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爱 真的能埋掉吗”

日期:2020-08-01 17:02: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21
恋爱离人是最凶狠的刽子手,咀嚼掉剩下的寒风炉火,不由分说砍下吞吐夜雾的头,贬低嘲讽挂满钟情金句的舌喉。多想问,还活着吗?燃烧机器心跳催动油气之血,慢动作寻找滚落的头颅,既然思维不在脖颈上,那我干脆忘记

恋爱离人是最凶狠的刽子手,

咀嚼掉剩下的寒风炉火,

不由分说砍下吞吐夜雾的头,

贬低嘲讽挂满钟情金句的舌喉。

多想问,还活着吗?

燃烧机器心跳催动油气之血,

慢动作寻找滚落的头颅,

既然思维不在脖颈上,那我干脆忘记,

如何裁掉眼角冰霜。

爱!是没有恐惧的承诺,爱与被爱,不怕相距遥远,只要为承诺去想,去做,去奋斗,如果一生不能相守,只盼心能相守,这样的爱,也会让人感到幸福!

如果爱真的来得那么轻易,那么简单,那么想必也没什么能令我们无数人神往了,也便不会有无数前哲名士为“情”所困了。

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诗人情感的表达。我们不知道诗歌未来要走多远?也不知道诗人,也会不会为自己的诗歌,找到一把开启新世纪的钥匙。但对于卡西诗歌来说,确实值得收藏和阅读,特别是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一本厚厚的诗集。不管我们怎么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思想。在诗歌的层面,或许我达不到更多的解读诗人的诗歌本事。但从个人的情感偏好上,我还是喜欢诗歌一路飘洒的那种气魄。 犹如鹰飞,犹如闪电,犹如笛鸣。每一种声响,都可以撬开闭合的心灵深处,那扇紧闭的“心门”。

橡胶树是落叶乔木,到了冬天,它们身上的叶子要掉光,即使站在很远的地方,也能看清它们那白皙皙的枝干。这时候它们经常睡觉,总是裸露出它们睡梦中的美丽的容颜。但眼下,是初夏,它们身着孕妇的服装,正在孕育着奶汁。知道怎样关心它吗?知道怎样伺候它吗?最后,知道怎样抚弄它吗?

我就给大家讲了一则古代“郭巨埋儿”的故事。郭巨为了落实对80岁老母的孝,居然要埋葬自己的儿子。学生听后,感到震撼,议论纷纷。有感兴趣的学生问,这事有文字记载吗,我说有。我用多媒体播映出一段文字:

雄鹰低下了他高傲的头,不知是在打盹,还是在沉思?他在为山大王守夜,是不是在等着山大王抖擞掉身上的冬被时,再一展雄姿,冲破雾埋,飞向蓝天?

他洗过后,她学着他当年的样子,脱了袜子,把脚放在水中,却发现,水已经凉掉。原来,一个人洗过后的水,第二个人洗时,是凉掉的,而非仍然热着。

有的情侣并不是真的爱与喜欢,只是为了短暂的需要,当得到满足时他们会抛弃对方决定厌烦,没有新鲜味道。这样能走到最后么?

仔细想想,我们如果每日忙忙碌碌地没有一丝闲暇时光可以浪费掉,不就像一张紧绷弦的弓吗?紧绷的弦就是那紧绷的心灵呀,唯有有张有弛的生活,才能化解掉生活里因繁忙而带来的负面东西,如急躁、烦恼、坏脾气等,如果不去放松化解掉这些负面东西,只会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不快乐,越来越失去对生活的希望。

我也曾经 伤透了心 却仍旧一意孤行 天真的相信爱情 以为曾经失去 曾经过风雨 会更珍惜 以为伤痛 会过去 以为自己无可代替 爱无可代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