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外婆走了 也算一种解脱》赏析

日期:2020-08-02 13:34: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92
人生是一种选择,亦是一种放弃。能自由选择,是一种幸福,能适度放弃,是一种洒脱。选择快乐,获得幸福。放弃烦恼,获得解脱。淡看人世间,潇洒走一回,率性,率真,回归生命的本真,回归自然,本身就是一种解脱。突

人生是一种选择,亦是一种放弃。能自由选择,是一种幸福,能适度放弃,是一种洒脱。选择快乐,获得幸福。放弃烦恼,获得解脱。淡看人世间,潇洒走一回,率性,率真,回归生命的本真,回归自然,本身就是一种解脱。

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原来是外婆在楼上叫我回去吃饭了。我不舍转身走回了家,今天是妈妈来接我去县城读书的日子,吃饱我就得走了。临行前我看了外婆的眼角滑落几滴泪珠。他是那么的不舍。而我更是不舍。别了小山村。别了外婆。别了那些美景。

自我有意识起,我便跟在外婆身边了。那个胖乎乎的、爱穿深蓝色布料褂子的老太太成了我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人。幼小的我喜欢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用外婆的话来说,我就是她的小债主,上辈子她一定欠了我很多钱,所以这辈子我来要债了。她下地干活,我就安静地坐在田间地头,一块糖就能让我坐上一整天且不哭不闹。不过,有的时候,也有那么一点不顺心。例如,赶集时,外婆买了一把扫帚,买完拉着我就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我手中拉着一把与她一模一样的扫帚,外婆顿时哭笑不得,不得已只好重新回去找到卖家,赔了礼道了歉才算完事。从那以后,外婆就给我取了个外号,叫“顺手精”,因为无论外婆买什么,我都会顺手拿个一模一样的。这样的趣事,在童年中已经是数见不鲜了。

我们一生大多生活在一种被迫当中,是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从来并不可能有万事如意的哪种感觉,世间没有绝对的万事如意!它只能做一种祝福的口号,礼貌的语言,相互告慰,相互欺骗而已,但我们确实喜欢,谁都不可能把这话较真,如果差强人意,也不会拿出来找你算帐,要求你来负责,自己的人生只能自己负责!

常听人说孤独和寂寞是一对孪生兄弟,你不这样认为,孤独并不等于寂寞,当你阅尽繁华之后,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终于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了,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外婆一生孤独,36岁,外公去世,她守着几个女儿终老异乡。外婆是江门外海人士,陈姓,家里无亲人,父母早世,姐姐早几十年去了天国,姨甥女移居了香港,也许也古稀了吧。可以说,外婆几十年没有回过故乡了,那是她的娘家,没有亲人了。1979年,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外婆回去过她的故乡,直到外婆去世,几十年了,她没有回去过。2011年农历七月初八,外婆走完了,她90岁的人生。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爱哭,爱滚地,还给我取了小名“丑丑”。父亲转弯换肩时,不小心把我甩到了刺丛上,刺从我的手里挂走了绣花鞋,掉进石板沟里了,可我不敢说。到家献财礼时,父亲大发雷霆,也没有用了,惹得父母没好心情吃“十大碗”。从此以后,我对这石板路,心有余悸。外婆家给我更多的则是苦涩记忆,每年我要给外婆和舅舅们“辞年”,正月里还要去拜年,虽然不远,就沿着弯曲起伏石板路,过一个山丘和一片水稻田,可我总觉得路又远,时间又长。于是怕接外婆来。

冬至日是“数九”的第一天。关于“数九”,民间流传着的歌谣是这样说的:“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