了。”于是,很多人都围到窗边,女孩子纤细的手轻轻地握着青藤的手臂。

一夜恶风雨,花满碎碎地,这行烟雨下满夜的回忆,不知道是否会迟到于下一场的那里?撑一把天堂伞,寻找想要达到的天堂。然而,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习惯的迷失了方向。湿漉漉的鞋底,爱上角落幽凉,燃一根烟做的残阳,不再欢喜和无常。怀揣着无处安放的愿望,告诉自己那是幸福的残党,记忆里签单的回忆,在还未来得及抓紧时碎了一地。一再久久的经年,还有谁会去拜祭?

这,怎不能让人感动,多少年来,她原本美丽姣好的面颊平添了那么多的苍桑,你原本自信满满的步履渐显老去的痕迹,你们不为别的,只为一份身在异乡的彼此取暖,只为一份美好的爱情永植于心。

每日每夜,就像一个延长的梦,梦里梦到自己醒不来。

《枉凝眉》是《红楼梦》第5回里一首比较好的诗歌,但多少年来我们并没有看懂。

即将远行,已经淡忘了太多的记忆,关于这些年来父亲年轻的身影就像是一个不断渐行渐远的点,慢慢地变远,慢慢地消失。直到多少年后忽然回想起那些往事,才会忽然想起,啊!原来我的父亲也曾和我一样如此年轻。

山村的大地,我随便都能看到拥挤不堪地生长着,宛如密草相互缠绕,又细又长的攀附与恩怨,整片整片地严严实实,多少年来,它比任何作物都富有顽强的生命力,环境就是这么简单,安详就是这样在生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