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打来电话 说是想我一家四口了

日期:2020-08-01 08:09: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48
我久久的站在湖边,一直等到划船的男人上岸,将小船栓牢,看着女人扛着一大袋子废旧垃圾,袋子不重体积却大,女人不得不躬着腰。然后,男人将小孩拉上岸,男人接过女人的袋子,一家三口就回家去了。这其实称不上一个

我久久的站在湖边,一直等到划船的男人上岸,将小船栓牢,看着女人扛着一大袋子废旧垃圾,袋子不重体积却大,女人不得不躬着腰。然后,男人将小孩拉上岸,男人接过女人的袋子,一家三口就回家去了。

这其实称不上一个家,里面摆了几个破烂缺边的碗,几双像筷子的木条。说是一个简陋的厨房也夸张了。可是锦锦跟奶奶说起来总是我家,我家。锦锦称他们一家人住的房子也是我家,以致大家常常分不清楚他指哪一个。

就在《期待一场甘霖》的稿子见报的那一天,一颗敬畏之心,终于感动了九龙神,一场甘霖淅淅沥沥,随后,又小雨转成中雨,降了两天两夜。午夜时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山里的老兄打来电话:这场雨下透了……

今夜,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说村里修路的事。我知道,父亲深知我对那棵麦梨树的特殊情感,无论是在弟弟结婚还是在修新房时,父亲都坚决反对砍掉麦梨树——尽管那棵麦梨树早已枯干。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在他无语的坚持和我的固守中,麦梨树也就一直站立到今天。现在,父亲自己深夜打来电话,并一再诉说砍树的理由,我的眼前也仿佛看到了一条乡亲们渴盼已久的、笔直宽阔的大路,经过老家的院子伸向希望的远方……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周末正逢老公公司不加班,于是我们一家四口决定出去走走,也算是一家人出去旅游一番吧。由于是一天时间,又是骄阳似火的酷暑天,因此,我们就选择了距离住房不远的大屏障森林公园做为这次旅游的目的地。

女孩的母亲又一遍打来电话,怜爱地问女孩到家的中午饭想吃啥?

母亲却是闲不住的焦急异常,加之藏不了事,惟恐我脚受损严重,在敷药时,到家后,半夜睡觉中……甚或早晨刚起床,总是不断打来电话,“大儿,好些没?我昨晚觉都未睡好,怕你脚痛咋睡得着……”唠唠叨叨,让我既感动又好无赖,其实自己么?吃药休息睡眠得好,早已没有那么严重,头晚脚不敢着地,第二天起床就能强撑着走,下午已能健步若飞,毕竟,有些刺痛在所难免,但自己的长期坚持身体锻炼,决不是吃素,还反而派了大用场,加之心态决定命运,让健康体魄,恢复特快,心想撑不了几天,其全愈之期,方为时不远。

终于,在一番“胆战心惊”的“寻觅”后,我们找到了一家饭馆,将就吃下一些东西。然后就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进去。

妈妈早已离开农村搬到了我身边。由于父亲突变去世,妈妈就一人与我和她的儿媳、孙儿一家四口共享天伦。

农家居住的还是有点分散,虽然公路都在山墙边儿过,运输啥子方便,但是一家离一家还是有点远。端碗饭摆个龙门阵(闲聊)还是不方便的。不像我老家,住的密实,一家挨一家。当然为房檐滴水的事儿少不了一年吵几次,可是逢哪家有大大小小事了,叫一嗓子,七七八八不愉快的事儿都忘了,都来帮忙。吃个饭豆像赶场,很带劲。这儿居住的好散,你说过个什么大凡小事,光从别处借个桌椅板凳,锅锅碗碗,多费事。事儿办结束了,还要还回去呢。一来二去一天的事儿,四五天才算完。还把人帮忙人累的帽盖儿(辩子)不沾背。不知道他们就这么过了多少年,也不思量搬个家。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